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类神

第7章 翅膀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七章 翅膀

中国,平阳。

上次晕倒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李真的生活可发生了不少变化。

他从刘姨那搬了出来。

之前他和齐远山住在烧烤店后边的储藏间里——这里原本是刘姨两口子初创业时候的住所,后来他们在城里买了房子,这屋子就改成了储藏间。等齐远山和李真来了,又收拾了一遍、加了一张高低床,变成俩人的卧室了。

那天出了医院,他总算打消了刘姨再走一家的念头,让齐远山搀着回了店。

之后他告诉刘姨怕自己的“皮肤病”传染给齐远山,想要自己出去找个房子住。齐远山当然表示强烈的反对,然而刘姨最终还是答应了。

想一想,原因挺简单——虽说刘姨也把李真当成自己的侄儿,但终究没有远山那样亲,担心传染倒是真的。

李真并没有往心里去。亲疏有别这种事情是人之常情,假如由此心生芥蒂,那就是自己不明事理了。

最终他在离烧烤店二十分钟行程的一片老旧住宅区里找到了一间房子。那里算得上是城中村——实际上这个区原本就紧挨着郊区——基本都是同样的飞檐青瓦房。房子不大,带了个小院,院子里有一口抽水井,种了一棵梧桐树,树底下放了一张小石桌、四张残破的小石凳,环境看起来相当不错。

齐远山羡慕得直叫唤,说也要搬来一起住,却挨了刘姨一巴掌,斥责他浪费钱。

房主是烧烤店的常客,刘姨帮李真把价钱讲到了一个季度一百八十块、免了押金。

实际上这院落是房主家的祖宅,放在这等拆迁。他说租出去就为了养个人气,于是又帮他装了个热水器和空调。

跟刘姨和齐远山忙活了大半天之后,小小的院落已经焕然一新。李真躺在炕上,想着齐远山临走时的那句“真羡慕你现在就住上了别墅了”,不禁笑了起来。

炕上铺了一层厚厚的海绵垫子,被褥都是新买的。

对面的墙壁上挂着电视机,虽然有点老旧,然而质量还不错。左侧的窗边放着电脑桌和一台老式电脑。房主的儿子说玩游戏不成,但是看看网页还没问题。

外间以前是锅灶,四十年前就拆掉了,改成小客厅。旁边带了室内卫生间,用不着去公厕。这样的条件搁在市中心,他可负担不起。然而在这儿一切都那么顺利,顺利到令他的心情也慢慢好了起来。

不过之所以为自己置办了这些,可不是因为什么“怕皮肤病传染”。

他清楚自己的身体在发生什么变化。那天医院里发生的一切都证实了自己的猜想——X光片上面的两个骨头疙瘩……肩胛骨那个长出来的白毛。

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

自己在长翅膀。

纵然他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人,但这样的事实仍旧令他感到浑身一阵战栗。

在坟墓里恢复了意识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处于不能动、不能说、不能看、不能听……只能清醒着的状态。

他不知道为何自己的身躯都已腐烂,头脑还能思考。生病住院时的那种生机仍在,却微弱得可怜。

他那样躺在黑暗之中煎熬,那种痛苦超过了他想象力的极限。他最怕的是自己就这样清醒着、一直清醒着,也许过了三年五载,依旧是这样清醒着——连结束自己的生命都做不到。

可怕的痛苦持续了不知多久,直到一只什么动物钻了进来。

获得自由之后他检查过自己的棺木,得出的结论是,那是一只老鼠。

便是这只老鼠拯救了他。

这小小的哺乳动物爬上了他的身体,而后便像是陷进了泥沼里。腐烂得像是稀泥一样的身体紧紧包裹住了它,从融化掉第一层皮毛开始,那力量变得越发强大,直至将它消化得干干净净。

李真终于感觉有了点儿力气——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了。

然而那种感觉……

他忍不住皱了皱眉。从那只老鼠开始,直到遇见于清清,期间发生的事情足以令他再仔细回想的时候,把自己的胆汁吐个干干净净。

也是多亏那小女孩,他用不着再在坟墓里守株待兔。小姑娘一共带给了他四只鸡、六块猪肉,还有一条死蛇——真不知道那个小姑娘哪来的那样大的胆子。

回想起这些事情来,李真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如今这具强健有力的身躯……便是依靠着那些东西慢慢生长而来的。

他并非吃掉了它们,也并非单纯地融合了它们。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体似乎以更加深入的方式将它们转化为了自己的一部分,甚至包括了……

手臂上的白鳞——那是因为那条蛇吧?

背上正在生长的双翼——那是因为那几只鸡?

至于其他东西,为什么它们的特征没有在自己的身上显现出来,他思考多日之后勉强得出了一个并不那么令人信服的答案:因为它们都是哺乳动物。

正是这个原因,让他不得不搬了出来。因为他能够感觉得到,背后的刺痒酸痛已经越来越厉害,就好像里面的东西要将皮肤撑裂。

它们要生长出来了……

注意力一集中到背后,难受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于是他不得不从炕上跳了下来,将双臂舒展了一下。

接下来的几天,他倒是闲了——刘姨打算带齐远山回老家一趟,因为两天之后是齐远山的姥姥、也是刘姨母亲的忌日。她临走之前给众人放了个假,帮助李真搬了家以后就直接去了火车站。

李真走到小院子里。那颗梧桐的叶子已经黄了,飘飘荡荡落了几片下来,让他的心情也略微平静了些。

他从兜里掏出一盒飞云。

盯着它看了一会,咬咬牙,又走回屋子里、关上门,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跳上炕。

他打算证实自己的另一个猜想。

脱掉了上衣,他打了哆嗦,于是又打开了空调。环视四周、拉上窗帘。

再三确定没有什么遗漏的细节之后,他抽出一根烟来叼在嘴里,咔哒一声响、点着了它。

狠狠地吸了一口,将香烟丢在地上,一把抓起毛巾团成团,咬在口中。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