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修真归来搞宅斗

第10章 捡到美人一只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十章 捡到美人一只

要是能有小桥流水,成州城就果真堪比江南了。齐敬诗手牵着青骢马,打扮依旧如昨日般富丽,冲着齐文鸢微微颔首。

“大哥哥。”齐文鸢咧嘴一笑,娇憨的叫着,惹得众人齐齐侧目。

齐敬诗更是没想到,一个傻儿记性也能如此好,只一面就记住了要叫他哥哥,心中不由流过一阵暖流。

“嗯,妹妹,哥哥带你回家,上马车吧。”

冬青惊讶的长大嘴巴,少爷能亲自扶五小姐上马,太阳可真是打西边儿出来了。

谁不知齐府大少爷素来冷傲,鲜少能高看谁几眼,面对王公贵族依旧傲骨铮铮清清冷冷,如今对这个神志不清的妹妹,真是破了例。

连春桃和春杏也有些不知所措,扶小姐上马车,是她们这些丫头该做的事儿,温润如玉的大公子亲自搀扶,让她们甚是惊讶。

随即,春桃和春杏同时面上一喜,大公子能够关照小姐,是一件大好事,凭借着大公子的身份,回到府里她们也不用怕被人欺负了。

或许是因为天色尚早的缘故,小巷中没几个人。马儿不时的挪动着蹄子,发出哒哒声响,偶尔打个响鼻。

齐文鸢在兄长的帮助下,提起裙裾,上了马车。

车中铺着锦绣褥子,还有靠枕,坐上去十分舒适,这让齐文鸢的担忧全都消散。她还以为,自己这次坐马车,要把屁股给颠成四瓣呢。

印象中,马车就是一种颠死人不偿命的交通工具。

两人虽是堂兄妹,只是男女七岁不同席,齐敬诗自然不会与齐文鸢共乘。他亦嫌马车憋闷,索性如来时一样,骑着爱马在马车旁边护送着。

一行人轻车简行,踏着晨光,前往凤翔。

头一次坐马车,车厢内又分外舒适温暖,晃晃悠悠的,齐文鸢就与周公约会去了。

也亏得她心大,前方那么多变数,全被她抛到脑后,惊不起半点漪澜。

波澜不惊的走了两日,距离凤翔城越来越近,在齐文鸢心中齐敬诗早就成了好兄长的不二代表。

初见时,她还以为他面目冷淡不好相处,这两三日下来,齐敬诗对她温柔体贴,绝对不像严厉的人。

……冬青默默吐槽,五小姐,您确认您看到的大少爷就是他平日的模样么?

隔着马车往外看,景色上并没有多大变换,掐指算来三日马车的行程,在这动辄需要赶路十天半月的古代并不算远。

齐文鸢将脑袋支在马车一隅,闭目眼神。岂料车身猛然震动,让她脑袋撞到车壁上顷刻清醒。

“唔。”齐文鸢闷哼一声,小脸揪在了一起,春杏赶紧上前帮她揉着脑袋,紧张的说:“小姐乖,不疼。奴婢给您揉揉,乖,别哭。”

本来不打算哭的齐文鸢,硬生生挤出两滴眼泪,可怜兮兮的望着春桃和春杏两人。

“吁——”齐敬诗勒住不安的马儿,挑起眉头,望着拦在马车前的青衣女子。

这青衣女子荆钗布衣,青丝还漏下一缕垂在耳畔,**在外的一抹脖颈是极好看的瓷白色。

她低垂臻首,捂住脚踝,低声哀求道:“小女子不小心扭伤了脚,还请诸位公子行个方便,将小女子捎带入城。”

说话时,她双耳粉红一片,显然是极其困窘,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的意思。

齐文鸢耳力过人,自苏醒过后对外界一切听的分明。她伸手挑开车帘,好奇的看着。

那青衣女子身形婀娜,一开口犹如黄莺出谷,若她是男子定然会动了恻隐之心,帮她一把。

齐敬诗没有立即点头,这是官道,一个女子孤身一人出现在这里,即使不是匪类,也会是个麻烦。

再观她身穿布衣,言语却文雅露在袖子外的手指白嫩,没有任何操劳痕迹,定非寻常女子。

“冬青,继续赶车,我们走。”

“公子。”

等了半响,还不容易有人经过,青衣女子本以为对方会帮她这个小忙。谁料对方连犹豫都不曾,就要离开。

她急切抬头,咬着唇,眸中含着泪花,望着齐敬诗。

这一眼下去,两个人都有些楞,齐敬诗没想到这青衣女子容貌如此清丽,女子也未料到这薄情公子长的甚是儒雅。

面对女子充满哀求的眼神,齐敬诗有些迟疑了。

“大哥哥,姐姐。”

齐文鸢笑嘻嘻的探出脑袋,对着齐敬诗挥挥手,又朝着青衣女子好奇的看了过去。

五妹天真无邪的笑容,让齐敬诗心软化下来,一个女子在官道求助,他随手帮她一把又如何。

哪怕她身份不算清白,到凤翔就把她放下就是,他齐家也不惧什么流言蜚语。

“也罢,夏青,唤春桃下车将这位姑娘扶上马车,我们就捎她一程吧。”

得令之后,春桃与春杏两人一同下马,将狼狈不堪的青衣女子搀入马车。

那女子行走之间,左脚多有不便,秀眉紧蹙,应是受过伤。

“谢谢两位姐姐,奴家闺名秀荷,多亏小姐搭救,不然奴家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秀荷刚刚坐稳,便欠身朝齐文鸢行了一个万福,脸上满是感激之意。

她明白,若非马车中女子及时出声,恐怕那位公子不一定会愿意捎她一程。

“嘻嘻。”齐文鸢用手绞着衣带,痴痴一笑,并没搭话。

刚才虽是惊鸿一瞥,秀荷亦被车中女子美貌惊到,那样飘渺出尘的气质,让自诩为美人的秀荷望尘莫及。在姿色上,她是万万不及此子的。

“小姐为何发笑,难道是奴家话有差错?”秀荷试探着问道,其实她心中模糊猜到这个妙龄少女,可能先天有缺,但仍不敢相信。

春桃瞧着陌生女子诧异目光,如坐针毡,身子稍微右移轻咳一声:“秀荷姑娘且坐着,我家小姐怕生,不太喜欢与外人讲话。”

这样的解释很难让人信服,不过秀荷要也非不知进退的人。她抿唇一笑,两手搭在膝上,颇为拘束的将目光移到了车帘上。

然而,身为痴傻儿,她现在能做的就是犯傻,以及不停的犯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