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圣儒

第39章 山村狂欢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十九章 山村狂欢

直到全村沸腾,灯火通明,村民第N次喊人时,谢影、韩和与槐老方才结束讨论,前往村庄广场参与谢家村的第一天隆重庆祝活动。

平时村民珍藏的艳丽灯笼挂满屋檐,走在灯火通明,香味弥漫的乡村街道上,谢影的脚步缓慢而轻快。

看着熟悉而欢快的面孔,闻者熟悉而清新的气息,谢影的心境宁和、平静且满足、隘意。

柔和月光照拂屋舍,墙角的青草摇曳生姿,吆喝呐喊声充斥村庄,五彩缤纷的霞光在村庄绽放;

大人穿着最郑重的衣裳三五成群,孩童穿着新衣嬉笑着互相追逐。

今天,谢家村比过年还喧闹、喜庆;今晚,谢家村的每个人如获新生,憧憬未来,每个人的笑容,都发自内心。

回应着熟悉面孔的招呼,看着熟悉面孔的笑容,感受着和睦喜悦的气氛。

此情此景,权倾天下又如何?成神成圣又如何?谢影只要此刻。

“影子!来这里!”

谢影三人刚出现在村庄广场,无数招呼声起,谢烈举着个烈火燃烧的木棍,高声喊道,声盖全场,引得在场所有人一阵侧目。

循声望去,四堆枯木聚集,烈火熊熊燃烧,村内的数十个小伙子分成四部分,手忙脚乱地你来我往,翻滚着烈火之上的兽躯。

就在谢影三人讨论村庄发展大计时,服食灵丹,伤势大好却功力大进的谢烈,已经带领着村中伙伴及猎手猎来了不少野兽,除了分发给每家每户,还特意留了四只野猪在广场烧烤,还杀了村庄内不少鸡鸭牛羊,这就是之前为何全村香味弥漫的缘故。

谢影微微一笑,看向槐老。

“去吧!今晚是你们年轻人的夜晚,是属于你的夜晚!”槐老笑容满脸率先说道。

谢影大踏步朝谢烈所在走去,他就喜欢这种气氛,这种关系,平时众人把他供得高高的,令谢影有种被隔离的孤冷感。

“村长大人!今晚能灌醉小影吗?”

就在此时,身材高挑,却是犹如竹竿的年轻人谢渊捧着酒坛站起,目光越过谢影,朝后方的槐老高声喊道。

谢影身躯一颤,狠狠瞪了那年轻人一眼。

“可以!只要你有那酒量!今晚不分大小,不分尊卑,大家可以为所欲为,特别是不要让小影走着回去!”

向来严肃慎言的槐老难得地高声喊道,语言放肆,语气夸张。

全场错愕……

片刻之后……

“哦、哦、哦、哦、哦……”

一阵纷乱吵杂的怪叫声响彻广场,精力过剩的年轻人肆意狂嗷。

声震夜空,震颤山林,惊得刚刚经历浩劫的山林野兽纷纷逃窜……

“呵呵……”

年纪较大者,看着疯狂舞动的年轻人,欣慰、欣喜、慈祥、向往……轻笑。

“过来!村长发令了,今晚不能让你走着回去!”

谢渊上前直接抱着谢影肩膀,强硬把谢影扯向自己所在的篝火之旁,态度嚣张嚷道。

“你喝得过我吗?”谢影眉毛一挑,出声挑衅道。

记忆之中,至少两三年,村内没人如此亲近过自己了。特别是高中举人之后,更是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呦……小影长能耐了呢!大家听到没?”谢渊拖长语调阴阳怪气嚷道,却是立刻呼朋唤友,寻求支援。

因为谢影虽然身躯不强壮,力气更不大,但酒量却与身体强壮度不成比例,别说现在,就是小时候,比谢影大三四岁的谢渊也喝不过他。

“来!我们先来一碗!”身高八尺,赘肉晃荡,圆滚滚的谢智拿起酒坛,倾入地上两个陶瓷大碗,俯身放下酒坛,拿着两个大碗威逼嚷道。

老实说,谢影一直就认为谢智的老爸给他取错名字了,虽然还算精明,但与身体配不上号啊!

“好!”

难得小时候的伙伴们如此对待自己,谢影毫不犹豫接过大碗,示意碰杯,举头直接一饮而尽。

“好!”看到谢影如此豪爽,周围年轻人高声叫好。

“我们也来一碗!”身材魁梧,肌肉盘结的谢超一手一碗,气势汹汹上前。

“好!”

谢影同样毫不犹豫接过,仰头一饮而尽,顺手还粗犷地抹了下嘴巴,余味未尽。

“再来一碗!”留着八须胡,气质儒雅的谢忠紧随而上……

过分爽快的谢影,就像是点燃火药桶的引信,不仅谢渊所在群体的年轻人,连其他篝火旁的年轻也受气氛感染,应声而来。

不知不觉间,谢影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几碗,只觉得全身发烫,肚子宛若火山汹涌般滚热……

“小影!别忘了小时候我们一起偷过米姨家的地瓜,好几年没喝过了,这一碗你一定要跟我喝!”

身材矮壮,却孔武有力的谢平递上一个大碗,音贝惊人地嚷道。

“好啊!果然是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还一直死不承认。你们挖地瓜就挖地瓜,竟然把田地踩得乱七八糟,现在你亲口承认,被我听到了吧!”

正抱着一个三四岁大孩童与其他妇女闲聊的米姨耳朵一抖,彪悍异常地站起,河东狮吼。

“米姨!都几年前的事了,你还记得!”谢平气势一滞,呐呐嚷道。

众人哄然大笑……

“等等!”

谢影刚要接过谢平手中酒碗,一条白皙如玉的手臂挡在前方,适时喊道。

谢影一愣,回头望去,却是六七个花枝招展的青春少女不知何时来到了广场,拦住自己的是一个肤白亮眼,丰盈窈窕的少女,却是村中谢谭亮家的千金谢凌文,乃方圆数百里范围内有名的美女,热心乐观且稳重大方,不只征服了谢家村同年代的年轻人,近几年,其他村上门求亲的人也几乎踏烂了她们家的门槛。

记忆中,前任谢影一样对谢凌文爱慕万分,即便是被自己取代,谢影也对她印象不错,像村中其他年轻人般,也有点暗恋的感觉。或许之前谢影还有点拿不准,但如今衣锦还乡的他,显然已经有这个资本了。

“你们也太过分了!小影刚回来,还没吃过东西呢,这么多人一起欺负他,看他都红到耳根,都快站不稳啦!”

挡住谢平酒碗的谢凌文收回玉臂,左手叉腰,丹凤双眸瞪着谢平,愤怒万分呵斥。

“呃……”谢平神情一僵,眼神飘忽看向他处,嘴巴蠕动数下无语。手中酒碗,更是推也不是,收也不是。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谢凌文是谢家村不少年轻人的梦中情人,还真找不出几个能不在谢凌文呵斥阵前败退的年轻人。

“好了!好了!现在只是开始呢,大家都先吃东西,不要空腹拼酒,多伤身体!”

一直沉默着的谢烈忽然挤进人堆,大声嚷嚷着挥退围拢众人,话落,还悄悄瞥了柳眉飞扬,叉腰怒视的谢凌文一眼。

谢影微笑了下,正要出声,一阵酒气上涌,不由自主打了个饱嗝,身躯一晃,便顺势打算坐下歇会。

“就是!你也真傻,他们这么多人,你空腹跟他们拼什么酒!”

就在旁边的谢凌文眼疾手快,迅速扶住谢影胳膊,顺着谢烈的话连声埋怨道。身材高挑的谢凌文与谢影站在一起,身高相差不过半指,扶住谢影倒也一点不显别扭。

并非要摔倒的谢影身躯一僵,感受着扑面而至的芬芳与近身相触的柔软,心跳加速,这还是谢影与谢凌文接触最近的一次,谢影一时推开不是,让谢凌文继续扶住又有点不自然。

“来!来!来!先坐下吃点东西,这些小兔崽子真是欠收拾了,这么不知好歹!”

谢烈脸色一黯,随即恢复稳重平和笑容,搀扶着谢影身躯另一边让谢影轻松坐下,而后微笑说道:“凌文,你先照顾他,我去割点肉给小影填填肚子!”

谢烈至今依旧单身,又隐约为谢家村年轻一辈的大哥,自然也对谢凌文颇为爱慕。只是谢烈心性稳重正直,颇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与谢凌文,除了近水楼台,同村长大,根本没什么优势,即使谢凌文没跟谢影,也会被别村青年才俊抢去,如此还不如留给谢影,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至少对谢影佩服、敬重的他,心中会好受点。

练过武学的谢烈心中很清楚,就是自己,只要真气运行一周,酒精自然消散大半。谢影的武学造诣可不比自己低,何况谢影还是修士。喝成这样,是谢影不想显得与众不同,不想太过清醒而已。

“嗯!”谢凌文哪里知道谢烈心中那么多弯弯绕绕,清脆应了声,便掏出个手绢擦了擦谢影流落胸前的酒水,一边还埋怨道:“真是的,他们明显以多欺少,你还傻傻中计,喝得衣服都是!”

“反正大家高兴嘛!”心思百转,谢影咧嘴应道。

“呦……小娘子心疼了!”就在此时,坐在谢影对面,最会搞怪的谢渊忽然怪叫一声,扯着嗓子高声嚷道。

“哦、哦、哦、哦……”

“哧、哧、哧……”

一阵纷乱错杂的怪叫声夹杂着尖锐的口哨声此起彼伏,哄乱全场。

“要死了你,乱嚷什么!”谢凌文大羞,霞烧双颊,迅速蔓延到白皙耳畔,不由抓起身边一块小木枝朝谢渊扔去,娇声嗔骂。

谢影心中一颤,双眼迷离看着咫尺娇颜……

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娇俏鼻、丹朱唇……

忽然间,脑际浮现出烙在内心深处的那副国色天香,完美无瑕的容颜……

两相对比!

谢凌文虽然不算倾城倾国,貌若天仙,别说白岚,即便韩亦薇也比不上,却也五官清秀,天生丽质。

相比那宛若梦幻的绝世容颜,眼前的清秀容颜,更为现实、更为亲近。

或许,眼前的容颜,更适合自己,那沉鱼落雁的绝世容颜,终究离自己太远,太过虚无缥缈了!

圣人之道,孤寂而漫长,财侣法地乃四大条件,谢影可不认为自己踏上修行之道,就无需伴侣了,毕竟入世修行的儒修大多有伴侣,或许这也是儒修与其他宗派最大的差别之一吧。

甩了甩头,不再胡思乱想,免得又自作多情,谢影展颜一笑,拿过僵硬在自己身前的谢凌文手中手绢,说道:“还是我自己来吧,他们就是这样,没什么恶意的!”

“嗯!我知道!”谢凌文霞烧双颊,却是颇为大方得体应道。

如水月光下,两张火烧耳畔的脸宛若红花斗艳,相映成辉……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