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不死武帝

第19章 丹药当零食的小姑娘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十九章 丹药当零食的小姑娘

“你……?你为什么要杀锐哥哥?”李彤反应过来,悲痛地盯着苏教官道。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跟你也没关系。”苏教官显得很平静。

“我要杀了你。”李彤手持匕首向苏教官冲去。

可她哪是苏教官的对手,一会儿便被打倒在地。她还想再起来和苏教官打,苏教官喝道:“住手!”

苏教官接着道:“你不知道他的身份,我也不便告诉你。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自从他踏入武道的那一天起,他已是必死之局。就算我不杀他,别人也会杀他。”

李彤坐在地上哭道:“你胡说。”

苏教官冷冷地道:“信不信由你。”

李彤坐在那里,想起这次历练沈锐不知多少次出生入死救了自己,自己却不能为他做点什么,不由得万念俱灰,她突然站起来,向悬崖扑去。

“你……”苏教官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抓住,一掌击在她的头上,李彤登时昏了过去。

“忘了他吧。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苏教官叹了口气。

沈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片绿茵上,浑身湿透了,一个穿着青色衣裙的小姑娘正用顽皮的眼神看着他。这小姑娘和李彤差不多的年纪,长得玲珑剔透,一副可爱的样子。

“你醒啦。”小姑娘笑道,露出雪白的牙齿。

沈锐觉得她说话有些生硬。他坐了起来,赶忙检查自己身上有没问题。

他问道:“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啊……我叫……海琼,你从上边掉下来掉到湖里,是我救了你。”海琼眨动着美丽的大眼睛,道。

沈锐这才想起前事,苏教官为什么要杀自己?他想破脑袋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你救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位和你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跟我在一起?”他有些颤抖地问海琼道,心里直祈祷。

“没有啦。”海琼问道,“她是谁?”

“哦,她是我一个朋友,谢谢你,”他道,“我叫沈锐。”

“沈锐,嗯,名字还不错,我以后就叫你沈大哥吧。对了,你怎么那么傻啊,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不怕摔死吗?要不是我,你早就喂鱼了。”海琼道。

沈锐苦笑一声:“不是我想跳下来,而是被人推下来的。”

海琼露出惊异的神色:“怎么会有这么坏的大坏蛋?你告诉我,我帮你报仇去。”

沈锐暗笑,你这小丫头也敢说大话,忙道:“我知道你很厉害,不过这个仇,以后我自己会报,就不劳烦姑娘费心了。”

“好吧,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海琼也不强求。

沈锐突然觉得自己体内暖洋洋的好不舒服,天地灵气不断地冲击着他的皮肤、经脉。

他奇怪地问道:“你给我吃了什么,我怎么觉得全身感觉跟过去都不一样?”

海琼笑道:“也没有什么哪,就是把我每天吃的零食分了一点给你吃。”

“零食?”沈锐觉得奇怪,“什么零食?”

“就是百草丹、回生丹哪之类的东西。”海琼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百……百草丹、回生丹?”沈锐瞠目结舌。

这百草丹是四品丹药,吃来可以去除人身上的杂质,让皮肤毛孔和经脉更顺畅,吸收天地灵气也更容易。

回生丹就更贵重了,据说是五品丹药,吃了可以救治一切伤病,有起死回生之功效。这两样东西沈锐也只是听说过而已,没想到这小姑娘却说是她用来当零食吃的。她到底是什么人?

小姑娘看出沈锐的神色不对,觉得奇怪:“怎么了?”

“没……没什么。”沈锐忙道。

他突然觉得身上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似的,往后一摸,大吃一惊:“我的刀呢?”

海琼笑吟吟地道:“我只顾救你去了,那把刀掉湖里去了。”

“什么?”沈锐一把抓住她的玉手,脸色苍白,“丢……丢了?”

海琼哎哟一声,道:“你弄疼我了。”

沈锐一下清醒过来,慌忙放开她的手,脸色通红:“对不起。”

“不就一把中品法器,值得大惊小怪吗?”海琼不屑地道。

一听说中品法器,沈锐一下明白海琼是故意骗他的,因为如果没有把刀拔出来的话,是根本看不出破军刀的等级的。

“好妹妹,你快还我吧,那是我娘留给我的东西,要是丢了,以后我不知道怎么跟我娘交待的。”沈锐恳求道。

一声好妹妹叫得海琼心花怒放。

“好吧,我马上拿来给你。你这人真是的,开玩笑也开不得。”

海琼嘟着嘴从戒指里把刀扔还给沈锐。

沈锐如获至宝,对海琼道:“海琼姑娘,谢谢你了。”

海琼笑靥如花:“叫好妹妹。”

沈锐脸有些红,他毕竟初谙情事,知道这是不能乱叫的,刚才丢了宝刀,只是情急之下才叫的。可海琼却似乎不知道这其中的关系。

“快叫啊。”海琼板起了脸,似乎要生气的样子。

“好妹妹。”沈锐这声叫得不知有多别扭了,他的脸涨得通红。

“不跟你玩了,你叫得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海琼转过了头。

沈锐乘机对魂老道:“魂老,还在吗?”

魂老的声音立刻响起:“你小子吓死我了,你要是死了,我此生再无望恢复真身,报仇血恨,传宗接代,恢复我祭魂族的大业了。”

说到最后一句,沈锐笑了:“你都老不死了,那东西还能用吗?还想传宗接代?”

魂老嘟囔道:“谁说不能用的?憋了几百年,才威猛呢。”

“哈哈……”沈锐忍不住笑出了声。

海琼回过头去,见沈锐一个人在那里傻笑,不由得奇怪:“沈大哥,你笑什么?”

“没……没什么。我想到我这么高掉下来都不死,简直笑死了。”沈锐忙掩饰道。

他从空间戒指里取出在青野山获得的战利品,整理了下。金币共有几百块,灵石有十几块下品灵石,几块中品灵石,一些低级丹药。他的目光对准了林宽的空间戒指,这家伙收括地皮,应该会有不少东西吧。

他用精神力穿透禁锢往里面一看,里面果然有不少好东西。中品、下品灵石若干,一些一品丹药,差不多几千金币,甚至还有几套法级装备。

“这老家伙,这么穷,才几千金币。”其他他都很满意,就是嫌金币少了点。

“沈大哥,你身上的伤有没好?”海琼对他的这些东西不感兴趣,问道。

沈锐收起了东西,活动了下筋骨,只觉得浑身精神抖擞,四肢百脉都充满了力量,体内丹田中武气涌动,居然变成了气旋。他现在已经是一名初级武师了。丹药的力量可真是神奇啊。

他腾地一下从坐的姿势跳成站的姿势,然后摆了一个很酷的造型。

“你看我像受伤的人吗?”

“好呀好呀。”海琼拍着手跳着,非常高兴,孩子心性暴露无遗。

看到海琼这个样子,沈锐突然想起了李彤,他心里一惊,刚才一下子怎么把她给忘了,她应该不会有事吧?

“你救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位和你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跟我在一起?”他有些颤抖地问海琼道,心里直祈祷。

“没有啦,”海琼道,“既然你没事,就跟我下水去玩玩去。”

“下……下水?”沈锐有些晕,两腿直抖,他从小最怕水了。

别人一下水就浮起来,他一下水就直沉下去。这跟他是金属性身体有关,不过他却不知道。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