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商河奔流

第二十章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十章

琴仙也够邪乎的,四月天,她说要来筹办造房子了。

俗话说,‘吃了清明馃,一百二十天不停地做!’大春耕的造房子,陈省都感觉她疯了,哪有人手来帮凑?琴仙没有理会什么‘不合时宜’,拿出了一张早就拟好的材料单要他去置办。

陈省满脸疑惑,赖着不肯去,琴仙有意和他逗,顽皮地拧着他的耳朵说:“这么笨,难怪造不起房子,农忙开始了,造房子人就少,砖头、木料、石灰才会便宜!”

这样的解释出口,陈省恍然大悟,接过了她开出的材料单。琴仙追加嘱咐说:“这张单是我叫很有经验的造房师傅开出的,现在市面上参考的价格都写着,要多动脑子,不要被人骗了!”

陈省还是没有往常的爽快,撅着嘴说:“买材料等东西是这个时候便宜,可春耕大忙,没有人手帮忙,我们怎么造房子?”琴仙把自行车钥匙递给他,接上话说:“我才不要你们破朋友帮忙,我自己花钱请人!”

‘准老婆’的精明早已领教了,陈省知道自己长着耳朵就行,拿着单子准备到市面上去了解行情,他把自行车拎出门槛,看看手表说:“今天市都快散了!”琴仙站在门口嘱咐:“快散了才叫你去,又没有要你今天非得买!”

“要去一起去,你今天又没什么事?”

看着他赖在门口,琴仙一脸妩媚,轻声说:“也好,到那家饭店吃面?”

“好好!”陈省兴奋地使劲点头,很有感触地说:“现在,我对那家饭店很有感情,每次路过都要多看几眼!”

琴仙和母亲打了招呼,坐上了自行车后座,两个人沐浴在明媚的春光下一路欢歌。

两个人到了街市才知道,五亭几乎没有建材交易,必须要到其他集市去看货,他俩也不着急,在街市上转了一圈,还没到吃饭时间,就到饭店占位子,回味昨日美好记忆。

陈省到售票口,买了一长一短两片代金竹签,到提货点捧出了两碗面。琴仙不解地问:“为什么一碗肉丝面,一碗荤素面?”陈省很有感触地回话说:“我的爱就在这里定格了,‘荤素面’将永远提醒我要谦卑待你,你是上天赐予我今生的厚礼!”

琴仙感动了,她拿出手绢擦了擦夺眶而出的眼泪,对陈省说:“我很倔,很好强,以后你要多担待!”

“我会的,娶到你,我们一定会过上好日子!”陈省把筷子递给了琴仙,嘱咐道:“开吃吧,要不然就凉了!”

琴仙感觉很幸福,一切都按照自己意愿实现了,她把碗里的几颗肉夹到了陈省碗里,原本还想把肉丝面给他,可他都已经那样说了,也就不和他推辞,今后的日子很长,有的wWw.是机会回敬他。

两个人正沉浸在幸福当中,门外面的一位老妇,用愤恨的目光盯着他俩看。要在平时她早冲进去把陈省逮出来,这样不节约还了得,可今天没这么想,她把怨气洒在这位没过门的媳妇身上,到家门口也不愿到家里吃饭,哪有这样的媳妇,这不是叫自己难堪吗?

陈省浑然不知,注意力全在琴仙的身上,陈家母没有办法,伤心至极地回到家里,躲在锅灶头失声痛哭。

陈省和琴仙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面吃完了,琴仙起身到售票窗,陈省赶过去问:“你没吃饱?”琴仙笑了笑说:“相比你母亲很少吃这个吧?给她带一碗,她老人家总得来说,目前对我还是很不错的!”

陈省百感交集,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想到孝敬母亲,她能够这样已是难能可贵了。

“饭店的碗不能拿出去,我回家拿个碗来!”说着陈省一溜烟跑了。

家里的母亲还在锅灶头伤心,看到陈省回来,气得她跳了出来,正准备开骂,陈省一脸喜气地说:“琴仙给你买了一碗肉丝面,我拿个碗去装!”

这话听到了,陈家母人都激动地幌了一下,她扶在锅灶台上,只感觉胸口咚咚直跳,她都没有想到未过门的媳妇会这样孝敬她。

刚才那样伤心,现在这样激动,上了年纪的人哪经得起这样折腾。不过,肉丝面又香又可口,这里面毕竟有晚辈的心意,吃起来味道肯定不错。但老年人拘泥的事年轻人是无法想象的,激动多后的她在琢磨,是不是有人告诉她自己打那个地方经过,她过于不去才买碗面敷衍,还是她真的有孝心。

小俩口没有去理会婆婆的心事,坐在一起商议这些天事,可能的话,就走遍各个集贸市场,陈省他会开手扶拖拉机,他拍胸脯说,需要的话可以向生产队借用,有对路的材料,可以马上买下运回来。

造房子付诸实施绝对累人,陈省恨不得一分钱也不给人家赚,每天开着拖拉机,运石灰运砂土。材料备齐了,琴仙也出马了,她不要陈省那些愿意‘友情出工’的人,找来的泥瓦匠和木工师傅,一律按天付酬,她的要求很古怪,这些工匠一旦开工就谁也不许请假。

她也不住在陈家,早上由陈省骑自行车带她到五亭,晚上收工再由陈省送回家里,反而陈省为了接送理所当然地住在了杨家。两个人早就想偷吃禁果,可杨家的规矩,琴仙不敢违抗。都这个时候了,杨家老太还把他们看的很紧,为了避免‘出事’,她要女儿陪她睡,搞得琴仙很是恼火。

房子造的很顺利,干活的出奇卖力,工匠们都在回报东家的大气。

琴仙在招待方面可不含糊,开工的第一天菜肴安排的很丰盛,饭也烧得很僵,午间还加了一餐,大块肉吃大家嘴肥肚园,这样阔绰大方的东家,不使劲干那才叫不识好歹!

这样的吃法,陈家母看到了受不了,工匠们咬的好像是她身上割下来的肉,别人路过寒暄,夸奖她说:“你有福气,娶了这么好的一个媳妇!”

她不但没有高兴,反而数落说:“好什么!‘大户人家’的闺女,多要显富,那个大块大快的肉都懒得用刀多切几下,那都是钱啊!村里有人不要酬劳来帮凑,她也不要,我都感觉她疯了!她的钱可能真的多了痒痒了,怎么会碰到这么一个崔氏!”

事过几日,琴仙买菜回来,逮着陈省问:“那两个打杂的新面孔哪来的?”陈解释说:“不要工钱的,一个是我童年,另一个是要好的伙伴!”琴仙厉声厉色地说:“赶快不要他们干!”

陈家母在锅灶头实在听不下去,出来说:“他们又不要钱,陈省以前也帮他们家干过!”

“妈!你没看到,我们现在的菜越来越省了吗?买一次肉都可以吃两天,是因为他们肚子里被油腻住吃不下了,我让他们吃四餐,就是不能让他们太饿,我不让他们休息一天,也是在算计他们的肚子,现在突然来了两个干涩的胃,要多少肉去填!造房子是银山、粮山,养工匠是很大的开资!”

陈家母听后大惊失色,原来儿媳妇精明的到家,都算计到这个份上,好人被她做尽了,工匠们人人满口赞誉,她真的佩服大户人家的女儿,现在才觉得自己只够的上帮她拿烧火棍。

陈省愣头愣脑地在一旁说:“那我叫他们回去!”

“站住!”琴仙把他叫住说:“这样让他们回去,你不要和他们做朋友了?”

“那怎么办?他们是很能吃很能喝得!”

琴仙诡秘地说:“让他俩去筛选石灰,不愿干他们自己会溜的,愿意干在这里吃也没有关系,就是以后不要乱叫人了!”

“哦!”陈省点头出去了。

【注解】:崔氏,方言‘败家’的意思。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