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神行大帝

第6章 勇搏火蜥蜴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六章 勇搏火蜥蜴

入场前,钟天将全部身家扔进了赌注箱,缓步迈进了斗兽场,穿着薄薄轻纱的少女又一次迎了上来。

“奴隶对战一阶妖兽,想发财的下注咯~”轻纱少女柔媚的声音响起。

狰狞的面具也难遮掩钟天瘦弱的身躯,当四米多长,浑身赤红的火蜥蜴,凶神恶煞出现在牢笼的时候,看客们轰的笑了出来,哪里还会迟疑,纷纷出手投注,很快,钟天输的赔率就从一比五飙升到一比十!

“死亡角斗正式开始!”

话音未落,牢笼消失在空气中,火蜥蜴根本没把眼前的小豆芽放在心上,踏着地面,巨大的身躯直撞钟天。

钟天闪身飞退,躲过火蜥蜴必杀的一击,后者咆哮着甩动尾巴,硫磺的恶臭伴着风声扑面而来!

“神行!”钟天低喝着,陡然加速,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原地,几乎在同时强壮的蜥尾呼啸扫过他刚刚停留的区域。

“难道是他?”

看台上苏龙眼中疑惑的盯着钟天,不过很快还是摇了摇头,即便青冥追风步再易入门,也是荒阶上品功法,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突破到第二境界?

火蜥蜴一击未中,狂暴的喘着粗气,角斗牢笼内的温度急速的攀升,钟天警惕的退后两步。

“昂!”

怒吼声中,火蜥蜴大嘴一张,一团碗口大小的火球呼啸而出,炙热的温度瞬间让空气剧烈翻滚,一切都变得有些朦胧。

钟天急忙闪身,可还是慢了半步,炽烈的火球擦着发梢而过,毛发的焦臭味随之升起。

连续两击都未命中,看客们颇感意外的打量着钟天,那些下了重注的更是破口大骂。

“跑尼玛,快点死去!”

“烧死你丫的!”

场上,钟天已经没心情打理那群家伙,发足狂奔,一刻也不敢停留。

从火蜥蜴出现,他就有种错觉,似乎这家伙的神识一直在锁定自己,无论怎么跑动都躲不开。

轰!轰!轰!

火球连续不断的从火蜥蜴嘴里喷出,半柱香的功夫,原本就不大的场地被炸得坑坑洼洼,钟天身上的衣衫更是被烧的焦黑一片。

从始至终,钟天拎着的锈剑从未出手,只是不停的奔跑,看客们的耐心被消磨殆尽,到处都是讥讽和怒骂声。

不少看客更是拿出手帕,愤然向斗兽场内丢去,一时间半空中到处都是飘舞而下的布片,蔚为壮观。

钟天的鹰隼般的眼眸紧盯着火蜥蜴,脚下不停歇的奔跑,每次狂奔到体力近乎耗尽,净水瓶就会流淌出一道清凉的能量,带走钟天体内的疲劳,否则早已经精疲力竭,成为火蜥蜴的美食。

讥讽笑骂声几乎要将斗兽场掀个底朝天,钟天忽然扭动身子,迎着呼啸而来的火球冲向火蜥蜴!

“这逗比傻了?”看客们不由一阵讶然,想不通这个胆小鬼想做什么,纷纷瞪大了眼睛。

钟天就如同惊涛骇浪中的舞者,不断加速冲刺,急速变换身形,连续留下一连串的残影。

火蜥蜴被猎物彻底的激怒了,四肢抓地,散发着硫磺恶臭的大嘴用力的喷吐着,火球接二连三向冲天轰去。

急速的闪避虽然躲过火球主体,但飞掠而过的赤红尾焰,依旧无情的灼烧着钟天瘦弱的身躯。

血肉烧焦的恶臭瞬间四下弥漫,钟天半边身子几近碳化,却恍若未觉,眼神愈发坚毅,速度不降反升。

三米,两米,一米...

火蜥蜴凶恶的小眼睛中闪过一丝困惑,甚至在怀疑自己喷出去的到底是不是火,又或者眼前这个家伙是不是人类,下意识的又喷出一团烈焰!

在火球离口的瞬间,钟天猛的伏低身子,振臂抖剑,锈剑化作一道流光没入火蜥蜴的血盆大口!

嗷嗷!

惨嚎声骤然绽放,火蜥蜴疯狂的扭动身躯,钟天力道用老,躲闪不及,被尾巴猛的抽飞,破布袋子一样撞在牢笼边缘,跌落尘埃,哇的吐了一口鲜血。

看客们霎时间愣了,斗兽场难得寂静了片刻,紧接着叫好声冲天而起,到处都闪烁着打赏的光芒,要求回放的声音不绝于耳。

五行阵法师催动海市蜃楼珠,将之前精彩片段连放了十多遍,直到钟天摇摇晃晃站起身,才意犹未尽停了下来。

“神行!”

看了眼兀自痛苦翻滚的火蜥蜴,钟天低喝一声,积聚身上仅剩的元气,陡然加速,如同魅影般略过,血光迸射中,精钢匕首狠狠的刺入它的眼眶!

“嗷...”火蜥蜴惨嚎一声,巨大的身体扭动了片刻,猛的一挺,躺在地上僵直不动。

呼啦,看客们兴奋的站起了一大片,包括那些赌输的看客,都倒竖着大拇指高呼起来。

“斩首!”

“斩首!”

有了上次的经验,钟天等了片刻,确定火蜥蜴确实死透了,才拖着疲惫至极的身躯来到近前,拔出精钢匕首,用尽吃奶的力气才砍下头颅。

正准备站起身,忽的血肉模糊中隐隐透露出赤红色的光芒,钟天用匕首一翘,一个浑圆赤红的珠子滚了出来。

“妖丹?”薄纱少女讶然的捂着朱唇,重新打量了一番钟天。

拥有妖丹的妖兽都是强悍的存在,加上强壮的身躯,这头火蜥蜴击杀一纹斗兵都不成问题,现在竟然死在一个瘦弱、无纹的奴隶手中?

俯身捡起妖丹,钟天艰难的迈步向外走去,每走一步,几近碳化的肌肤都会龟裂,露出翻滚的血肉,殷红的血液顺着伤口不断的滴落。

钟天眉毛挑了挑,反倒咬牙加快了脚步,在外边还有一个承诺,在等他去完成!

出了斗兽场,孙头拎着黑布包早早等在那里,见钟天走了过来,笑道:“行啊小子,一场角斗赚了四千三百多铜钱...”

“要不是孙头的帮忙,恐怕我可没命站着出来!”钟天强忍着痛,打开包袱取出了四十两银子,将剩余的钱递了回去。

孙头不由得被大手笔震住了,算上本金,包里可是有近八百枚铜钱,足抵得上他两个月的薪水。

“好小子,算我没看错你!”孙头用力拍了拍钟天的肩膀,哼着小曲走了。

马上要到拍卖时间,钟天顾不上包扎伤口,扯去残破不堪的上衣,快步向奴隶拍卖场奔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