首页 书架

拣宝

第18章 不占你便宜

收藏书签 字体:16+-

  听到俞飞白的声音,王观马上回过神来,感觉到手中玉石的气息,也不再溢流了,立即松开了手,心念百转,口中试问道:“这应该是和田玉吧。”

  “好眼力。”俞飞白赞道:“我这玉,可是正宗的和田籽玉。可惜,这只是光子白的级别,没到羊脂玉的程度。”

  “我瞎猜的。”王观看起来很谦虚。

  所谓的籽玉,就是远古时代从昆仑山上风化脱落的玉料,经河水常年的冲刷磨蚀而形成的一种鹅卵状的玉种。它不仅产出稀少,而且品质优良,价格非常昂贵。

  其实,王观也的确是乱蒙的。他在推测,觉得能让俞飞白这样的富家子弟,起了炫耀之心的玉石,肯定不是普通的货色。

  而国内的名玉,最出名的就是和田玉、岫岩玉、独山玉几种。这些名玉之中,又以和田玉为最,号称玉石之王。

  无论价格,还是品质,都应该比较符合那些富二代,公子哥儿的品味。

  果然,王观一试探,就立刻猜中了。

  这时,孰不知在王观的心目中,已经属于纨绔子弟的俞飞白,却正在兴致勃勃道:“我这枚籽玉,是在三年前,花了十万块买下来的。现在,已经升值好几万了……

  “这么说来,你也算是拣了个漏了。”

  有些明白俞飞白的心思,王观轻笑赞了一句,果然让俞飞白笑逐颜开,喜形于色。

  “这算什么拣漏,当初就是觉得喜欢,就买下来了。”

  俞飞白笑呵呵道:“不过,话又回来,这几年,玉石的价格不断的攀升,还有收藏升值的可能,可以投资。我琢磨着,过些时候,再去扬州买几块玉来玩玩。”

  “瓷都好像也有玉石市场,何必跑到扬州去。”王观有些不解。

  “兄弟,这你就不懂了。”

  俞飞白也有些好为人师,手里打着方向盘在公路上行驶,口中却侃侃而谈:“所谓和田的玉,扬州的工。璞玉再好,也要有人雕琢,才能价值连城。扬城有许多玉石雕刻工艺大师,各地的好玉,都往那里送,自然形成大规模的玉石交易市场。东西多了,才能淘到宝贝。”

  “况且,这年头,假冒伪劣产品太多了。瓷都的玉石市场,鱼龙混杂,还没有形成气候。不怕你笑话,我也曾经上了几次当。”

  俞飞白义愤填膺道:“那些黑心商贩,竟然拿石英、鹅卵石之类的,造假染色糊弄我。最可气的是,不知道一些专业鉴定机构,是不是脑袋让驴踢了。居然把产自俄罗斯的玉料,以及韩国产的白玉石,都归类于和田玉。”

  “所以,市面上,有很多和田玉,其实是俄料,或者青海料。可是,鉴定书上,却标明了和田玉。把次品,当成上品来卖,欺骗大众,赚取暴利,真是扯/蛋……”

  说到气愤处,俞飞白一拍方向盘,破口大骂起来。

  王观深以为然,这年头,不要说古玩珠宝了,就连柴米油盐酱醋茶都有假,让人忧心。谁没有受过假货的荼毒,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中/国/人。

  “嘀嘀……”

  就在这时,俞飞白的手机,收到了短信,才让他意识到正事还没谈呢。

  “呵呵,楼偏了,言归正传。”

  俞飞白不好意思一笑,问道:“我朋友说了,大家爽快点,你报个实价吧。如果他觉得合适,就定下来了,省得麻烦。”

  “那么,两百万,怎么样?”王观笑道。

  “什么……”俞飞白吃了一惊,手一抖,脚一跺,差点在公路上刹车。不过方向盘一转,车也开偏了。幸好,这个时间段,郊外的道路上,没有什么车辆经过,没有酿成车祸。

  尽管如此,王观还是吓了一跳,忍不住道:“俞先生,能不能专心驾驶。”

  “对不起。”

  俞飞白歉意一笑,调整好车速,还是有些惊讶道:“真的是两百万?”

  王观点了点头,笑问道:“怎么,价格太高了?”

  “不是高,是太低了。”

  俞飞白看了眼王观,认真道:“我不信,你心没数。况且,德叔刚才也说了,这只影青小碗,价格在两三百万之间,你却报了个最低价……”

  “两百万,不算低吧。估计我打工的话,一辈子也赚不了那么多的钱。”

  王观有些自嘲道:“而且,影青小碗是我以极其低廉的价格买来的,现在以两百万的价格转让出去,不知道赚了多少倍差价。做人要知足,不能太贪心,说到底,还是我赚了。”

  其实,考虑了这么久,王观心里也有了决定,才会报出这个看似“低廉”的价格。当然,他也知道,自己可以报三百万,或者更高。

  但是王观不想给人唯利是图的感觉,三百块买回来的东西,两百万转手,已经够黑心了,再多要一百万,简直就是丧尽天良了。

  所以说,王观还是普通的小百姓,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商人,能够为了利益,不顾一切,开出不可思议的天价来。

  “知足么……”

  与此同时,俞飞白眼中的神色变了,突然笑道:“这个时候,我开始相信了,你是真心实意把东西送给钱老的。”

  王观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

  在社会上磨练了两年的人,不可能没有一点小心机。真心诚意把影青小碗白送给钱老?或许吧!然而剖析内心,他未尝没有几分私心杂念。

  毕竟能与钱老这样的人物搭上关系,对他也有不少的好处。而且王观也清楚,无论是谁,在知道影青小碗的珍贵之后,不可能坦然接受这样的礼物。事实也是如此,他开口说送之后,钱老立即断然拒绝了。

  一切的一切,王观可能有心,也或者无意,都已经过去了,他也不想多提。

  俞飞白也识趣,也没有多问,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停车,快速编辑短信,把王观的报价传送给朋友,然后一踩油门,飞快向集古斋驶去。

  路上,俞飞白的朋友,接连来了几条短信,不过他都没有理会。

  十几分钟之后,回到了集古斋门前,俞飞白才拿出手机,逐一的回复,与朋友交流了下,忽然抬头笑道:“兄弟,我朋友也不打算占你便宜,你看二百七十万怎么样?”

  “呃……”

  这个时候,反倒是王观愣住了,一阵无语。

  ................

  新书榜,卡着上不去了,求收藏推荐,请多多支持。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