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战天成魔

第28章 百花之劫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八章百花之劫

看着何韵诗发愣,张毅只是微微摇头,后提一步,血箭飙射,张毅手指连点,封住血脉,走到何韵诗身前道:“要战便战,何须大惊小怪。”

然而,何韵诗仿佛没听到一般,愣愣看着手中滴血长剑,脸色煞白,清秀的脸上,有着一丝迷茫。

一旁的张毅,却也是一动不动,看着何韵诗,同时,注意着四周的动静,血魔经运转,吸收着弥漫空中的血雾。

“你为何不躲?”何韵诗低声喃语,像在询问张毅,又像自问。

“为表我无伤你之心。”张毅身上血雾更浓,体内,不断有血珠凝聚,张毅也在飞快的炼化着。

看着笼罩血雾中的张毅,何韵诗眼神复杂,随即一声娇哼,转身离开,另寻对手。

何韵诗如此表现,让张毅会心一笑,随即一声长啸,跃身而起,落入遍地尸骸之处,疯狂的吸收着血气。

“魔教歹人,纳命来!”一声娇喝,一个身影出现在张毅面前,仗剑刺出,乃是百花派女弟子,张毅不愿与之相战,纵身一跃,后退开来。

这一退,却落到其他门派弟子之中,刹那,剑光遍布,笼罩向张毅。

“不好!”张毅心中惊呼,血光一闪,灭神剑挥出,绕过一圈,一圈血光飘飞而出,同时,脚下一滑,躲过身后一剑,伸手一招,血气汹涌,向前方一人落去。

“欲伤我者,杀无赦!”一声低喝,血气更浓,几乎贯通天际,腾腾杀气,伴随着厉芒闪烁的双眸,状若魔神。

“噗!”前方的一人直接被灭神剑洞穿心脏,一阵血雾涌动,随即变成一具干尸,浑身血气全无。

“你们四人,是退还是不退?”语气冰冷,如九幽魔神,寒入骨髓。

四人面面相觑,眼生惧意,随即对望一眼,齐喝一声,扑了上来。

“那便休怪我无情!”血雾涌动,将张毅与四个扑上之人笼罩其中,一个呼吸时间,四具干尸抛飞,摔落在地,摔的七零八落,落得遍地残尸。

击杀五人,张毅的脸上一片潮红,眸子血红,身上出现一股凌厉的杀意,冰冷的双眸,缓缓扫过,眼神所及之处,人人如芒在背,心底生寒。

此刻,张毅体内血珠,已经有三颗之多,撑的张毅经脉生痛,飞快炼化,却不及吸收的速度。

“啊!”一声怒吼,张毅如魔神一般,黑发乱舞,眸中血光更甚,甚至,有着点点冷电闪动,强大的气势,引得不少人注意,当下,百花派,仙剑门,无为派,万佛宗,四门弟子便有六人围了上来。

他们能够感受到张毅所带来的威胁,远强于其他普通弟子。

“魔教妖人,还不束手就擒?”一声大喝,便是无数攻击落向张毅。

“当!”“叮!”“轰!”

一连串的轰鸣,血光迷茫,张毅怒喝连连,六七人忌惮张毅身上血光,不敢靠近,而张毅肆无忌惮,一时,反而在气势上压制了六人。

“退,或者死!”一剑逼退身边六人,冰冷的声音再次出现,让六人身躯一震,不敢上前。

阵阵山风吹过,张毅满头黑发乱舞,冷峻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血红的双眸,也如一潭深水,不明其想法。

张毅斜提灭神,浑身血雾冒腾,一时,无人敢靠近其左右。

“魔人,今日我便屠了你!”一声高喝,百花派一弟子搅动手中长剑,向张毅挥舞而来。其余五人,也是一声大喝,压下心中慌乱,围了上来。

“既然你们执意要寻死路,那便怪不得我!”这些,本来只是普通弟子,修为也就在引气境界,远不是张毅对手,此刻,张毅身上血雾涌动,如血色修罗一般,霸道无人能匹,气势滔天,震慑的身边之人难以行动。

“嗡!”一声轻鸣,一剑,便有六道血光乍现,随即,六人倒地,张毅一脸冷傲,一步踏下,大地,似乎也为之颤抖。来到六具尸体之前,略作犹豫,血雾便笼罩开来,片刻时间,地上,留下的是六个干枯的躯体。

这边的动静,不管是正道门派,还是魔门天邪教,都是心惊,个个视张毅为魔神,无人敢靠近。

张毅也乐的悠闲,信步走着,冷眼看着一个个倒下之人,便从旁路过,将血雾吸收。一边吸收,一边炼化,张毅的体内,已经出现了四颗血珠,这还是张毅竭力炼化的效果,体内汹涌澎湃的真气冲击,让他难以忍受,但是,他不能表现不适,隔断了对

血气的吸收,疯狂的炼化着体内的血珠。

“当!”一声震天巨响,一柄长剑飞落,接着便是天闲子的怒喝之声。

“天邪教,没想到你心机如此之深!”

张毅闻声,扭头看去,只见天闲子手中长剑脱落,有两人将其围住,两人中,有一人,正是跟随在宋秀平身旁的天邪教长老,另外一人,张毅不知是谁,但是看他身穿天邪教弟子的衣衫,定是早先藏身弟子之中,突然发难,将天闲子手中长剑击落。

“一剑平天,也不过如此,少了手中长剑,我看你拿什么与天平?”那刚出现的人,十分狂妄,看着天闲子,甚是不屑。

“没想到,天邪教的魅影双怪,居然也会使这等手段。”对于手中长剑脱落,天闲子似乎并未在意,而是看着前方的两人,刚毅的脸上,带着浓浓杀意,无边的怒火,几乎要烧尽天穹。

“嘿嘿,天闲子,今日我就看你这一剑平天,到底有何能耐。”说话只见,魅影双怪手中出现分别那种一刀一棍,挑衅的看着天闲子。

“你们当真以为我无剑,便不能奈何的了你们?”天闲子微微怒笑,随即开口:“一粒沙化剑,我可辟地,一棵草化剑,我可斩天。”说着,伸手一抓,一株花茎落入手中,刹那,辉光万丈,无匹剑气弥漫,逼退身边一丈内的人。

魅影双怪脸色大变,连连后退,他们感觉,天闲子所发剑气,可轻易将他们二人斩杀。一剑,只需一剑,他们便会被斩成两半。

“魅影双怪,今日,你攻百花派,那么就留下来吧!”一声怒喝,巨大剑影出现,逾越百丈,带着毁天地,灭苍穹之威,横扫而下,一剑,神泣鬼嚎,一剑,天地黯淡。剑影所过,尸骨遍地,被强大剑意撑碎的天邪教弟子,足有百人。

“天闲子,没想到你已经修炼到了万物皆为剑的地步!”声音有些慌乱,甚至有些颤抖。但是面对天闲子的一剑,两人无力躲闪,只能抬起手中的武器,竭力抵上。

“轰!!!”轰鸣声响,刀毁,棍折,魅影双怪喷血倒飞,而天闲子傲然立于虚空,手中花茎丝毫无损。

“纵然我手中无剑,但我心中有剑,一样能够让你们葬身剑下。”傲视天下,睥睨寰宇的气势,让魅影双怪无力动弹,两人,设计良久,想要除掉天闲子,最终,却也是落得两人重伤。

而天闲子剑两人没有应答,伸手一抓,远处长剑飞来,轻蔑扫过魅影双怪。

天闲子此举,意味甚明,剑,我一样能够取回,但是,斩你们,不用剑,一样能行。天闲子的举动,让原本脸色阴沉的魅影双怪,转瞬变的惨白。

天闲子仗剑前行,踱步来到魅影双怪身前,寒光闪过,对着两人喉间挥下。

“当!”一声轻响,接着是一连串的轰鸣,天闲子连连后退,长剑舞成网,向前罩去。

天闲子身边,黑影转动,让人看不清到底是何人。

“轰隆!”如磨盘落下的声音传出,天闲子脚下一滞,咳出大口鲜血,那黑影停了下来,眼神阴霾,如鹰猎食,两股辉光,看向天闲子,整个人,笼罩黑雾之中。

“是你!”天闲子震惊,一脸骇然,似乎,前方之人,让他有些不能平静。

“桀桀,天闲子,我们又见面了!”一阵怪笑,来人伸手一挥,一阵狂风刮过,将魅影双怪送了出去。

“你······你不是已经死去了吗?”天闲子惊魂未定,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镇静。

来人并未答话,一阵怪笑,身上黑雾翻滚,遮蔽了天日。

天闲子与来人僵持,身边,却已是人间地狱。

天邪十老,魅影双怪,拦住了慧禅与无为道人,李逸尘几人,围住秦瑶,虽不能敌,但是能够阻挡一二,宋秀平迂回相助,让百花派一方损失惨重。

大战,异常激烈,不断有人倒下,片刻时间,天邪教人数的优势突显出来,稳稳占据上风,百花派一方,节节败退,呈一边倒的趋势。

张毅将体内的血珠炼化,修为已经踏入聚灵四层,游走战场,再次吸收着血雾。

“天邪教,你们都是卑鄙小人,一声厉喝。”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剑鸣,张毅心惊,扭头看去,只见秦瑶连连后退,身上遍布伤痕,宋秀平手提长枪,如蛟龙出海,招招阴狠,欲取秦瑶性命。

百花派,形势不容乐观,凭借天邪教出现的实力,想要将其覆灭,只是时间的问题。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