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名媛望族

十七吻别

收藏书签 字体:16+-

[十七] 吻别

浩瀚的夜空下,陆雪琪缓缓的抬起头,一双被笼罩在一片静谧夜空下的眼睛,黑若子夜不见一丝光彩,凝视邵王温柔深邃、清澈见底的明瞳,她轻轻的对他说:“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是怎么相遇的吗?”

她多么希望他说的是在皇家医院,她担心母亲的病情,担心的要死,哭的伤心欲绝的抽光了布桌上的纸巾来擦拭眼泪,可是泪水怎么也擦不尽,于是他把他的蓝色手帕给了她,告诉她一定要相信母亲会苏醒过来。。

然后当她再次大受打击的发现继母要至她于死地的阴谋,是他从身后拉住她,让她无论如何都要坚强。所以,所以,既然她重归李家重遇他时,她一心想要掩饰那次在皇家医院发生的事,推他下水,想与他划清界线,却不想她因Honey受伤被送进医院,与他再次在皇家医院不期而遇,从而又与他解开了心结!

所以,所以,就说,就说第一次相遇就在皇家医院吧,陆雪琪缓缓的闭上眼睛,静静的倾听,邵王的声音好温柔,好温柔,陆雪琪只觉得她的心都要被融化了。

“海澜,你是不是想起了那晚?那晚是我回国以来第一次去了那里,我后来一直再想,我要是没有过去,就不会遇到你,可是,原来那晚只是开始,我们一直在相遇,直到彼此…”

融化的心像受到重重袭击,瞬间冷的窒息,陆雪琪缓缓的打断了邵王的话,她要对他说并没有开始,那晚的吻,不是开始,是吻别,他心许的女孩已经不在人世了,他可以死了这条心了。

可是,陆雪琪又如何能说出这样绝情的话,去伤害温柔深情的邵王,既然不能伤害他,那就不能再占有他,陆雪琪忽然瞬间心痛。

“VAN,我想我一定和那晚你遇见的女孩长得很像吧,我想我第一次在皇家医院遇见你的时候,你一定就把我认错了吧。”陆雪琪把脸抬得高高的,唇边绽放起一抹娇美的笑颜。

邵王吃惊的看着她,看着她姣好的面色,他久久也没能回过神来。

“VAN,我不是那晚吻你的女孩,我不是她,我害你认错人了,真对不起。”她轻轻的笑,笑声娇柔淡雅。

邵王吃冷的看着她,看着她温婉端庄的面容,他狠狠地一震,伸手想要把把她拉到眼底看个够,她却是迅速退后了去。

“VAN,既然我不是她,你哪天要是遇回她,可别把她当成我了。”再向后退去,陆雪琪知道,她知道,她知道,她知道!!

邵王一定也早就知道,她和李海澜的性情相差十万八千里,即便拥有同一张面容,她也代替不了李海澜烙在他心里的,深深的印记。

猛地转身,陆雪琪心痛离去,邵王痛苦的追去,从身后拉住她冰凉的手腕,她颤抖的回眸,泪珠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

“如果她现在就同时出现你的面前,你还会拉着我不放,让她从你的眼前转瞬消失吗?”陆雪琪失控的道,凝望那张俊美的脸孔。

邵王痛苦的皱着眉头同样凝视着她,她的脸雪白雪白,恍若透明,睁大的眼睛,微微颤瑟的长睫毛挂着晶莹剔透的泪珠,他却无法像从前般心疼的搂她入怀。

像泥塑木雕一样,一动也不动,邵王仿佛真的看见了陆雪琪口中说的她,蓦然从眼前掠过,邵王猛地全身迸冷,缓缓的放开了陆雪琪的手。

陆雪琪怔怔地看一眼他放开的手,蓦然地,淡淡一笑,她仰头拭去泪水,抬步离去…

――

竖日一病不起,陆雪琪吃了药一睡到第二日晌午,沐浴出来,她一头倒在**再睡至傍晚。

晚饭,李姥姥进房来看孙女,陆雪琪坐起身,一头黑发披落在双肩,抬起头,陆雪琪泪光闪烁的说:“姥姥,我明天就进华中上班,好不好?”

“好,只要你高兴,什么都好。”李姥姥心疼的揉弄孙女钻过来的脑袋瓜,连声说好。

得到李姥姥的支持,陆雪琪打起精神陪同李姥姥下楼吃饭,饭桌前,陆雪琪慎重的向李父说出明日进华中上班的想法,李姥姥忙在一旁帮口。

李父看一眼女儿生病没有血色的脸蛋,正想开口说点什么,一旁王珊抢着开了口:“你哥过两天就回来啦,等你哥回来,再让你哥安排你进华中好啦,也不急于这一两天的事,而且看你不是病了吗?多休息两天吧。”

神色难掩不悦的道,王珊真是没有想到她这个继女是什么时候再次阴险的搞定李父,让她可以终于可进华中搞小动作,这会王珊见继女还当着她的面得意洋洋的说出来,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也没有想过要征求她的意见,王珊气的饭都吃不下了,没好气的一顿话炮轰过去,也不看丈夫冷眼看向了她。

“二妈,我进公司只是做一名小职员,不需要让哥劳师动众的安排我进去,况且等哥回来,他的手上想必也还有公司上面的事等着处理,我哪还能麻烦哥为我这点小事操心。”陆雪琪解释。

“那也不能不能等你哥回来,你就私自进了华中上班吧,这成何体统。”王珊果真是一肚子火。

陆雪琪愕然一怔,正想再解释,李姥姥已听得有些刺耳,看向妖艳的媳妇,冷不然回了她一句:“你这是说我的乖孙女不成体统是吗?她不成体统还是你这个不是亲妈的不成体统啊?”

李姥姥一向是从不在饭桌上说话的,王珊不想老佛爷忽然看她不顺眼,竟然帮着孙女拿话讽刺她这个后妈,王珊忽然很委屈的哽咽说道:“妈,你这样说我,不是伤我心嘛,我自问嫁入李家来,可是死心塌地的向着李家的,我刚才这么说海澜,还不是因为她以前做了很多有损李家的事,我如今还不是怕她万一进了华中上班,又不知弄出什么事情来,所以才想等雍华回来,由他看着海澜嘛,你不要误解了我的一片苦心。”

“我还真没有看你有什么苦心,到是,你以后不要老把海澜以前不懂事,闹出来的那点事,不厌其烦的挂在嘴边说来说去,如果你不是存心想让我们李家人不高兴的话,管好你自己就行,海澜的事不用你来操心!”

李姥姥对这个新娶进门的媳妇从来没有说过好与不好,满意还是不满意,但这并不代表李姥姥对王珊没意见,更何况现在王珊还胆敢当着李姥姥的面想要再挑起孙女与儿子的不和,兴风作浪,以前李姥姥还可以认为是两父女结怨深重的根本问题,可是如今孙女已经改过自新,李姥姥就容不得有人再想搞小动作。

王珊被李姥姥毫不留情的训了顿,她看向默不作声的丈夫,百般委屈,却不敢再作声气。

一家人总算静下来用餐,李父用过餐慢慢地站了起身,这会他再看向心不在焉用餐的女儿,声音缓慢而柔和的道了句:“如果下定了决心,那就明天自已去华中报到吧。”

讶异的看向李父,陆雪琪连忙站了起身,重重地点了点头,甜甜一笑:“谢谢爸,我知道了。”

目送李父离去的背影,陆雪琪从心底燃起了一朵坚忍的火莲。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