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权色官途

第6章 工作出问题了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6章 工作出问题了

从环球大饭店出来,钟惠找借口离开,王勇也很识趣,说送钟惠回家也走了。林安然又陪着卓彤逛了一下午大街,又到一家糖水铺里喝糖水。

原本俩人玩得还挺高兴,没想到在糖水店里卓彤就忽然来了感触,眼里含泪伤感异常:“一走就几年,估计在外国很难喝到这么好的糖水了。”

女人本来就是感性动物,林安然一直很头疼卓彤那种随时随地触发的伤感神经,往往是刚才还风和日丽,马上就成了阴雨绵绵,他只好轻声安慰,说不过就是几年而已,读完书回来这世界也变不到哪去。

没想到这么一说却捅了马蜂窝,卓彤开始直接掉泪了,说你会变吗?你会变吗?

林安然的头马上大了一倍,什么事都能扯到感情上,这就是女人与生俱来的本事。见落花悲春,看黄叶伤秋,看啥都伤感。伤感也就罢了,还非得联想到自己身上,让男朋友来哄自己。

林安然觉得自己很无辜,出国是你自己的选择,现在倒像是我逼着你走一样,要自己安慰她,可谁来安慰安慰自己?

想到这里,林安然干脆不说话,埋头对付面前的那碗糖水。

卓彤很不高兴:“你怎么这样啊,我不高兴你也不安慰我。”

林安然没心没肺答道:“你要我怎么安慰你,又是你自己说要出国见识见识的,我又没拿枪逼着你走。要真舍不得这里的糖水,你大可不出国了,我天天陪你来喝好了。”

卓彤说:“我哪是舍不得这糖水,你这人怎么这么木头,人家是舍不得你……”

林安然一手揽住卓彤的腰肢,后者马上羞得双颊绯红,微微挣扎几下说:“别这样,有人看着呢。”

林安然无所谓道:“看就看,都什么年代了,不就是搂个小腰么?我们现在不就是缺民政局那张纸皮证而已?要真找地方把你拿下,你也不可能告我非法上岗吧?”

卓彤娇嗔道:“看你这人一脸正气,咋这么坏。”

林安然知道自己成功转移了卓彤的注意力,暗嘘一口气,嘴上却没闲着:“坏,得看对谁了。”

俩人在糖水铺里一番卿卿我我,直到晚饭时间,这才依依不舍分手。

临分别,卓彤说:“我后天就走,你来送我吗?”

林安然说:“不送。”

卓彤生气道:“为什么不送?”

林安然长吁一口气说:“好狗不挡道啊,我可不想挡了你的大好前程。去送你,到时候你身上的忧郁神经又犯病,赖在机场不肯上飞机,你们家里人不生吞了我?”

卓彤笑骂道:“狗嘴吐不出象牙!”

林安然不想和卓彤在这问题上纠缠不清,女人要是拗上了劲,有理都会被说成没理,他又耍太极:“对了,刚才那个刘小建是什么人?”

卓彤显然对刘小建很不以为然:“你问他干吗?他家和我们家相熟,好像说他爸爸是我爸爸的党校同学,刚提的副市长,他自己刚大学毕业,分配走在开发区财政局行财科。别说他了,这人忒没劲,整天苍蝇一样烦人。”

林安然说:“我说他衙内,一点都没错,中午不过开了他几句玩笑,就气得身子都发抖了,跟筛糠似的,整一颗玻璃心。”

卓彤正色道:“你可要小心他,这人极小气,很记仇的,他走的时候我还嘀咕着他会不会暗中报复你。”

林安然说:“由他去吧,以他那点智商,也玩不出什么花招。”

卓彤没答话,捏着汤匙在碗里转着,也不喝。

林安然抬腕看表,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你不是说今天你家里来亲戚给你践行吗?这都几点了,赶紧喝完糖水回家吧,晚了你爸妈又得怒了。”

卓彤抬起头,目光有些迷离:“我不想喝完它。”

“为什么?”

“这碗糖水喝完,我们就要分别了。”

林安然叹道:“别那么傻了,天下没不散的筵席。”

卓彤说:“我不想散,我现在只是暂时离开一下,我会回来的。”

林安然苦笑:“将来的事情天晓得,顺其自然吧。”

卓彤摇头:“不,什么事情都是靠俩人一起努力得来的,不是顺其自然让天上掉馅饼碰运气得来的。”

林安然微微侧头看着面前这个多少还有些天真的女孩,他想告诉她,这个世界并不是真的什么东西只要努力就能得到的,许多事情都要讲求一个缘字,正如背景深厚的刘小建对卓彤垂涎三尺却不得寸进;自己一无所有却得佳人青眼。又比如,刘小建刚毕业就能安排到开发区财政局这种热门单位,而自己退役将近一年了工作还没着落。

这些,都不是说简单努力两个字就能解决的。

但他又不愿意将这些残酷的现实告诉卓彤,她至少现在还能活在自己的象牙塔里,随着岁月蹉跎,生活会让她知道这一切,没有什么比得上生活这个东西更适合做一个人的老师。

他久久地凝视着眼前这个气质非凡的女孩,伸出手去,在她秀发上轻轻抚摸着,不再说话。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一对小情侣这才依依不舍分道扬镳。

回到区政府大院,经过门口的时候,林安然想起还拿在手里的那幅鹰石图,犹豫了一下,拐进了大院值班室。

值班室里只有一个许老头值班,原来是区府的一个职工,后来年纪大了将近退休,区里干脆让他来这里看大门。

刚进值班室的门,林安然就闻到一股饭菜香味,许老头在办公桌上铺了一张报纸,一荤一素,一杯白干,正喝得怡然自得。

见林安然进来,已经有点醺醺然的许老头招呼道:“呀,是安然啊,来来来,陪你许叔叔我喝几杯。”

林安然说:“许大爷,喝着呢?小心小偷趁你睡着了进来偷东西。”

许老头哼了一声说:“屁!敢在你许大爷我眼皮底下偷东西的贼还没生出来呢!”

林安然攥着手里的画,笑了,说我跟你打听个事。

许老头放下筷子,抬头说:“你说,打听啥事?”

林安然说:“最近我们这大院里,谁家在装修呢?”

许老头略微皱眉想了一下说:“李亚文书记在装修呢,这几天进进出出搬运装修材料,动静可大了。”

林安然心里已有了八成把握,生怕出岔子,再细问:“除了李书记家里,还谁家装修?”

许老头脑袋摇得像拨浪鼓:“没有了没有了,就他一家在装修,他爱人还跟我打过招呼,让我给他们家装修的人放行呢。”

林安然心下明了,说:“谢谢许大爷,我回家去了,你可悠着点喝,别喝醉了。”

许老头瞪大眼:“你不陪我喝几杯啊……暧……别走啊……”

没等他话音落地,林安然早就出了值班室的门。

走在大院里,林安然望向处级楼,心里盘算着是现在就上去还是另外找个合适时间再上去的好。思前想后,觉得还是把画先放家里,然后找个时间再去问问的好。如果这画不是李亚文的,而李亚文又认出这画的价值,恐怕对画的主人可不是件好事。

打定主意,林安然掉头回了自己家。

刚进门,见到母亲在电视机前看新闻联播,林安然叫了声妈我回来了,就进了自己房间,把画放在书架里,再转出客厅。

梁少琴说:“吃饭吧,饭菜都做好了。”

俩母子围坐桌前,边看新闻边吃饭。

电视里正放着美国在伊拉克核查生化武器的新闻,林安然看得津津有味,这场战争宣布了世界两级体系的瓦解,而且“沙漠风暴”行动过去没多久,但这场高科技的局部战争对中国军方震动极大,甚至影响了之后国家建军治军的整体方略。

林安然忍不住说:“妈,前几天我打电话回去想找部长说说话,他秘书小马说部长最近很忙,就是在关注这场海湾战争,听说是要调整治军方略,以后要提高部队的信息化水平……”

他越说越有味道,忽然听不见梁少琴的咀嚼声,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

抬起头,果然看到母亲捧着饭碗,整个人呆呆地不说话,眼角泛着泪光。

林安然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曾经在部队里待过的母亲为什么这么抗拒部队,甚至到了不愿意提起的地步。

当年自己高中毕业后立志去参军,为此母亲就偷偷掉了几次泪,可是当年的自己一腔热血要走一回父亲的路,哪会向母亲让步?

后来到了部队,每次回来探家的时,如果谈话中无意间提起部队的事情,母亲梁少琴也会不吱声,只是默默听,从不发表任何言论。

秦部长曾经和自己说过,他和父亲林越是战友,却也从不提起父亲的往事。林安然向母亲提起秦部长,问她父亲是不是有这么一位战友,梁少琴也总是冷冰冰说不认识,让林安然一头雾水。

刚才自己看新闻太投入,一时忘了母亲的忌讳,又说起军队里的事情来。他不愿意看到母亲伤心,从小父亲就没了,母亲含辛茹苦把自己带大很不容易。对于林安然来说,母亲无异于头上的一片天。

见儿子不说话,梁少琴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她也不愿意提及往事,移开话头说:“对了,儿子,你的工作出了点麻烦……”

林安然愕然问道:“嗯?怎么了妈?”

梁少琴微微叹息一声说:“本来,你那年去当兵时候,用的是临海区政府的指标,按照哪里来回哪里的原则,你退伍的时候我没多想,以为会在区政府机关里安排就业。可是没想到,今天我去民政局办事顺便问了一下你安排工作的事情。没想到民政局安置办的徐主任说,今年全区一共回来了四十多个军转干部,安置压力很大,只好委屈你去经贸局属下的食品公司了。”

临海区食品公司属下最赚钱的行当就是一家食品加工厂,以做红烧猪大肠罐头闻名,不过也是以前油水不足年代的事情了,这年头人越吃越饱,越吃越精,猪大肠罐头的市场岌岌可危。

林安然皱了皱眉说:“食品公司?去那里干嘛?我自考学的是法学专业,在部队里学的是侦察和保卫专业,让我去食品公司?保卫猪大肠?”

梁少琴说:“食品公司也是区属企业,他们这么安排也不算违规……儿子,咱家情况你也知道,妈妈虽然在区里工作这么多年,可是一无权二无职,更不想走后门拉关系,就委屈你了。现在工作不好找,你要服从分配,很多人退伍回来等上两年都未必能得到一份工作。”

食品公司在七十年代红极一时,当时可是许多人削尖了脑袋都进不去的地方,在计划经济的年代,买什么都要票,光是食品公司属下的屠宰场就不知道让多人少羡慕不已。

自从进入改革开放时期以来,陈旧的管理模式还有固化的经营思维,加上不懂经营的瞎指挥,一大批原先红火的区属企业已经是昨日黄花,风光不再,许多企业甚至到了入不敷支的地步,只能靠出租自己的物业或者承包给私人收取管理费勉强支撑。

自己将要被安排到这种企业里,可算最差的位置了。

对于这样的安排,林安然觉得很是蹊跷,当年去参军的时候南疆还有战事,许多人都不愿意入伍,自己算是响应政府号召主动报名。当时在任的区武装部长还一口承诺这批区属指标参军的青年回来必定安排到区行政机关工作,虽然当时只是一句口头承诺,但也不会像如今这样落差那么大,就算是去环卫处、交通科这种事业性质单位也总比去一个每况愈下的区属企业要好。

唉,领导真是靠不住的!武装部长当年的承诺现在看来,就像个放在旷野中的屁,风一吹就没了。

从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的角度来看,一个学侦察转业的人,一个法学自考本科毕业的人,安排去食品公司保卫猪大肠?

也亏那些安置办的人能想得出来!

不由想起王勇的话,这年头,没关系的退伍兵恐怕被人扔到旮旯里自生自灭,果然没错!兴许本该属于自己的位置被哪位走了后门的人为顶替了。

靠母亲恐怕是不行,她一生都是洁身自好,不拉帮不结派,在官场这种复杂的地方恐怕连个朋友都没有,就算有,恐怕也不会去求别人为自己儿子安排好位置。

当然,还有一条路子,想王勇那样以钱做敲门砖,不过自己这种家庭,根本就不具备这种条件,即使能勉强拿出这笔钱,自己怎能让母亲省下来的血汗钱拿去送了人。

要不走关系不送礼,眼前的这幅画就是一个机会,如果把握好了,以李亚文在临海区的地位和身份,为自己安排一个位置不成问题。

单亲家庭的处境让林安然从小就比同龄人更早熟,思维也更缜密淡定。决不能再让母亲为自己操心了,自己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应该为母亲撑起一片天。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一个念头在他心里慢慢成形。

打定主意,林安然放下碗筷说:“妈,我吃饱了,出去一下。”

说完拿上外衣,匆匆出了门。

下楼来到大院,林安然来到处级楼前,抬腕看表,指针搭正八点一刻,此时估计李亚文就算应酬也应该回家了。

咬咬牙,林安然往楼上李亚文的家走去。

《权色官途》最新章节由云起书院首发,最新最火最快网络小说首发地!(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