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大帝修仙

第27章 见真情 撇开心扉两相知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十七章 见真情 撇开心扉两相知

?“你…都知道了?什么时候开始的?”沉默了片刻后,陈舞终于又问道。

林易跟着道:“是的,从那天晚上就已知道!”

“我真傻,以为一切都毫无破绽,还在自以为是地演戏!想是你的魂魄吞了那妖道残魂,继承了他的部分记忆,我竟然没想到。难怪这么多天来,你一直不碰我,甚至躲着我!是啊,我是个狐妖,任谁听到不害怕,人妖殊途,势不两立……”陈舞竟一时凝咽,梨花带雨。

林易一时心软,忍不住更抱紧了她。

但看怎么回事,怀中突然怎么抱了个狐狸,原来那陈舞被捆妖索缚住能坚持到现在已是硬撑,此时突然又心境大惊,就现成了原形。

“原来狐狸真的会流泪!”

林易一看,这狐狸全身白如雪,只是那后背上的伤口依然触目伤心,他连忙撕块衣布绑上,那右腿上的金色圆环已嵌入肉中,他却怎么也拉不下来,反而好像更弄痛她了。

“这样更好,我还愁怎么把你带回宫呢,这下直接藏在本王衣袖中就行!”林易对着白狐道。

城内已经到处都是守卫,林易只有找一暗处躲避。他知道那两人肯定在东宫附近守株待兔,等着陈舞自投罗网,因此只能等待寅时开了宵禁后方可回宫。

“咚咚……”随着一阵晨钟响起,意味着已到寅时,开禁通行,洛阳城门也已开启。虽然街上依然只是熙熙攘攘的几个人,林易终于可以大摇大摆地来到街上。东宫城门虽然也已经开启,林易却选择了一个避静处跳墙进入。毕竟林易所见所为太过惊世骇俗,超出了常人理解范围,东宫又是人多眼杂,不想让那些守门侍卫和太监们看到。

“师妹,看来我们得回去了,已经开宵禁了,那妖狐依然没回来,看来是逃到邙山!这皇家规矩向来十分苟可,她若一夜未归宿皇宫,恐怕今后就无法再踏入东宫大门了。”黑衣男子和那黑衣女子依然守备在暗处。

“东方已经破晓,天已蒙蒙亮,虽然我们没抓住那妖狐,但是师门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黑衣女子也跟着道。

“师妹,放心,我们那捆妖索可不是普通法器,以那妖狐的行为肯定解不开,她早晚还是逃不过我们手掌心!”男子又道。

“那可是师门专门为抓捕这二妖而赐下的重宝,我们可不能丢了!”女子又提醒道。

“只可惜那属于先天法器,无法被炼化,不然就可追踪到此物和那妖狐,不过主要我们抓到那妖狐,自然就得到这捆妖索,师妹却不要担心。”男子也跟着道。

“不对,那边城墙怎么有个黑影一闪而过!”黑衣女子突然警觉道。

“我也看见了,早已搜索到那人身上无任何灵力波动,只是个普通凡人。我们即使想追也已经来不及了。”

“一丈高的城墙,一跃而过,凡人能把轻功练到如此这般,如没十多年苦修很难,我们也不过勉强做到!”

“莫非是那妖狐同党?如此就大不妙!”

“不怕,即使如此,东宫守卫森严,我们只要引起他们骚乱即可,交给他们自己办!况且我们的任务又不负责东宫守卫安全,只要不是妖灵为非作歹,我们也无法插手。”

“殿下,微臣护驾来迟!”许超带领一对护卫急匆匆赶来。幸好林易一进入东宫后,立即脱去身上夜行衣。

“这,到底怎么回事!”林易反问道。

“我刚听到这里有巨响,以为是刺客来袭,想不到是殿下在此。只是殿下为何身边不带一个护卫,若有任何意外,微臣真是死不足惜!”许超又解释道。

“本王听闻那刘琨和祖逖二位大人为了报效国家,他们在半夜一听到鸡鸣,就披衣起床,拔剑练武,十分刻苦。大晋能有此人才,本王甚为欣慰。况且今日月光甚好,鸡鸣早已三遍,本王方才起床,闻鸡起舞本王甚不如刘、祖二位大人。”林易说道,不知何时,手里也多了一把长剑,用力向前一刺,发出一声刺耳剑鸣声。

许超此时方明白原来是殿下的练剑声音,剑法本是飘渺灵动、俊逸潇洒,只是想不到在殿下手下不仅没有什么招式套路,却变得如同一只狼牙棒,猛虎下山,刚猛异常。一把剑能舞出刀的招式和气势,把刀法用剑打出来,确实不简单。不过许超作为东宫护卫中郎将,太子贴身侍卫长,对太子早已见怪不怪,佩服得五体投地。自从太子纳了江统大人的五谏后,对歌舞宴酒没了兴趣,转成了对骑马习武十分喜爱,平日一有空就这这些护卫陪他一起对练。更让许超更惊叹的是,太子在这方面竟然十分有天赋,简直是个天才。许超却不知道,这其中原因其实是因为林易修炼这彭祖心经,修为到了筑基练己小成之境,练起任何凡人功夫都是触类旁通,事半功倍的效果。

“来,许将军也来陪本王练练吧!”林易又对许超道。

许超赶紧行礼道:“微臣早已不是殿下对手,万万不敢!”他自认自己是有一身蛮力,他感觉到太子面前还是差远了。刚开始林易找他过招,为了不伤害到太子,他只有了五成力,后来随着太子一天天的进步,他逐渐加到六成,七成……直到最近他已经用到了十成,用起了平生所学,可感觉已经不是太子对手了,若不是凭着打斗经验丰富,以巧计周旋,他早已一败涂地。最重要的是,每次比试后,他感觉到虎口发疼。这也难怪,太子的剑法没有什么招式套路,全靠一身蛮力,每一次对招都打得他手臂发震。

林易又连忙道:“好了,你们下去吧,我对你们的反映速度很满意,不过近日宫内外多传侠盗王十二,登门入室,洛阳权贵人家深受其害,东宫守卫还要加强!”

看着他们走后的背影,林易心中的一颗石头总算落了下来。那两人不敢追进东宫,却阴了他一下。只是他们万万想不到这人却是东宫之主。

寝宫外那宫女翠红和翠绿还在睡梦中,鼾声不时传来。幸好林易辞退了大部分的宫女太监,只留下两个宫女,不然这个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他还真难神不知鬼不觉再进入寝宫。

看着这怀中熟睡中的白狐,林易却一时却犯难中。陈舞在东宫中消失不见却好解释,只说是到赵太妃那里省亲即可,可是如何把一只狐狸再变回常人,可不能在自己寝宫中一直藏一个白狐。那赵太妃是个鹿精,又是其师姐,定可知道办法,林易决定今日早朝后就去找赵太妃。

“殿下,谢谢你!”林易刚想躺在**休息,脑子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那是陈舞的声音。

林易睁开眼睛,却见那白狐双眼正望着自己。“是你?”林易对着白狐道。

那白狐却是能听懂人音,朝林易点点了头,紧接着脑海中又传来声音,“殿下,希望这件事不要让我师姐赵太妃知道,她虽外表柔弱,性格却十分刚强,若是知道,定会为我去报仇,她修为并不我高多少,那两人修为虽不如师姐,却是名门大派弟子,有师门重宝护身,且那伙人却早有准备,正好自投罗网,中他们诡计。”

“想不到你深受重伤,依然一心想着他人!”林易心中想不到这妖狐竟如此重情重义。

“可你的伤怎么办,如何才能恢复原形?”林易又反问道。

“天亮后,请把我放到城外,我回到师门后,师父自会帮我解掉这捆妖索!”林易脑中又有传音道。

“那两人早在城外布下陷阱,等你自投罗网,况且千山万水,你又深受重伤,即使躲过那两人,还有无数猎人,路上何止千险万难。”林易又道。

“如何解开着捆妖索,不如告诉我试试看,即使不行,我定会找人护送你回师门!毕竟此事说到源头,还是因我而起,我若不破了你元阴,你修为怎会大降,那两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是你对手。”林易顿了顿又道。

却见那白狐默不作声,泪眼婆娑。;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