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位面官商

第四十章 案发现场

收藏书签 字体:16+-

“书记,乡长,这事怎么处理啊?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可能真的对人代会有影响。”鲁兵有些急,他刚靠向这边,如果这边马上就倒了的话,到时候又改换门庭,这成怎么么一回事啊!

赖明河深吸了一口烟,道:“不用太担心,曾保田的死虽有点意外,可能会造成一些不好的风议,但不会改变大局。”

但是许凡不这样想,如果这真的是曾保田搞事的方法,那就绝对有后招,不然他的死只是让人们茶余饭后议论两星期,之后就烟消云散了,这不是死得太不值得了吗?

“书记,我们应该有点心理准备,事情可能不会这么简单!”许凡对赖明河道。

赖明河看了许凡一眼,点点头,又低头抽起烟来,烟灰形成的速度很快,赖明河吸得很急。

这次聚会就在沉重的气氛下结束了,各人怀着不同的心思散去。

许凡在宿舍里放开心思,开始练习锻力术,忘我的训练让时间过得飞快,凌晨两点钟,许凡闪身出了宿舍。在神行通的作用下,不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县城。这次来,就是为了查看一下曾保田“自杀”的那个八宝塔。

许凡并未来过八宝塔,不过在没多少名胜古迹的金远县城,它还是挺有名气的。座落在中山公园中心的小山丘上,站在它上面,可以把金远县城尽收眼底,是人们夏天晚上纳凉闲谈的好地方。不过此时天气还比较冷,晚上游玩的人就少很多了。

来到八宝塔下,历经几十年风雨的八宝塔,在周边林木的衬托下,很是苍老,可能因为这里刚发生了命案,似乎增添了一股阴深的气氛。

地上还有一小滩血迹,看来是曾保田留下的。许凡人八宝塔的底楼开始,逐层查看,最后到了三楼,也就是曾保田跳下去的位置。三楼外围一圈栏杆,贴着栏杆有一圈木板凳,如果曾保田真的是自杀,那他应该是先站在木凳上,再踩上围栏。但看围栏与木凳的高度差,失足掉下去也是有可能的。至于警方作出自杀的的判断,可能是因为现场并不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

许凡推了下眼镜架,思索着各种可能性,突然,他注意自己这副眼睛,也就是布迪厄口中的“物质表面分析仪”。听其名字,许凡觉得它可能对这种场景有所帮助。带着一定的节奏轻敲了三下镜架,镜面出现了一串数据流,之后就是一幅幅影象,许凡把眼神定在曾保田跳下塔的那个位置,两个带有淡淡光晕的脚印出现了,许凡惊喜地发现,这双脚印是鞋掌朝里的,应该还没有人自杀的时候会选择背跃式,这也太有创意了吧!比较合理的解释应该是被人推下去,或是失足落下去的。

许凡再次仔细搜索现场,除了警局人员的制式皮鞋产生的脚印,许凡还发现了一双出现次数非常频繁的脚印,这双脚印出现的位置有两个密集点,一个密集点就是曾保田的脚印附近,这个人的脚印与曾保田的脚印交相覆盖,很清楚的表明他与曾保田在跳塔之前,必然相处过一段时间。另一个密集点却在警员的脚印附近,也就是说他在命案发生后,还随警员来现场看过。

“真够大胆的啊!”许凡打心底里佩服这位不知名人士的心理素质。

锁定那双脚印,再次轻敲“物质表面分析仪”,透过镜面,一个人影的全息投影缓慢地构建起来,居然能够根据一双脚印,就能建立如此准确的数据模型,许凡对于科幻位面的科技水平由衷地佩服。

在人影构建完成的那一刻,许凡就认出了这人是沈晓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虽然脸上的五官很模糊,但通过他的体形身高,许凡认为自己绝不会判断失误。

“是他!看来曾保田只能冤死了!”对于想通过现场这些用地球科技根本无从分析的证据,来指证沈晓梁,无疑是痴人说梦,而且曾保田与沈晓梁的关系,许凡也无从推测。

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对于即将到来的人代会,许凡也不怎么担心了,毕竟已经可以确定曾保田并不是想用自杀来破坏人代会的进程,所以后招之说,也就无从谈起了。

站在八宝塔上,俯视整个金远县城,此时除了路灯和少数的几家24小时营业的店面散发出淡淡的光亮,路上每隔几分钟才有一辆车驶过,小县城显得格外安静。此时的金远县城确实很美,空气清新,弯月当空,在大城市难得一见的星星,这里却挂满天空。许凡对于金远,真的有了一定的归属感,所以也更加希望此次能够顺利当选。

收拾情怀,正打算回清河乡的宿舍,突然想起,是不是也去曾保田的家里查看一下,说不定有什么意外收获。

打定主意,许凡就迅速回忆起曾保田的档案资料,对于这些简单的东西,许凡现在只要看过一遍,几乎就能深印在脑子里。找到曾保田的家庭住址,一闪身就来到他家门口。

仔细倾听了一会,发现只有曾保田的妻子在家,睡梦中还带着呜咽声,虽然不喜欢曾保田这个人,但人死如灯灭,许凡对于他还是有点内疚,毕竟是他和赖明河刻意打压,才让曾保田生前的一段时间过得很失意。

绕着房子转了一圈,发现只有二楼的卫生间窗户开着,许凡刚学的“天翔术”就派上用场了,缓缓飘了上去,扶住窗台,双臂用力,弹了进去。

出了卫生间,环视了一遍,确定了曾保田的书房位置,戴上一双橡胶手套,开门,闪身进去。

书房的窗户都拉上了窗帘,所以尽管外面月光很好,但室内还是很暗,不过以许凡现在的夜视能力,并不受影响。

扫视了一眼,“警察来过!”许凡发现书桌上的除了台灯,没有一本书和一份文件,而且书架上也明显少了几个空格。拉开一抽屉,空荡荡的,更证明了许凡的猜想。

◆如果觉得海蜇写得还可以,请加入书架,投票推荐一下,谢谢!◆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