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大帝修仙

第39章 无间道 山雨欲来风满楼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十九章 无间道 山雨欲来风满楼

?祖母去世,贾谧自是入主丧务,一切仪制,格外丰备,皇上更是厚加赙赐,且有诏令礼官拟谥。自棺殓至丧葬,京城中权贵富豪不伦生前是否相识,皆有随扎,且十分丰厚,此后却都一一落入贾谧腰包。

“娘,李公公已经来了消息!”贾谧一身白衣,正处大丧守孝期,已辞去了所有官职,其母贾午更是泪眼婆娑,形神都消瘦了不少,但一看到四周无人之时,又是神采奕奕,瞬间就换了个人。

“我们在东宫布置的眼线都不是已经被调走了吗?那李公公也不是被调离到后园了吗?”贾午反问道。

“那小畜生本以为把身边宫女太监换了遍,我们就拿他没有什么办法了!岂不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李公公在她宠妾那里已经布置下一根眼线,不必皇姨娘那里陈舞那贱女差多少!”贾谧回道。

“那小畜生怎么样了?现在有什么大动作!那老不死走了后,他肯定十分害怕,东宫内调了大量守卫!”贾午立即问道。

“他知道奶奶仙逝后,却并没有什么过大的反应,根本不知道马上就要死到临头了。虽不是每日莺歌燕舞,醉生梦死,却****无比。听说他暗中找了打造了一张二丈多宽的大床,夜夜逼迫那三女和其同被而眠,**秽语整夜不歇。他还暗中叫王保给他找了10多个男宠,白日大多和他们厮混在一起,暗中做那苟且之事。心中本没有多少墨水,还学那文人骚客吟诗作赋,他那些妻妾随从也在其权势**威下极尽溜须拍马之才,恭称其才不弱左思、潘岳之下。”贾谧兴奋地说道。

“哈哈,看来去年他所现随时朝省,尊敬师保,减省杂役,去奢从俭,修德进善等现象只是假象,故意做给天下臣民看的,这才多长时间就狗改不了吃屎,幸好死活没答应玉凤那死丫头嫁给这小杂种。只是奇怪的是东宫那些老不死为何不进谏,视而不见,让其胡作非为?”贾午又问道。

“听李公公说,这小畜生十分狡猾,这些事都是暗中行为,在那些老臣面前表现的却十分恭敬,这些老臣也有耳闻,却没有任何把柄在手,无凭无据,也只能听之任之!”贾谧回道。

“看来这小畜遮掩的道是十分周密,生怕这朝廷内外知道其暗中所为,我们要抓其言行举止把柄,让天下皆知,也十分困难。这小杂种又生了小小杂种,一时却也无法拿出让朝廷内外信服之由废黜其太子之位。”贾午叹气道。

“娘亲却不必为此担心!”贾谧突然轻声道,手掌如刀抹向脖子,作出砍头状。

“上次已经尝试过,只是让那小畜生逃了性命,无奈其背后有高人护卫!”贾午也轻叹道。

“娘亲难道忘了,那黑啸仙长,孩儿这几月正好在守孝期间,身无片职,正好去请仙长下山一助,那东宫虽然历来守备森严,千军万马,却也难挡仙人,让其不知不觉中,再也醒不来,从此这太子之位还不是慰祖的,这天下也变成了我们贾家的天下!”贾谧兴奋道。

“这黑啸仙长,当年曾听父亲提过,虽欠我们贾家一个人情,只是这仙人性格怪异,只怕难以御使。”贾午担心道。

“这个娘亲也放心,这仙长虽不好黄金美女,但当年他所寻之物,这几年我也暗中搜寻,有幸找了几件,想他不会不动心!”贾谧十分肯定道。

……

“刘大人,今日本王找你有喜事相告!”林易对东宫左卫率刘卞道,伸手递过一张信贴。刘卞字叔龙,东平须昌人。他是军人子弟,生性正直不爱多说话。因此年轻时候仕途不畅,后幸蒙张华赏识,逐渐升任散骑侍郎,并州刺史,前年刚进京入朝任左卫率。左卫率为东宫左、右、前、后四卫之首,统领精兵上万,为东宫最重要武将。

那刘卞虽已年仅不惑,剑眉虎步,孔武有力,他抽出信贴,却原来是封举荐信,匆匆一瞥,已明白其中之意,连忙惊道:“承蒙殿下厚爱,只是臣实不愿离开东宫,更不愿去那后军!”

“此是为何,此次贾谧回家守孝,退下这后将军一职,这是难得机遇,后军为守卫京师之主力,位高权重。本王已修书一份,想那张大人也算本王师尊,应该卖本王一个面子!”林易不解道。

“那后将军虽比左卫率高了一级,只是臣年轻时和那贾谧多有冲突,十分鄙夷那贾谧所作所为,因此和其甚有隙,况且那后军上下军官早被其收买,皆为其心腹,臣只怕是孤家寡人,无兵之将。况且殿下待臣不薄,臣愿一直跟随殿下左右!”刘卞的脾气更是军人性格,直来直往,丝毫不拐弯抹角。

林易却十分欣赏这直来直往的性格,也不学那文人绕弯子,直道:“本王现处境刘大人应有所耳闻,虽每日勤政朝省,尽心尽孝,却不得父皇母后宠爱,更有佞臣屡次馋陷于本王,只怕终有一日地位不保,而殃及东宫属臣前程性命!”

“臣愿誓死追随殿下,况东宫精兵数万,殿下一声令下,无论刀山火海,臣愿一马当先,披荆斩棘,万死不辞!”刘卞跪在地上厉声道。

“刘大人快请起!”林易连忙扶起刘卞道。从那司马遹的记忆中,林易知道这刘卞是可以值得相信之人。只是这左卫率掌管东宫军权,其位太过重要,定要确保万无一失。林易暗中观察了多日,又确定亲自一试其心,此刻总算踏实。

“叔龙,本王早已视你为心腹,无奈这东宫地位尴尬,一有风吹草动就传到了**耳力,因此本王平时虽有封军数万,除了身边那些护卫外,却不敢馋涎半分,深怕受那些歹人进陷!”林易直接称刘卞字号,叹气道。

“臣明白殿下担心所为何,只要殿下不为这世名所累,有这东宫数万精兵为助,天下谁可若奈何!”刘卞直接道。

“看来叔龙心中早有妙计!可否告知?”林易问道,看来这天下臣民虽不敢直言,却把朝政早已看得十分通透,都知道惠帝只是个傀儡,朝政早已把持在贾后一党手中,只是敢怒而不敢言。而刘卞所担心的正是林易被这世俗所谓孝道而所累,逆来顺受,最后终被剿除殆尽。

“俗语道,害人之心虽不可有,防人之心却不可无,殿下虽贵为太子,天下诸侯王之首,共拥三军3万余人,只是若论战力甚至不如那些王爷,主要是军中将官多为贾后一党,况且多为老弱病残,军备又十分落后!”刘卞心中早有千言万语,今日终得太子赏识,真是口若悬河。

“知我这真莫若刘大人矣!不知道刘大人有何妙计?”林易插嘴道。

“夫用兵者,贵精而不在多,而在于天时、地利、人和,一切运筹帷幄之中,此三百人,便可当三千人,甚至三万人用。特别是皇宫大内之中,只需数百健卒,再有几可靠黄门打开宫门,控制那皇宫中枢,天下莫不可为……”刘卞胸有成竹,滔滔不绝道,把自己心中多年的积蓄感慨一掏而空。

西晋建立初期,司马炎的实力压不过外姓士族,君臣实力对比,是明显的君弱臣强,同时吸取曹魏没有分封宗室诸王,致使政权最终落入异性之手的教训,因此司马炎为了巩固司马家实力,大封宗亲,一次性就封了二十七个王爷。司马炎的叔爷爷、叔伯兄弟,侄子等大多都封为了王爷,后又陆续加封,把自己所有的儿子都封为王爷,司马炎在位前后晋朝共计封了57个诸侯王,这王爷真是太便宜,成了白菜价,有饷又有兵,也为天下大乱埋下了祸根。

西晋的皇族王爷们的封地有一个专门称谓,就是国,一个国的大小,一般就是一个郡、一个县大小。泰始元年,又制定了王国置军的制度,按照封地纳税人口的多少,将封国分为大、次、小三等,不同级别可置不同数目的军:大国享受两万户人的赋税,有平原国、汝南国、琅邪国、扶风国、齐国等,设上中下三军,共五千人,中军两千,上军和下军各一千五;次国享受一万户人的赋税,有梁国、赵国、乐安国、燕国、安平国、义阳国,设上下二军,共三千人,上军下军各一半儿;其余的就是小国,享受五千户人的赋税,只设一军,为一千一百人;因为在朝廷里任职不能去经营封地的,大国设治安军一百人,次国设八十人,小国六十人;其他外姓人封地的规制,都参照亲王里的小国来执行。

司马遹自小就受那司马炎厚爱,当时有望气占卜的人说广陵那个地方有天子气,武帝便封司马遹为广陵王,食邑五万户,设三军万余人,惠帝即位后,封为太子时又增设兵万余人,元康年间又被张华、贾模等大臣奏请增设三军6000人。

“刘大人所言甚和本王之意,本王现虽名属三万余人,真正能用又有几人,其他不过是绑架本王的桎梏,因为本王命你暗中从中整合选拔一批新军……”林易于是轻声对刘卞耳语道。

“臣此时总算明白殿下苦心,殿下请放心,臣必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只是这若想让那朝野知道,这银两却必须我们自己出,这可不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刘卞的主义终被林易采纳,自然十分欣喜道。

“积财千日,用在一时!恐怕不久之后,本王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平时你们看那王敦吃香喝辣不是十分羡慕吗,此时却可宰这土豪一次,这所有花费都算在他那大市的账上!”不知何时,王敦也出现在林易身旁,林易笑眯眯地指着他道。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