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源初斩天

第19章 英雄救美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十九章 英雄救美

接下来的三天,源初将外门来回走了好几遍,把周围的环境基本已经摸透了,顺便他又从刘天亮那里打听到了一些魔风森林的情况。

魔风森林是一片距离星辰宗西北方向大约两百里左右的原始森林,里面群居着大量的魔兽,外面主要是一些一、二、三阶的魔兽,相当于人类的源体境、源气境和源师境武者,是星辰宗外门和内门弟子磨砺自身的场所。

再往里一些主要是四、五阶魔兽,相当于人类的源灵境和源王境武者,是宗门的普通的长老经常探险的地方,更里面一些则是六、七、八阶魔兽的领地,相当于人类的源宗境、源尊境和源皇境武者,这里已经是属于禁区的范畴了,只有星辰宗长老院里的实力极其强横的长老才敢偶尔进来寻找机缘。

最里面则是九阶魔兽的领地,相当于人类的源圣境武者,已经是属于绝对的禁区了,即便是星辰宗宗主和太上长老也很少进来,至于相当于人类源帝境武者的十阶魔兽已经万年不出了,近乎灭绝了。

源初听说了魔风森林的情况回来后,心里彻底没底了,一个人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躺在**一言不发。

器伯看到源初这个怂样后,讥笑了起来:“怎么样,受打击了吧,早就告诉你了,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要大的多,要复杂的多,不要为自己取得的一点小成绩就沾沾自喜,当然也没有必要畏缩不前,男人就是要多经历风雨,才能看到雨后属于自己的那一道彩虹。”

源初瞥了器伯一眼,唉声叹气的说道:“你说的倒是轻巧,就凭我现在的源气境修为,即便能够越级而战,也只能跟一般的源师境武者有的一拼,我也只能在魔风森林的外围晃悠,如果要是运气不好,碰到四、五阶的魔兽,我只有逃命的份,甚至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以我现在的状态去魔风森林,不是去猎杀魔兽,纯粹是自己主动去让魔兽猎杀我,这种找死的事,我看还是从长计议吧。”

器伯看着源初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不怒反笑:“就你小子这幅怂样,也想登临武道巅峰,做梦去吧,修道一途本来就是一条逆天之路,一路尸山血海,勇往直前,绝不退缩,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如你这般怎能问鼎巅峰,不过,你现在的实力确实也是弱了一点,这样吧,看在你平时对我老人家还算恭顺的份上,老夫就传授你一种武技,想必可以让你多出一种保命的底牌。”

器伯屈指一点源初的眉心,一道金光射入源初体内,顿时,源初头脑中多出了大量的玄奥晦涩的符文,瞬间又重新组合成一篇金色的经文,不再如刚才那般晦涩难懂,源初静心体悟,很快就彻底掌握了。

一个时辰后,源初再次睁开了双眼,略有不满的盯着器伯:“器伯,这门武技怎么看上去没有那么玄妙厉害呀,修炼起来很简单呀,它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呀,不会是什么垃圾货色吧?”

器伯大骂起来:“你个小兔崽子懂什么,老夫手里有垃圾货色吗,这门武技没有级别,别看修炼起来没有什么难度,但是,它的威力却是你难以想象的,它的威力随着你的修为的提升可以无限增大,级别也是可以不断提高的,将来就是成长为顶级武技都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你也要小心了,不要让它的威力超出自己的掌控,否则,未伤人,就先把自己炸死了。”

源初听器伯大骂自己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兴奋起来,心想:“这门武技好像还真不是那么简单,也许真有可能像器伯所说的那样可以不断成长,要真是那样的话,这次自己可真是赚翻了。”

源初自己正在那里胡思乱想的时候,耳边再次传来器伯的笑骂声:“你个小兔崽子自己在那傻笑什么呢,还不赶紧将这门武技尽快练成,然后,好去魔风森林打魔兽啊!”

源初连忙称是,再次盘膝做好,静心凝神,很快就入定了,然后,将经文从头到尾的又好好体悟了一遍,确定没有差错后,开始按照经文将浑身的源气都调动到自己的右臂上,不断对源气进行压缩,然后再从右手手掌中心处凝聚而出,不断往复了多次。

直到体内的源气快要耗尽的时候,源初右手手掌中突然终于出现了一个鸡蛋大小的蓝色光球,光球虽然不大,却如蓝宝石一样光华夺目,耀人眼球,可以明显感受到在这个鸡蛋大小的光球中蕴藏着一股极其狂暴的能量,仿佛被波及到的一切都将会随之毁灭。

源初看着这个蕴藏着狂暴能量的蓝色光球欣喜若狂,这时,蓝色光球开始出现能量不稳的现象,好像下一刻就要将狂暴的能量释放出来一样,源初顿时慌了手脚,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器伯见状飞身来到近前,一把将蓝色光球抓在手中,光球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危机解除了。

器伯连忙大声呵斥起来:“你个臭小子在那瞎嘚瑟什么,源气弹一旦形成,必须尽快扔出去,或者将其迅速瓦解掉化为源气收入体内,你在那自我欣赏个什么劲呀,多亏我出手及时,否则,你个小兔崽子现在不死也要重伤了。”

源初千恩万谢,又好奇的问道:“器伯,刚才那枚源气弹你怎么处理了,我记得它好像马上就要爆炸了,可是,你将他抓走后,怎么一下子就没了?”

器伯瞥了一眼源初,轻叹一声:“我把它放到源塔里先镇压起来了,等到你需要用的时候,我可以再将它拿出来,毕竟这可是你一身源气好不容易凝聚出来的,不能白白浪费了不是。”

源初这时才恍然大悟,然后,他又开始盘膝打坐,恢复源气了,要知道,这一枚源气弹就几乎耗尽了他体内所有的源气,现在身体虚的很,必须尽快恢复。

源初不禁暗自告诫自己,看来,以后这门武技只能作为保命的底牌了,不能轻易使用,否则,一旦一击不成,自己连跑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大约三个时辰后,源初终于恢复了源气,又活蹦乱跳起来。器伯无语的说道:“好了,别嘚瑟了,既然你已经恢复了,咱们现在就出发吧,以你的速度,估计明天天亮的时候,就能赶到魔风森林了。”

源初恭谨称是,简单收拾了一下,将器伯收入丹田,转身快速离开了星辰宗,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赶了一夜的路,天边已经泛出淡淡红霞,旭日缓缓脱离了地平线,煦暖的阳光洒在一名衣衫不整的少年身上,源初整整跑了一夜,终于在天亮的时候赶到了魔风森林的边缘,此时,正背靠着一棵歪脖树,坐在地上如死狗一样的大口喘着粗气。

源初虽然在休息,可是双眼一直都在不断警惕的扫视着周围的情况,因为,他已经进入到了魔风森林外围,随时都有可能有危险出现,源初一直都非常谨慎小心,从来不会轻易将自己置于险境。

果然如刘天亮所言,魔风森林一望无际,到处都是数人环抱的数十丈高的参天古木,地上长满了各种不知名的野草和野花,五颜六色,美不胜收,可是,源初根本没有欣赏美景的心情,因为,刘天亮告诉他,这里到处都是凶险,不只是凶残的魔兽,还有各种毒花、毒草,稍不留神,就会死于非命。

而最危险的并不是这些,而是人。魔风森林是东蛮六大一流宗门共同的弟子历练之地,宗门之间一直相互竞争激烈,水火不容,互相残杀的现象屡见不鲜,更何况是在这片人迹罕至的魔风森林呢!

就在源初休息的差不多,正要起身离开的时候,突然,他感觉到身后一股恶风扑来,源初本能的向旁边一窜,躲过了后面的攻击,源初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头血豹。

血豹因一身血色皮毛而得名,凶残至极,乃是二阶魔兽中的强大存在。源初虽然知道血豹是二阶魔兽,对自己应该还够不成致命的威胁,但是也不敢大意。

血豹见源初躲过了自己的攻击,兽性大发,再次向源初扑来,源初左躲右闪,凭借出色的身法与血豹周旋,并且,暗自运转破天神拳,随时准备给予血豹致命一击。

终于在与血豹周旋了大约一刻钟的时候,血豹体力略显不支,源初抓住时机,一下子骑到了血豹的身上,左手抓住血豹的脖子,右手就是一顿破天神拳。

源初现在的破天神拳可不是源体境的时候可比的,威力增强了一倍都不止,拳头如雨点一样的打在血豹的头上,终于,在打到第九拳的时候,血豹再也不动了,脑袋被打开了花,鲜血混合着脑浆溅的到处都是,源初浑身已经被染红了,也不知道是血豹的血还是自己的血了。

源初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既紧张又兴奋,没想到,刚到魔风森林就遇到了劲敌,而且,自己凭借实力完胜血豹,心里有一种强烈的自豪感,好像征服了整个世界一样,也许这就是男人的成就感吧。

源初休息了片刻,恢复的差不多了,就起身向魔风森林深处走去。一天后,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正躺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上小憩,源初已经进入魔风森林两天了,打死血豹后,源初又遇到了多次魔兽攻击,不过好在魔兽的实力都不是很强,都被源初轻松干掉了。

正在源初休息的时候,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打斗声,源初起身快速向打斗的方向奔去,来到近前,躲在一棵古木后面偷偷观望,发现一名白衣少女正在与一头白猿殊死搏斗。

白猿乃是三阶魔兽,实力强悍,少女虽然与白猿斗的难解难分,但是,他知道少女已经快要顶不住了,源初心想:“哥一直都想有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看来,今天机会来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