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幕后潜规则:官道迷情

第49章 白纸黑字

收藏书签 字体:16+-

叶文彬笑了起来,“看起来动了不少心思嘛,柳书记你看呢?”他现在是一心只想甩掉包袱,哪有不同意的道理?

柳慧如略一思忖,嘴角微微的一翘,启口道:“第三条特事特办,同意增加第六名党委委员,第四条合情合理,第五条有点乘人之危,第六条开价过高,免税减为三年,用人定两年。”?

金恩华看着叶文彬,“叶县长,第六条可以照柳书记说的办,但第五条不能少,否则免谈。”看穿了领导的心思,讨起价还个价的事,他金恩华早就干得得心应手了。?

“我同意。”叶文彬爽快地下了结论,这个包袱摔出去,他心头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

“金恩华同志,你给县委县『政府』的承诺呢?”柳慧如问道,小混蛋还真是个『性』情中人,方文正就不会有这种大气和胆魄。?

金恩华朝柳慧如勇敢的一笑,“我不能保证陶瓷厂作为企业的存在,但我保证不抛弃陶瓷厂的任何一名职工,保证他们有事做有饭吃,同时尽量保证他们不上访不闹事,完不成任务我自己下台滚蛋,只要给个铁饭碗,罚我看大门都行。”?

叶文彬笑道:“小金,别说得那么悲壮嘛,县委县『政府』是充分信任你的。”?

金恩华拿过肖兰辉的记录,迅速的扫了一眼,放到叶文彬面前,苦着个脸说道:“反正我豁出去了,请两位领导签字画押,白纸黑字,省得以后有人说三道四的。”?

叶文彬一边签字一边说道:“小金啊,我看你好象捡了宝似的,挺开心的嘛。”?

“咱命苦,从小没爹没娘,还没学会撒娇哭闹呐,”待柳慧如也签了字,金恩华笑嘻嘻地说道,“叶县长,明天上午你得搞个红头文件让我带回去,我怕那帮老头不买帐。”?

“行行,”叶文彬笑意连连,“我就知道你鬼点子多,能难住你的困难还没生出来嘛。”?

金恩华小心翼翼的把记录收起来,宝贝似的塞进口袋里后,变戏法似的又掏出一份材料,“赶日不如撞日,正好两位领导都在,帮我把这个申请修路的报告批一下。”?

叶文彬看了一眼,摇着头说道:“小金,这不符合程序么,你先拿到交通局去,再请向付县长审阅后拿到我这里来。”?

“叶县长,特事特办么。”金恩华诡异地一笑。?

叶文彬是知道金恩华和向道林之间的过节的,遂会心的一笑,在报告上签了字后递给柳慧如,柳慧如看也不看,也提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金恩华接过来塞进口袋,立刻满脸堆笑,旁若无人的把身体斜靠到办公桌上,一手拿起了电话听筒:“总机吗,我是县长办公室,给我接月河乡值班室。”?

叶文彬丝毫不以为忤,还起身把金恩华按到了自己的椅子上,这小子居然毫不客气,一屁股坦然受之。柳慧如嘴角一翘,看不出什么反应,肖兰辉是见怪不怪,只看得旁边的郑文明掩嘴直乐,那个方文莺一脸的愕然。?

一会,金恩华喜形于『色』的对着话筒唠叨起来:“老李吗,我就知道你在等我,你和王兵两个给我连夜行动,对,就按我说的办,嘿嘿,先搞定那些老头子呗,放心,告诉同志们,他们的乡长在县城抢了个大元宝,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哎,你得给我好好宣传宣传,这可是千辛万苦得来的哟,哈哈,告诉同志们以后小心,没事少到县里来,被叶县长他老人家卖了我可不管。”?

叶文彬有点哭笑不得的拍一下金恩华的后背,向柳慧如点点头,领着众人离去。?

肖兰辉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不接受金恩华的“提示”。金恩华象泄了气的皮球,无奈的住进了县委招待所。?

不过,冷静下来后他觉得兰姐是对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是有的人能克制,而有的人却放纵自己的**,人『性』的贪婪自私和放纵**,是毁灭人生的根源。幸好他有自卑带来的小心和节制,尤其是今天晚上,招待所的天台夜谈,使他在许多年以后,都把它当作自己跨入人生真知大门的开始。?

肖兰辉的脸上,挂着一丝外人难以看透的淡淡忧愁,她总是很好的掩饰着它,只有在这个小男人面前,她没法掩饰也不想掩饰,望着黑暗中寂静的古城,她握住金恩华有点冰凉的手,低声的问道:“恩华,你今晚在叶县长的办公室里提到政治觉悟,你知道什么叫政治吗?”?

金恩华摇着头,嘿嘿一乐,“兰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一莽撞人,偶然地撞进了这个叫官场的政治舞台,如果我知道什么是政治,我岂不是就成了政治家了?我可不想当政治家,因此也不想知道政治是什么玩艺儿。”?

“其实,你今天的表现就很政治,”肖兰辉望着远方,黑夜中看不出脸上的表情,“政治是政治家手中的玩物,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政治,过去三十年的政治就是阶级斗争,因此人的出身往往也是政治的体现,而现在,政治就是经济,让我们这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尽快富强起来,就是最大最根本的政治,具体到我们青岭县,最大的政治就是搞改革开放,抓经济建设,你为县委县『政府』分忧解难勇挑重担,实际上就是讲政治的表现,柳慧如也不得不赞赏你的行为。”?

“她,算了吧,我在她眼里,就是待宰的羔羊,”金恩华苦苦一笑,“她就象悬在我头上的一把钢刀,什么时候掉下来,咔嚓一声,我就玩完了,这个女人的面相,一看就是蛇蝎心肠。”?

“此一时彼一时,当心还是对的,”柳慧如温柔地说道,“我刚进宣传部的时候,她以为是老爷子派来代替她的,几乎用尽了一切办法对付我,直到把我降职放逐到青岭,可青岭不是天州,她现在还做不到为所欲为,对她来说,现在最大的政治就是站稳脚跟,所以,她就会不断的妥协和暂时的退却,她需要时间和空间来坐稳她的位置。”?

“兰姐,我看你并不比她差么。”金恩华抱住肖兰辉,想乘机揩点油。?

“我没有她的抱负和魄力,”肖兰辉挣脱金恩华的拥抱,理理头发,继续说道,“所以,我现在不再是她的威胁和对手,我相信我们会相处得很好,她现在的目光集中在其他十个县委常委的身上,此外,还包括你这个潜在的对手。”?

“呵呵,给我一个公平公正的平台,我倒乐意和她斗上一斗。”金恩华笑起来,豪气的说道,“政治就是斗争,斗争就要有对手,可惜,我没有资格做她的对手。”?

肖兰辉看着金恩华,微笑着说道:“恩华,你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但是,你在她的心目中已经成为了对手,她会盯着你防着你,时时刻刻准备着吃掉你。”?

金恩华哈哈一笑,豪情勃发,“那是我的荣幸,反正我时刻准备着失败,只要兰姐你站在我一边。”?

“尽管我无法帮你,但是我愿意。”肖兰辉把金恩华的手攥得更紧,悠悠地说道。?

“三国纵横,勾心斗角,嘿嘿,”金恩华诡异地一笑,“柳书记和宋书记既然都是高手,深谙平衡之道,我又头上刻了字的人,他们想对我下手,总得惦量惦量吧。”?

肖兰辉点着头说道,“自古朝中有人好做官,跟对领导紧跟领导,才是官场真正的政治艺术,恩华,你想过这点吗?”?

金恩华点了点头,“兰姐,你认为现在有值得我为之效命的人吗?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我不认为刘书记王书记当得起这个伯乐,他们,只是我的领路人罢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政绩,对我来说,最大的政治就是取得足以傲人的政绩,”?

“看来,你算入行了,”肖兰兰叹道,“人都说『性』格决定命运,细节决定成败,你以后还是要注意收敛和谨慎一些,以前的所谓政治,大多是明目张胆的斗争,现在和以后,更多的是暗斗,争权夺利,是官场永恒的主题啊。”?

金恩华的注意力又开始分散了,瞅瞅身后和两边,双手慢慢地搂住肖兰辉的娇躯,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老师,我多么希望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听你的谆谆教诲。”?

肖兰辉心一颤,“这位同学,细节决定成败,这里是县城,不是你的月河乡。”?

金恩华无奈放开了肖兰辉,讪讪的一笑,感慨道,“男人呵,你如果不能征服世界,那么就去征服女人吧,因为女人代表着半个世界和生命的繁衍。”?

肖兰辉“噗”地一笑,“大诗人,你还是少发点诗兴,先想想怎么对付柳慧如身边那个小丫头吧。”?

“我还正要问呢,”金恩华怔了怔,不解的问道,“兰姐,那臭丫头见了我,一付苦大仇深的样子,倒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方文莺,方文正的堂妹,地委宣传部长方宁君的掌上明珠,十六岁参军,擅长拳击和格斗,到青岭来工作最大的口头目标,就是想会会废了她陈三河叔叔的凶手。”?

金恩华倒吸一口凉气,“兰姐,你,你跟我开玩笑的吧?”?

肖兰辉说道:“是柳慧如说的,这丫头在部队长大,从小刁蛮成『性』,疯疯颠颠的,柳慧如也很头疼,真不知道方宁君是怎么想的,我看你最好别惹她,小心点就是了。”?

在县委招待所的食堂吃了早饭,瞅瞅墙上的钟,八点还没到,金恩华向肖兰辉打了个招呼,偷偷的溜进了叶县长的办公室。?

郑文明坐在外间整理着文件,看到金恩华贼头贼影的样子,不禁莞尔一乐:“老弟,到我这里来不用搞得那么紧张吧。”?

金恩华指指里间,见郑文明摇摇头,松了一口气,大模大样的坐了下来,“郑哥你有所不知,小弟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人,从读书开始就最讨厌开会了。”?

“呵呵,那你在这躲着吧,”郑文明笑道,“要是依你所说,那领导还能干什么?”?

“不愧为学长,说话真有水平,”金恩华翘翘大拇指,“开会的都是领导,领导的工作就是开会。”?

郑文明递过来一份文件,“拿去吧,害得我加了三个小时的夜班。”?

“多谢郑哥,小弟记在心里了,”金恩华接过文件,眼珠滴溜溜一转,“小弟想送一样东西,请郑哥笑纳。”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