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国色

第13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 1 章

“小人得志!”于氏回到家中,忿忿不平地对丈夫刘弛说出这样一句话。

刘弛皱了皱眉,一下子就猜到缘由:“你去过春泽里了?”

于氏坐了下来,撇撇嘴:“你家弟弟如今出息了,当了县尉,真是让他走了运,这说不定以后还能往上走呢,你们总归是兄弟,我自然要去帮你修好关系!”

刘弛沉下脸色:“以后不准你去了!”

于氏被他突如其来一吼给吼愣了,眼眶一红,禁不住委屈道:“良人何必冲我发火!我这还不是为了你,为了刘家吗!”

刘弛冷笑道:“你道刘远多有能耐?他们家如今大祸临头犹不自知,你还送上门去,莫不是嫌我们死得不够快?”

于氏一惊,连抹泪也顾不上了,连忙问:“此话怎讲?”

刘弛哼了一声:“宋县令已被调走,吴功曹没了靠山,新来的那位县令,对吴功曹行事不满得很,前几日便有人到县令面前告发吴氏,说他‘私下谤政、讥讽君王’呢!”

于氏连连道:“这,这,良人知我愚钝,就请直言罢,这罪名可要紧?”

刘弛冷冷扯开嘴角:“始皇帝儿女众多,公子扶苏更是名满天下,最后却偏偏是胡亥得了皇位,这其中有什么因由,谁也不知。可越是如此,新君就越是厌恶旁人说他得位不正,如今吴氏背了这个罪名,你说新县令要是上疏皇帝,吴氏会有什么下场?可笑那吴功曹现在仍不知死活,还铁了心跟新县令对着干,‘为罪人扶苏张目’这顶罪名压下去,可是谁都翻不了身的!吴氏倒霉了,难道刘远还能落得了好去?”

于氏被刘弛这一番话吓得脸色煞白,忘了反应,半天才道:“那我们,我们该如何是好?”

刘弛没好气地将竹简往案上一拍:“所以我让你别上门,少掺和!我们跟他们关系再怎么不好,终归也是血亲,若到时刘远出了事,只怕我们也要受其牵累,届时你良人还能得到上官重用吗?!”

于氏按住跳得有点快的心口,想了想,凑上前,压低了声音:“良人,我们是否要提前跟他们家划清界限?”

刘弛皱眉:“血脉相连,如何割断?”

于氏:“我听说,有人犯了法,若是去官府告发,便有首告之功……”

刘弛脸色一变,站起来大喝:“无知妇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于氏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得上半身往后仰,跌坐在地上。

刘弛气得咬牙:“我与刘远是亲兄弟,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他若因此事倒霉,我能落得什么好处?!”

于氏不惧他的怒火,反倒仰起头:“你也说了,新县令瞧那吴功曹不顺眼,正千方百计要落他的罪名,你弟弟是依附吴功曹的,当然也要跟着倒霉,如此一来,我们好好的,若是被他连累了可怎么办,若你现在到新县令那里投诚,得了首告之功,咱们家不仅不会被连累,良人你说不定还能往上升呢!难道我说错了么?!”

见丈夫沉默不语,于氏低头拭泪,泣道:“难不成你将我当成存心离间你们兄弟的恶毒妇人么,我还不是为了刘家!”

“……此事不可行。”半晌,刘弛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

“为何?”于氏追问。

“我与他……毕竟是兄弟,他不仁,我不能不义!”刘弛困难地道。

“兄弟?”于氏冷笑一声,“良人将他当成兄弟,他可曾将良人当作兄弟?刘远升任县尉,品秩已比你这个令吏高,可也不曾见他提携你这个当大兄的呢!若不是我主动上门去,只怕他们早已不愿同我们往来,骤然富贵就忘了至亲,不过是小人罢了!”

刘弛没有说话。

于氏又添了把火:“若是良人犹豫不决,不如去相询阿父,他必定也是盼着你好的!”

刘远一家并不知道于氏跟刘弛的一番对话,他们现在正在用夜食。

这个时代平民普遍都是一日两餐,不过家境好转之后,在刘桢的强烈要求下,刘家时常也会加上夜食,相当于一日三餐。

今天的夜食是肉夹煎饼,把面粉揉软之后捏成一小团,再把小团反复轧平,煎得两面金黄,从中间切开一到口子,把焖熟的大块酱肉塞进去,类似于后世的肉夹馍,刘桢又把一些蕨菜洗干净切碎摆放在一旁,吃的人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舀些蕨菜撒到酱肉上,荤素搭配,清甜可口。

这种简单偷懒又美味的做法不仅受到刘家的欢迎,就连安正和许众芳也赞不绝口,偶尔还会过来蹭饭。

也许今天恰好就是蹭饭日,刘远下差返家的时候,把安正和许众芳都带回来了,他没有提前知会,不过幸好酱汁肉块跟面饼都足够多,不会出现不够吃的情况。

只不过今天三个人的脸色都有点凝重,吃着肉夹煎饼的时候,也没有往常那种愉悦轻快的神情,见大人们如此,几个小辈也不敢放肆,刘妆因为刘婉拿了她本来想拿的那块煎饼,嘴巴一扁想要哭起来,被眼明手快的张氏一把捂住嘴巴带了下去,连同刘婉和刘槿,也都退到里间去用饭了。

张氏本来还想让刘桢和刘楠也退下去,但刘桢眨眨眼,朝老爹那里靠了靠,表现出一副很想倾听的乖巧模样,老爹也适时发话:“你先带着孩子们下去罢,阿桢和阿楠就留下来。”

自家的孩子嘴巴紧,听了长辈的话也不会出去到处说,这是刘远最满意的,否则他也不会让他们留下来。

待闲杂人等都退下,安正吁了口气:“大兄准备怎么做?”

听这句话的意思,好像出了什么事?刘桢坐直了身体,竖起耳朵。

刘远摇摇头:“谁都知道我是吴氏的人,我能做什么?”

安正急了:“大兄,吴功曹如今已被下狱,新县令看准了秦皇忌讳旁人说他得位不正,这个罪名套下去,吴氏几乎没有翻身之日了,你得想法子脱身才好!”

什么,吴功曹被抓了?

刘桢睁大了眼睛。

刘远叹了口气:“你知道是谁去告发吴氏的吗?是萧起。”

安正啊了一声:“那个一直与吴功曹不和的萧起?”

当初刘远升任治狱吏,就是因为吴功曹讨厌萧起,所以故意让刘远顶替了原本应该落到萧起身上的位置。后来虽然因为刘远会做人,跟萧起还保持着表面的交情,可煮熟的鸭子飞掉了,任谁都不可能没有芥蒂,萧起心里肯定也不会痛快。

他苦苦忍了这么久,终于等来新县令上任的机会,偏偏吴功曹不知死活,还想跟新县令分庭抗议,所以萧起利用这个机会去向新县令投诚,用“妄议朝政,同情扶苏”的罪名把吴功曹给告发了。

新县令正愁没机会整治吴功曹,当然顺理成章地就把吴氏投入监牢,听说等明年春天,吴氏就要被押送至咸阳定罪。

刘远点点头:“我与吴功曹交好,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若是他一下狱我便去巴结新县令,在旁人眼里我就成了那反复小人,此事我是万万不会做的。”

许众芳终于听明白前因后果,马上就道:“难道大兄就等着新县令将你当作吴氏同党来对待?还是赶紧想想办法罢!”

安正道:“我先去县令那里探探口风,为大兄求情,若是县令并无追究之意,那就再好不过了!”

“那就拜托二弟了!”刘远苦笑了一下,不愿打击他。

事实上新县令上任之初,他就已经随吴功曹拜见过县令,后者显然已经把他当成吴氏的人,如今只怕说什么也没用。

安正又道:“萧氏想来也不过是为了出口气,若大兄去求他,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只要他在新县令面前为大兄美言几句,事情便无大碍了,”

刘远淡淡道:“前两日我便已找过萧氏两次,只是他每次都避而不见。”

许众芳大怒:“难不成他真打算害大兄?!”

安正道:“三弟稍安勿躁,兴许萧氏因为陷害吴功曹一事,心虚愧疚,这才对大兄避而不见,事情还没真相大白之前,且不急着下定论。”

刘远点点头:“三弟说得极是。”

三人商量来商量去,决定先由安正到县令那里探探口风,刘远则明日再去找萧起,希望能化解这场无妄之灾。

安正和许众芳走后,刘桢问刘远:“阿父,若是萧起还是不肯见你,要如何是好?”

“放心罢,还有你安叔父呢,县令那边也许会有转机,毕竟我并不曾帮着吴氏为难过县令。”刘远摸摸她的头发,对她和刘楠道:“此事你们听在耳中便罢了,不许告诉你们阿母。”

兄妹二人自然都应下了,刘桢知道,刘远这是怕张氏大惊小怪,反正也帮不上什么忙,知道多了也没什么好处。

刘桢对萧起这个人的了解,基本是来源于老爹跟两位叔父的讨论,在老爹的口中,萧起是一个很识时务的人,应该不会做什么赶尽杀绝的事情,加上当时刘远三人没有表现出特别担忧的神色,刘桢下意识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太严重的事情。

但是就在三天后的一个深夜,她睡得正沉的时候,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

刘桢揉揉眼睛,那敲门声如雨点般,一声急过一声,声声都敲在心上,她赶紧穿上外衣,起身去看。

那边刘远已经起来开了门。

映入刘家人眼帘的,是安正满脸的焦急:“大兄,不好了!萧起正带了人往这边过来,你快找个地方躲躲!”

刘远惊怒交加:“我是县尉,全县巡守丁卒正该由我手中调动,萧氏狗胆,如何有权?!”

安正苦笑:“他是奉了县令的命令,自然有权,我也是得了刘县丞的通风报信才能提前知晓,只怕他们半个时辰后就要到了,大兄莫说了,赶紧想想对策才是!”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