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君仙

第21章 血肉精华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血肉精华

练兵场上,王百战神色间隐有几分激赏的扫过台下三百余九营新兵,即便以他的挑剔,也不得不承认,这批新兵的实力实在极强。

换作前些年,这批新兵中随便挑出一人,都足够胜任十夫长这一官职了,更别提新兵中那几个拔尖的,一旦试训结束,凭他们的强悍实力,纵是混个百夫长当当,也不是什么难事。

“最后三日时间,你们会被派往距离镇蛮堡百里开外的‘戮灵谷’,那处乃是我军与蛮族常年交锋之地,你们的任务很简单,尽可能多的收割游荡在那里的蛮子性命,取其左耳为证,杀不满十人者,也不用回来这里了,直接去辙重军中报到便是。

“这里有三天的干粮与前往‘戮灵谷’的地图,你们收拾妥当便即刻出发,想要成为我王百战手下的兵,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戮灵谷乃是镇蛮堡与南蛮连年争战的一处缓冲地带,由于地势原因,双方都无法在那处摆下大阵仗,更无法常年派兵驻守。

这片山谷之中资源丰富,有着数以百计的灵草奇木,均为入药炼丹之上品,又盛产南蛮军药的药引“浮龙草”,是以此地便成了双方小股势力交锋之地,数百年争抢下来,似乎双方也都养成了默契,这戮灵谷便成了双方磨练兵士的场所。

闻得王百战布置下的任务,练兵场内众人面色各有不同,有些个对镇蛮军颇是了解的新兵更是嘴中骂骂咧咧起来,当然,其中也有开始抱团的人。

“新兵试训居然就要我们去戮灵谷那个鬼地方,简直不把我们的性命当回事啊!”

“是啊!这第九营也太他妈难待了,来前我可是打听过的,戮灵谷那种地方,从来都没有派新兵去过,不在镇蛮军中混个三年五载的,去了那里简直和寻死无异。”

“我倒是不信了,在族中我乃三代子弟第一人,还杀不了几个蛮子……”

“兄弟,你我一见如故,不如大家搭个伙,进了谷也好有个照应。”

“庞家的兄弟过来,都是族内子弟,大家理应集合在一处才是。”

段君仙冷眼旁观了片刻,取了地图与干粮,正待举步独自前行,却被一名身形高壮,面色通红的大汉挡住了去路。

“仙哥儿,你不认识我了啊?”

那大汉看着五大三粗的,嗓子却是颇尖,脸上堆笑道:“我是段观雨,以前我们在外宅见过。”

段君仙目光扫过对方,倒是有了印象,此人的确有过一面之缘,不过那时候的段君仙还只是段家一名卑微小仆,更是连武炼第一境的实力都没有,而段观雨却已是外宅三代子弟中排在前列的武者了。

“有何事?”段君仙淡淡道。

段观雨摸了下脑门,嘿嘿笑道:“我方才联系了我们段家分派到第九营的十几个弟兄,大家想集中一起进那戮灵谷,如今想请仙哥儿与我们一道同行,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也难怪这些个段家子弟会有此想法了,自从段君仙于“崇山厚土阵”中力压段龙屠一鸣惊人,几乎成了所有外宅子弟的偶像,虽然无人知晓其实力究竟去到何等地步,但是却无不将其视为外宅的骄傲,此番戮灵谷之行,可说极其凶险,若能得段君仙这般强者同往,对他们而言,无疑是一桩美事。

段君仙闻言微微皱起眉头,沉吟片刻道:“我独来独往惯了,就不与你们同行了。”

听到段君仙的答复,段观雨不禁透出失望之色,但他却甚懂察颜观色之道,也没再行强求,唯有尴尬一笑,打消了念头。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没有继续纠缠,令段君仙生出一丝好感,目光与其相对道:“若在谷中遇险,你们大呼我名,我若闻得,定当来助。”

能做到这一步,已是段君仙的极限,说罢也不等段观雨作答,身形展开,朝那戮灵谷方向急掠而去。

戮灵谷有两个入口,分别由镇蛮军与南蛮军把持,持军牌便可随意出入镇蛮军把守的入口。

离开军营后,段君仙依照地图所指,将自身速度提升到极致,百里路途在其脚下不过是片刻之事。

第九营三百余新兵无一人能跟上他的步伐,但在踏足谷内时,段君仙却瞧见了数以千计的新兵。

“看来这新兵试训的最后三天,可不是只有第九营是如此安排的!”

心中念叨一声,段君仙并没有急着冲前甩开大部队,而是一一扫过周遭众人,如果说此番奔赴边荒的段家子弟中,他还想着照顾的,也唯有段搬山一人。

不过遗憾的是,段搬山并未出现在人群中,无奈之下,段君仙只得缓步踏入谷中。

按照地图所示,段君仙已然选定了自己首先要去的地点,那即是位于戮灵谷中央位置处的大湖。

根据地图上的标示所述,那大湖周遭乃是“浮龙草”最为集中的地方,亦是灭杀蛮子的最佳地点。

当然,若想在那处站稳脚,若无强悍实力,实与送死无异,此处历来都是镇蛮军兵士结伴后方敢踏足之地,鲜有单人前往的。

一改先前的急行,踏足戮灵谷后,段君仙锁定中央区域,淡然朝前行去,从容之态尽显。

不过令他略感失望的是,这一路行来已有半个时辰的样子,竟未遇见一个蛮子。

“难道是自己显现出的实力太过强悍,将蛮子都吓跑了?”

“或是自己所行路线,根本就没有蛮子?”

“再或者有人抢在了自己前头,已然将这一路清空?”

段君仙边想边行,心中萌生一个念头的同时,嘴角不禁浮现起一丝浅笑,蓦地,段君仙口中迸发出数个极其响亮的音节,在其催鼓内力之下,声传数里,久久不闻消散。

约莫十息过后,段君仙终于等到了他所期待的反响,一时间周遭的怒骂声与狂吼声不绝于耳,竟是来自四面八方。

“蛮子果然最受不得激,看来自己学来这句骂人的南蛮语还真是不错,就是不知道在蛮子听来这句话是何意思,反正不会是好话了!”

首先出现在段君仙眼帘的是三名身披半身兽皮甲,体型异常魁梧,高达丈许,手持半人高下巨大砍刀,额头浮现两道黑色战纹的南蛮兵士。

这三个蛮兵显然没想到胆敢如此挑衅他们的竟然只有一人,嘴里也不知叽叽咕咕的吼些什么,眼珠子都瞪圆了,二话不说,操刀便砍。

南蛮乃古之异族后裔,个个天生神力,纵然未修丝毫,成年蛮子也拥有相当于武炼第三境武者的战斗力,更别提那些个修炼有蛮族奇功的家伙了,从先天上而言,南蛮兵实在优胜大德兵士太多。

这也是为什么以镇蛮王此等惊世之才,也不得不坚守堡垒,而无法将南蛮一往打尽,永绝后患,甚至可以不嫌武断的说一句,若无坚实壁垒可守,大德王朝百万雄兵根本不是南蛮之对手。

三个打一个,在蛮子兵看来,眼前的段君仙根本就是一刀切货色,要知道这三名蛮兵额头均有两道战纹,即意味着他们在南蛮军中都是精英士兵,而非普通蛮兵可比。

“呼”

冲在最前的蛮子临空一刀斩下,配合他那硕大身躯,威势无伦,纵然这一刀是斩向千钧巨石,也足以将其一刀两断了。

直到刀风临头,额头须发飘扬,段君仙仍是负手站定,似有心事。

“锵”的一声传出,仿若金铁交鸣。

蛮子手中重达百斤的镔铁大刀狠狠砍在段君仙的头顶,一股巨大反震力由刀身传至刀柄,随后疯狂冲涌进蛮子身躯,将他那三百来斤的身子震飞出十余丈,直至背脊撞折一棵三人合抱粗细的冠木,方才止住去势。

“嗯,这蛮子的力道果然够猛,却也只相当于武炼第五境武者的样子,有些无趣。”

段君仙有些失望的心道一声,他不闪不避,便是为了一试如今肉身的坚韧程度,却不想来者过弱,连让他继续试探心思都消散了。

“你们的性命我收了。”

五息过后,方才还凶威大盛的三名蛮兵倒地而亡,在段君仙内力轻吐之下,纵未对准他们的要害,甚至有一掌只是按在对方的刀背上,也足以将三名蛮兵震得骨骼尽碎。

与此同时,段君仙四周又窜出数以十计的蛮兵,看到地上同伴的尸体,他们纷纷赤红了双眼,疯狂向段君仙冲杀而来。

“杀,杀,杀,杀,杀,杀……”

段君仙口中每吐出一个杀字,便有一名南蛮兵栽倒,十五息过后,方圆百丈,除他之外,再无一人站着。

俱是一击毙命,无一活口。

这是段君仙首度凭自身实力杀人,但他却没有丝毫的不适,甚至经过这番杀戮后,他隐隐生出一股快感,更是感觉在杀戮的瞬间,曾有一丝古怪异力涌入自身,令自己的身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但这丝异力转瞬即消,让段君仙不得不将之归诸为自己杀戮时产生的幻觉。

“或许是因为自己领悟了‘血战八式’的缘故吧?!”

与此同时,已融入段君仙眉心的法宝空间内,通神塔微微闪过一抹血色异彩。

通神塔顶层,灵罗的虚影再度浮现,丝丝血色异芒被其飞速吸收,末了更是意犹未尽的发出一声感叹。

“多少年没有品尝到蕴有天地灵气的血肉精华了……多少年了……”

“小子,杀得好,这样的货色杀个百十万的,本尊方可早日显现,送你一场惊世造化!”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