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异魂志

第24章 八方云动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024章 八方云动

nbsp;“受虐而死的人,会产生大量的怨气,从而变成鬼魂,在世间游荡。”

三个女人正在谈论几年前这棚户区的闹鬼事件,恩雅如同一个小博士一般,为另外两个好奇的女人讲解鬼魂的事情。

“都是宗教捏造出来教人为善的吧。”田晨星竟然不太相信世间有鬼,至少应该是眼见为实吧。

“基督教就不会这样捏造。华夏国、哲彭等亚洲本土的宗教、传说却有不少类似的迷信传说,至于是否真的有鬼,真相却从来不向我们敞开。”盈淼是一个不算虔诚的基督教徒,脖子上总是挂着一个十字架,为杀人之后的心灵寻找慰藉,所以她也不太相信鬼魂之说。

“鸡同鸭讲。”恩雅调皮地皱了皱小脑门,不再理会两个无知的女人。突然她有种心悸的感觉,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安地冲撞着,表情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怎么回事?”盈淼和田晨星都发现了恩雅的异状,急忙询问。闲极无聊的女人都八卦无比,更何况是三个闲得发疯的女人。

“林混哥哥有危险,这股气息就来自南方。”顺着恩雅的手指,田晨星和盈淼向南眺望,“伟德山”。

她们暗自点点头,如果林混要躲开追踪,最好的位置就是伟德山。那里曾经是一片旅游景区,但是瘟疫之后,变得荒凉起来,不知为何,住在周围的人经常莫名其妙地发疯或死亡,从而变成一片死地。但道路等基础设施却是很好,山势险要,道路蜿蜒曲折,很适合玛莎拉蒂的逃亡。

这么长时间见不到林混,三个女人心中都有些恐慌,所以用聊天来打发时间。现在恩雅说林混有危险,田晨星却是坐不住了,吵着要去看看,说不定能帮上忙。

对于恩雅的话,盈淼多少有些怀疑,这里距离伟德山少说也有几十公里的直线距离。恩雅却说能够隔空感受危险的气息,这根本不科学。但是想想白天恩雅、晚上仙雅的事情,心中也充满了无奈,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科学来解释的。

可是定好了在这里接头,如果林混回来了,找不到三女,肯定会很着急,造成更大的误会。

实在拗不过恩雅和田晨星的坚决要求,盈淼没有办法,只能冒险在几个显眼的部位留下记号,表明自己等人的去向。开着boram,三个女人飞奔向伟德山。

“滴滴”,手中的平板电脑发出jǐng报之声,熊霸的信号依旧被屏蔽,看着已经变成了黑sè的小野,千机口中一阵苦涩。

昨夜的袭击,已经惊动了华夏当局,更何况是一个华夏政要的别墅被攻击,里边的人员伤亡惨重。这足以引起华夏国安局的高度注意,该死的熊霸和小野,竟然在这个时候出了问题。

小野已经被杀,死亡地点正是伟德山的主峰。而熊霸的信号也在转了几圈之后,消失了,应该是被某种先进的仪器屏蔽。这里是华夏,己方不可能运用高科技手段来探查伟德山,毕竟华夏国安局里有高手。

这次任务不仅失败,死了四个人,还将血rì给暴露了出来,她承受不起吉岛的怒火。小田优子的叛变,更让她心悸不已,这个女杀手的战斗力绝对是自己的好几倍,要再次刺杀田晨星,自己得向上线汇报了。帝国能出动忍刀吗?毕竟这个组织太过于敏感,一个不慎,会给华夏国出兵的口实,哲彭帝国真的岌岌可危了。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几个敏感的血rì成员偷渡回国,而自己可以利用易容术潜伏下来,最好能到伟德山去探查一番,说不定还能摸出点线索来。

华夏国齐鲁省滨海市国家安全局,里边一片忙碌。作为一个驻扎在县级市的国家安全局,力量不足以跟佣兵对抗,省局已经派出了特遣小队前来协助调查。

局长赵金光已经是满头大汗,他刚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是从燕京打来的,是保密部的田部长亲自打来的电话,先是让他受宠若惊,接着便是心惊胆战,遭到袭击的庄园竟然是田部长的别墅。另一个是省局的,听大头的意思,可能更上边会分明暗两线前来调查,希望他做好准备。

从袭击别墅的武装配备来看,有着明显军队作战的痕迹,不是单纯的治安部门能解决的。赵局长将指挥权交给副局长戴建平,自己亲自去滨城海jǐng支队和长岛要塞走一趟。

海关那里已经接到通知,会卡死关口,但毕竟力量较弱,光凭检验局和缉私局,难以对付职业佣兵。必须从海jǐng和要塞抽调专门的人员,进入海关,协助查找凶手。海面更要封锁,走私途径绝对是凶手偷出国境的最好办法。

公安局的国保大队和网络大队已经全负荷运转了,为了这场事件已经启动了保密专线。他们要搜查的人中,有一个是国家保密部部长的千金。国家保密部虽然成立不久,前身却是政法委员会,可是政法机构的直接领导,有着绝对的权威。

为了保密,他们已经将田晨星的图像进行三次加密,发送到每个jǐng员的手中,而且是单线联系,命令很简单,见到田晨星,必须进行最高规格的保护,秘密带回。

伟德山被迅速封锁了起来,那里发生了汽车碰撞事件,而且有明显的枪击痕迹。大量的jǐng员和国安局特工对伟德山进行搜查。这里是袭击者最好的藏身之所。可是伟德山太大了,要搜索几个佣兵无异于大海捞针。

大山口路段,那里林木茂盛,是隐秘行踪的最佳路段。盈淼驾着车,不断观察周围的情况,却是在上山的路上发现了一辆jǐng车和一个路卡。

停下车子,刚要掉头行驶,却被恩雅制止了。看着恩雅坚定的表情,盈淼硬着头皮将车开了过去。

两名年轻的jǐng员走了过来,对着对讲机说了几句,应该是报告有车经过路卡的情况。

打了个敬礼,示意盈淼停车接受检查。

打开车窗,盈淼的右手却是向座位下的手枪摸去。见到是美女,两个jǐng员的jǐng惕心顿时放下了很多,一个跟盈淼闲谈,索要身份证件,另一个围着车子闲转,查看车内的情况。

车门被打开,恩雅缓步走了出来,拉起jǐng员的手。jǐng员先是一惊,想要把枪,却发现对方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生怕吓坏了对方,赶紧亲昵地摸了摸她的脑袋,表示没事。恩雅又拉着他,走向了另外一个jǐng员。

两个jǐng员都顺从地让恩雅握着手。

恩雅慢慢闭上了眼睛,嘴上念叨着,“我无意伤害世人,只是想帮助人们解除不必要的痛苦,万能的上帝,请宽恕我的罪孽,让他忘记所见到的一切。”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