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竞技力争上游

30 三人同寝

收藏书签 字体:16+-

30三人同寝

要说游乐矮,可实际上他还真不矮,1.74的个头儿,在同年龄段绝对是极其出挑的那一个,均匀的骨架,精致的容貌,都是受到女孩子青睐的必要因素。

可问题,这是哪儿!?

这可是“高”手云集的国家队,哪一个不是万里挑一的人才!?哪一个不是由老天爷量打造、得天独厚的人儿!?

这世上啊,最怕就是人比人!

游乐关了水,从洗手间里走出来。一眼扫过,暂时无视了那天天都能见到的帅气老男人,定在了其他三人上。

小铮哥是最高的,于是也分外的显眼,五官深俊,气质硬朗阳刚,黑眸黑发纯正的色泽,一对浓丽英的剑眉,那帅得可是纯男人的帅,半点儿不参假!

文浩大师兄穿浅色的衣服,与袁铮比肩而站,1.88的高也显不出太大的差距,完全是另外一种风貌,发丝柔软,一双细长漂亮的凤眼勾出浅浅的笑,透出一股子儒雅的温润。

罗鸣反倒是最矮的那个,也才1.83,但是配上小乖的五官,虽然不够爷们儿,可却也有另外一股清新的风貌,单看外表毫无锋芒很招人亲近。

再看后笑得灿烂的白文斌,也是个过了1.90的傻大个,一咧嘴就是八颗大白牙,笑得眼眯成一条缝,可以说是运动员的最佳写照,阳光少年。

游乐不动声色地对比了一下彼此的高,森森有了一种长在竹林里的小草即视感,琢磨着等再过了两年,也不知道能超过谁?要是能过两米就好了,眼珠子往下一压,俯视群雄!

嘿嘿嘿!

可天可见,这边的游明杰嘴巴都笑歪了。啧!还是我家大侄子最好看,可算能洗眼睛了,百看不厌,稀罕啊!

而其他人一将游乐融入进视野后,第一个反应就是——靠!这精致漂亮的五官,连女队的姑娘们怕是都得望其项背,而且边的粉色小玫瑰到底是什么东西!?尼玛太华丽了!这一比,原来看顺眼的这帮子家伙其实全是糙爷们儿啊!

五名队员加一教练对视数秒,心中想法精彩纷呈,气氛一时间竟然陷入了一个非常微妙的低沉期,待到游明杰回过神,急忙拍了拍手掌:“好了,既然都来了,就开个会,自己找地方坐。”

游乐本着我是最小的所以该尊老敬幼的原则,等大家都坐下后,这才拖了个没靠背的圆形塑料小凳子坐在了沙发边,和坐在沙发上的文浩靠的很近,股往塑料凳子上一沾,比所有人都矮了大半个子,软软小小的一团,偶尔就能看到浅淡色泽的小卷毛在晃。

“这次三国赛咱们算是凯旋而归了,除了袁铮三个金牌,罗鸣也拿了200米蛙泳的铜牌,文斌你最好成绩就一个第四,要加油啊!”

白文斌吐了吐舌头。

游明杰视线移开,扫向文浩:“文浩,大赛你差不多停了,但是国内比赛还是要考虑参加,按我的希望,你还是争取一下2012年奥运会的大赛名单,明年还有个世锦赛,以你现在的体力,如果好好抓抓,还是有机会争下名次。”

“嗯,我会考虑一下。”文浩浅笑着点了下头,视线扫到正仰头看过来的游乐,他眨了下眼,无声开口,“你说我去不去?”

“我!?”游乐指了指自己鼻子,眼珠子转了一圈,笑开牙,“看你呗。”

“游乐!坐出来!”游明杰一声低吼。

游乐低头拖着椅子,“咔咔咔”地从侧面钻了出来。

游明杰的手指在笔记本上敲,一条条、一项项地说,说的都是这次比赛的况,絮絮叨叨地说了近半个小时,这才合了本子,环顾一圈:“最后两个事,明天开始进行调整训练,半个月,你们抓一下自己的文化课出勤,然后去杭州集训半个月,开始备战冬季水上项目比赛。”

“不去青……海了。”白文斌的最后两个字被游明杰瞪了回去,不得不散了去青海找妹子的心思,摸着鼻子缩了脖子。

“还有。”游明杰环顾一圈,“你们商量一下,腾一个寝室出来,搬到这个屋,我们队要两个寝室够了,也方便管理。”

“我搬过来吧。”

就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甚至眼色还没对上时,袁铮就开了口。

游乐脖子一拉,盯着袁铮就开始笑。

游明杰也不意外,只是看向了文浩。

文浩耸肩浅笑,轻飘飘地扫了袁铮一眼:“我没问题。”

“好,就这样。”游明杰干脆地站起了,“现在就搬吧。”

游乐憋着笑,用拳头轻轻锤了文浩耷拉在沙发边的手,轻声说了句:“室友。”

文浩抬手按了下游乐的脑袋,笑着站起了。

游乐从塑料板凳爬起来,又去找袁铮,见袁铮已经绕到了沙发后面,于是急忙扑到沙发上抓住了袁铮的手腕,仰着头笑:“室友!”

“嗯。”袁铮点头,由始至终沉着的脸勾出了柔和的线条,将游乐反拎起来,“走吧。”

同样是换寝室,可是这边却是大工程,队员们都是从全国各地过来的,冬衣夏衣都有,五个大小伙子干,大包小包的也走了七八趟,才收拾利索。

游乐忙得满头大汗,还没等股沾休息一下,吃饭的时间又到了,于是开始翻箱倒柜的找筷子,用小叔的话说,食堂就算把餐盒洗的再干净,入口的东西还是要讲究一下,所以给他送了一双漂亮修长的竹筷子,算是庆祝他正式入队了。

在食堂里,游乐遇见了几个同时入队的集训队成员,去问了一下这才知道他们还在办理手续,而且教练也没定。

安排教练这事游乐还真知道,每年集训队结束后都是一片血雨腥风、刀山火海,为了要一个队员,教练们明里暗里得打得头破血流!

进入国家队的程序很多,最方便的办法就是国家队教练推荐,经过考核,差不多达到标准就可以招进来,这应该说是游乐一开始准备走的路。还有一个就非常正规了,通过国家集训队层层选拔,过五关斩六将抢名额,这样的选进来的队员也最有培养价值。要和前一个比,一个是大学本院的毕业证,一个是附属院校的毕业证,挂的名头一样,可含金量却差距甚远。

当然,也不是说没有“附属院校”毕业却异军突起证明自己价值的运动员,可是对于教练员而言,自然是更喜欢正规选上来的队员。

游乐算是个特例,归哪个教练没有争议,人既是游明杰的亲戚,又是游明杰从小带起来的,就算眼红去争,也要能争的到啊!更何况游明杰为游乐前前后后跑了那么多趟,天天晚上的加训,叔侄俩感深着呢!

集训队队员的待价而沽让他们的心很不错,和游乐一直谈到了吃完饭,还私下里问了一下关于每个教练的事,也希望能找个好教练。

游乐被文浩教训过一顿后就长了心眼儿,而且也知道私下里说教练的事不好,于是捡着自己小叔说了一下,就说除了他小叔都是老教练,手底下或多或少都出了一些优秀的运动员,跟谁不是跟?重点还是自己怎么练不是?

其中一名女队员扫了游明杰那边一眼,问了句:“那游导会带女队员吗?”

“这个……”游乐扯了扯脑门垂下来的软发,拉直,弹回去,然后笑道,“可能不大,虽然有的教练男、女队员都带,可我队里已经五个队员了,再多带着会顾不过来。”

“哦。”没想到那女孩竟然拍了一下口,松了一口气。

游乐嘴一咧,扫了一眼正用筷子比划说着什么的老男人。看来,没资历的小叔被人嫌弃了!

吃完饭,一队人各自回了寝室,游明杰特地绕了个弯,把游乐送到了门口,却对袁铮和文浩交代道:“别让他玩电脑,电视也少看,明年就要升高中,这小子的文化成绩我还愁着呢,看着他多学习。”

“行,我可以帮他补补。”文浩一把勾过游乐的肩膀,“不懂的可以问我。”

游乐眼睛星亮,忙不迭的点头,做乖巧状:“哦,好哒!”

游明杰扶额的冲动都有,谁教谁啊?你以为上了大学就能教人了?队里就没一个文化成绩拿出去能见人的!臭的都没法儿看!得得得,就这样吧。

游明杰反手拉上门,慢悠悠地走了。

这边,游乐进屋就开始撒欢,左一句小铮哥,右一句大师兄,不停地扒拉,幸福的都要冒泡了。

和袁铮住一个寝室是计划中的事,可惜半途意外夭折了,于是这个回马枪杀得他心花怒放。而能和文浩一个寝室绝对是意料外的事,能和他一起玩,又能指点他的大师兄,游乐也是极其的喜欢。于是这左拥右抱是怎么的幸福啊!

人生啊!人参啊!还真他妈的跌宕起伏,风起云涌,一回首,快乐就在眼前了。

谈话谈累了,一点都没复习,一转眼,九点过了!

于是,鸡血渐渐消退的游乐打着哈欠去了浴室刷牙,拿着牙刷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嘴,正有些犯晕的时候,体被轻轻扒拉到了一边,抬头一看,袁铮拿着洗漱用品也走了进来。

袁铮的漱口杯是天蓝的色泽,上面印着白色的小花,看着很便宜却很可,让游乐想起了那个粉色的小闹钟。

“小铮哥……”游乐裹着一嘴的牙膏沫子想说话,“噗噗”地吐出了两个泡泡,急忙弯腰漱口。

边传来声响,袁铮一边应着声,一边将漱口杯放在了台子上,紫色的牙刷晃啊晃,游乐抬头再看袁铮硬朗深俊的脸,突然又不想寻根问底了,转口问道:“不刷吗?”

“等你。”袁铮吐出了两个字,视线扫了一眼隔了一米的白瓷马桶。

“要上厕所?”

“……嗯。”

“上呗。”

“不了,你刷。”

“哦,我洗个脸就好,你今天不洗澡吗?”

“要,上很干。”

游乐快速擦好脸,拎着毛巾就出去了:“你洗。”

等走到卧室,游乐才发现自己把毛巾拿出来了,却忘记拿洗漱的杯子,犹豫了一下,又走了回去。

门一推开。

袁铮正扶着自己站在马桶边上,瞪大了几分的眼正定定看着他,早前还有的水流声没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