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超神掌门

第36章 逍遥游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十六章 逍遥游

夏烟玉刹那心凉。

人走茶凉,世情如霜,不过如此。

派发丧贴之前,甚至在各门各派到来之前,她心里还有几分希望,希望不要见到一张张狰狞冷笑的面孔,也不奢望会有雪中送炭的宗派出现,至少不要火上浇油,那就是万幸。

哪里想得到,想象中的和现实竟相差这么远。

她忽然想起前两天恶贼曾告诉过自己的一句话……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当时的她完全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更不明白丰满和骨感何解,可是这一刻,她完全明白过来。

“夏师妹,恩师仙逝,我们深感遗憾。不过你发出丧贴,慧空师太早已入土,你的意思何尝不是想阻拦我们?不然也不必派发丧贴。”昆仑派红诗花貌比花娇,红袍袭身,婀娜身姿凸凹有致,沉默许久终于第一次出声。

聂远超身材挺拔,英气逼人,背悬宝刀,握着红诗花的玉手,同样看向夏烟玉,轻声道,“不错,既然大家心知肚明,何不打开天窗说亮话?”

“亮话?”

咬着牙,夏烟玉冷冷一笑,在众多目光注视下,缓缓走上首座,背对众人,一字一句道,“好!既然你们要开口,烟玉也无需客气。今日先把话放在这里,谁要抢本宗的山头,除非踩着我的尸体过去!不然谁也别想夺去!!”

“夏师妹,你这又是何苦?”红诗花出声劝道。

崆峒派,一行五人,入座的是一名魁梧壮汉,约莫二十七八,满脸髯须,面目有些可怕,忽然粗吼道,“小小尼姑这么不知性,非要我们出手你才愿意交出山头?”

“小小尼姑?你章八仗着身子高,我看也大不了哪里去。”大殿一旁,青筝冷笑着缓步走出,身后跟着苏黛语和林巧言。

“师姐,师妹誓死追随,为宗门一战。”青筝抽出腰间长剑,朝夏烟玉点点头,转身面对大殿众人,没有丝毫惧怕。

苏黛语手执秋水晶莹般的长剑,深吸口气,同样转过身,俏脸涌现一抹坚毅。

“小师妹,到大师姐这里来。”夏烟玉轻轻出声,握住林巧言小手,站起身,走到青筝、苏黛语中间,傲然凌立,仿佛面对的是整个江湖。

没有丝毫害怕。

更没有后退一步。

她们清楚,若今天后退哪怕是半步,迎接她们的不止是峨眉这个家的破碎,更是对信心的粉碎,也愧对九泉之下的恩师。

她们更加相信,只要这死关挺过去,峨眉一定会迎来崭新的开始。

如凤凰涅槃。

重生之后,更加耀眼夺目。

听青筝藐视自己,髯须壮汉大怒,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瞪眼吼道,“哼!不知天高地厚,慧空老尼姑生前都不敢这样跟老子说话,你们算什么东西?”

青筝傲然,冷笑看着髯须壮汉,不屑之色更浓。

点苍派此次前来是一对夫妇,身后跟着两名青年以及两名女子,妇女一身长袍,年约三四十岁,风韵犹存,身姿曼丽,柳眉杏眼,忽然出声笑道,“章八,枉你在江湖上闯出了‘金刚拳王’的称号,怎么性子如此不经激?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好好谈,非要动手?”

“云苓仙姑此话差矣,没看到这四个小尼姑脾性刚烈吗?依我看,除了一战,还有什么好谈的?”衡山派一位双十芳华的女子淡然一笑,漫不经心瞥了一眼夏烟玉等人,冷笑道,“反正怎么看都是死人,又何必怜香惜玉?”

“还是陈师妹说的话中听。”章八壮汉哈哈一笑,再次坐了下来,“既然这样,那谁先去杀了这四个小尼姑?”

大殿内刹那寂静下来。

所有人都默不作声,显然不想做第一人。

毕竟做出头鸟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他们身为各派的代表人,自然明白其中利害,又怎么会先往火坑里跳?

“哈哈。有趣,真是有趣,想不到江湖八大派竟都是些缩头缩尾之辈,既是这样,干脆一起上,省的在这里浪费时间。”大殿一旁,郭湘笑着走出,冷漠目光扫过大殿诸多门派,尽是讥讽嘲笑之色。

“多嘴!”

崆峒派章八突然怒喝,瞪着郭湘,“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

“就是,这乃是我等与峨眉派之间的事情,何时轮到你来指点?”

“快点走开,否则刀剑无眼。”

众人纷纷起哄,怒目看着一身鹅黄色长裙的郭湘,不少人举起手中刀剑,面露凶狠。

忽然,两道很不协调的声音在众人之中响起。

“大家一起上啊,你们负责杀,我负责轮她还有四个小尼姑……”

“诶,师兄,连尼姑你也感兴趣?那我勉为其难,只有将万花宫的宫主轮了……”

“辛苦你了师弟。”

“不要这么说师兄,我应该做的。”

众人惊咦,纷纷转头看去。

华山派幽宇二老身后,两名青年一脸贼笑,目光时不时在夏烟玉四姐妹身上溜转,再看向郭湘以及紫袍女子,目中更是露出**~裸的占有欲。

更让众人讶然,这两名青年身上穿着青色长袍,胸口前分别刻着两个字,“无恶”、“不作”。

无恶不作?

众人哄堂大笑。

这简直是华山派笑宝,居然连如此秉性的弟子都被收入门下,可见华山派人才凋零是到了何等凶残的地步。

幽宇二老一脸淡然,既不说话,也不惩罚身后的两名青年,看这态度自然是默许门内弟子放纵一番。

夏烟玉四姐妹面露怒气,一个个牙关咬紧,愤怒瞪了一眼幽宇二老,再用杀人般的眼神看向那两名青年,却又不敢先行出手,一时无可奈何。

大殿一旁。

紫袍女子玉手伸出,阻拦住身后几名奴婢要去杀了华山派那两名青年的冲动,幽兰芳香阵阵,在方知乐耳边柔声笑道,“小弟弟,有人这般羞辱姐姐,难道你就不想英雄救美一次?去帮姐姐出口恶气?”

帮你出气?还英雄救美?

方知乐立即微微一笑,“你真美。”

紫袍女子一怔,显然没想到方知乐会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饶是自己身经百战,也忍不住俏脸微红,啐了一口,嗔道,“小弟弟又在骗姐姐来了?之前不是嫌弃姐姐又瘦又老吗?怎么现在又这样说?”

“是真的。”方知乐脸色认真道。

“哦?”紫袍女子来了兴趣,“那你倒是说说,姐姐哪里美?”

方知乐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轻轻吐出三个字,“想得美。”

紫袍女子一愣,反应过来立即俏脸微寒,直起身子,再也不去理会方知乐,朝身后几名奴婢低喝一声,“给我去杀了华山派那两个口出狂言的死狗。”

“是,宫主。”

四名白衣奴婢应了一声,闪身跃出,手中白剑一抖,就想冲出去杀人,却又突然被紫袍女子伸手止住。

她面带微笑,瞥了一眼身旁正摇头的方知乐,眉头微皱,“为什么?”

“有人已经帮你出气。”

紫袍女子目光一亮,看向殿内。

……

众人大笑那一刻。

嗖!

一道人影从大殿一角突然窜出,速度快到不可思议,等殿内众人全部反应过来,两声尖叫徒然响彻大殿。

“谁,刚才是哪个王八羔子往我脸上吐口水?”

“泥巴?他大爷的,谁往我脸上扔的泥巴?”

华山派两名衣袍分别刻着“无恶”、“不作”的青年一脸愤怒,伸手在脸上狠狠抹去不知哪来的口水和泥巴,擦了又擦,破口大骂起来。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他们下手,这是**~裸的挑衅!!

殿内众人一听,顿时乐了。

口水?泥巴?

这不正是叫花子打架前惯用的伎俩吗?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落在自进入大殿后就不露山不露水很低调的众多乞丐身上,刚才那一手肯定是丐帮做的。

没想到丐帮还有这一手,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幽宇二老眉头一皱,正想朝众多乞丐怒喝凶手是谁,一声大笑忽然传出,“哈哈,好一个洪七,你这诡异莫测的身法是从哪里学来的?怎么连俺都没有见过?”

“回禀舵主,这身法叫《逍遥游》,是我掉下一个山崖得到的武技,还行吧?”洪七一头蓬发,咧嘴笑道。

“行!肯定行!!这一手漂亮,回头跟长老说声,让你多办点事。”

陈彦象爽朗一笑,再抬头看见幽宇二老那愤怒的目光,摇头叹道,“唉,这世风日下,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日子没法过咯……”

洪七笑了笑,眉清目秀,再抬头看了一眼方知乐,见后者微笑点头时,恨不得放声长啸。

应证方知乐曾说过,懂得把握机遇心系家人的游子,无论身在何方,总会去努力拼搏,赢得属于自己的东西。

现在,洪七他的机遇来了。

只差时间。

与此同时,再也无法忍受殿内压抑沉重的气氛,也不想被冷落在一角,青城派秦双忽然大喝一声,反手抽出青光剑,手腕一抖,长剑嗡鸣一声,便化作一道极光狠狠冲向夏烟玉,“青城派秦双不才,愿做一做这出头鸟!!”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