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官道导航

第24章 关进了大神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十四章 关进了大神

小崔坐蜡了,人家不走了,你能把他怎么样?这可是上面关注的事,不让他心甘情愿的走,还不如不放。

“你到底想怎么样?”小崔脸色铁青。

“我没想怎么样,就是在思考,我为什么到这来了,我不是应该去督察办被问话吗?”宣太明闭着眼睛发话。

小崔目中闪过阴晴不定之色,随后露出苦笑:“宣兄弟,你走吧,别为难我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给我称兄道弟?你现在觉得我为难你了?把我关进来时,你怎么没觉得为难我?”宣太明睁开眼,满脸冷色:“你一个小杂鱼还不配请我走,滚回去告诉狗屁督察长,我宣太明不是你们想抓就抓,想放就放的!给我滚!”

魏金钟心底发凉,我艹,这还真是得罪了一个大神!

小崔脸色难看,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咬牙道:“行!我就把你的话告诉督察长!什么东西!”

看小崔走了,魏金钟沉思半会,讪笑道:“宣指导,我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别见怪,我这也是按命令行事啊。”

“是么?”宣太明冷冷看了他一眼:“叫送饭的小兵为难我,也是上面的意思?给我滚!”

魏金钟额头青筋直跳,在看守所,他就是皇帝老子,进来的人几个敢不听话的?可眼前这人有点不同啊,魏金钟不敢发火,哼了声悻悻的关上铁门,心里却开始七上八下,总觉得有些不好的事要发生。

小崔气愤到极点,直接打电话给督察长了“魏督察长,宣太明他,他太不是玩意了,在看守所不出来。”

魏督察长本以为人放出来就没事,但没想到还有这茬,登时有点慌了:“他为什么不走?”

小崔就把宣太明的原话说了一道。

魏督察长气得冒烟,我抓你怎么了?别说就关了你一天,关你一年你也得给我憋着!但是,齐局长那还等着回话呢。

魏督察长眼中阴晴不定,忍着屈辱的亲自赶到了看守所。

魏金钟这下真慌了,连魏督察长都来了,事情大发了!牢里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宣太明?”魏督察长皱着眉冷冷的发问。

宣太明淡淡扫了他一眼“知道还问?”

“你!”魏督察长沉声一喝:“现在,你立刻出去!我命令你!”

宣太明不咸不淡的发话:“对不起,我的上级不是你。”

魏督察长觉得自己亲自来放一个人,已经是耻辱了,这人还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心头怒火中烧:“姓宣的,别给脸不要脸!现在马上给我出去!别让我说第二次!”

既然撕破脸,宣太明也不废话了,眼神一冷:“你算什么东西?我也是你能抓就抓,想放就放的?给我滚!我就看看,老子不走你能把我怎样?”

魏督察长心头那个气啊,但是话已经放出来了,他想低声下气都不行。

“那你就继续给我等着!”魏督察长恼恨的拂袖而去,心里却在思索,该怎么给齐立国解释,人是为什么被抓到这来的,他心知肚明,但齐立国不知道啊!

“你们,想办法让他出去,不管用什么手段!”魏督察长觉得只能先拖着了,吩咐一下魏金钟,反手打给齐立国。

“齐局长,宣太明同志的问题我们已经问清楚了,已经放他了,他马上就能回去。”

齐立国嗯了声,就打给了王区长。

王区长知道后,表示知道了就没动静,他打一次电话给招商办,已经是够跌份,再打就真不像话了。既然出来了,秋阳君那边很快就能接到通知。

然而,这一天的下午,秋阳君打电话来了。

“王区长,你们是真的没诚意吧,我从早上等到现在也没见到他打电话来。”

王区长心里那个恨啊,你宣太明是真不把我放眼里还是怎么着?

但是打电话到招商办,人家压根都没回来!再打宣太明电话,还是关机状态。

王区长心说,姓齐的,你不会忽悠我吧?

齐局长接了王区长的电话,登时坐蜡了,这回不打电话了,直接去了督察办。

“魏督查,你们什么时候放的人?”

魏督查正在联系看守所那边,看弄得怎么样,哪里会知道齐局长居然为了这个人亲自到他的办公室!魏督察长心猛地一沉,一股大事不妙的感觉笼罩在心头上。

“他……他四个小时以前走的。”魏督查只能撒谎了,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在撒谎,现在只能把谎圆下去。

“是么?你们带他来问话,是哪位同志负责的,把他叫过来。”齐立国隐约觉得魏督察长脸色有点不对劲,起了疑心。

“他出去办事了!”魏督查额头冒出冷汗。

齐立国更确定了,脸色冷了下来:“叫他打电话回来!”

魏督察长彻底绝望了,冷汗直流的坐在那里半天没动静。

“嗯?他人呢?”齐立国心一紧,怒道:“我问你,人呢!”齐立国一巴掌拍在魏督查的桌子上,把一个办公室的人都吓得一跳。

魏督察长面如死灰,支支吾吾道:“他,他在看守所,是他自己不出来,我亲自去过。”

齐立国眼前一黑,好悬没晕倒,气得一拳头捶在桌子上:“你,你行!区长亲自点名要的人,你给我弄到看守所了!还敢瞒着我我,说是叫到督察办了!你的胆子,我服了啊!”

“啊!王区长点名的?”魏督察长噌的一下站起来,脸色比死了爹妈还难看。

小崔一直假意忙活着,听到这句话,他眼前一黑,直接吓了个半死,我,我他妈干了什么事啊?

“说!是谁给你这个胆子的?”齐立国气得直拍桌子,桌子都快被拍散了。

魏督察长冷汗入流,事到如今也不能隐瞒了:“是董政委的命令。”

齐立国神色一怔,这事还跟一个政委有关?对于董政委,他还是比较忌惮的,虽然他齐立国才是一把手,但董政委在市局里有人啊!

齐立国闷哼一声:“跟我去接人!”

魏督察长哪敢说半个不字,他心里苦涩不已,你早说是王区长点名的,我,我就是跪着也要求宣太明出来呀!你这麻子不叫麻子的,叫坑人。

齐立国的到来,把魏金钟吓了个半死,我艹啊,这回真玩大了!

至于魏督察长临走前说想办法把宣太明弄出去,魏金钟也想办法了,换了普通人,直接找一帮子在押犯,揍也把你揍怕,但宣太明这人明显来历不凡,魏金钟哪敢粗暴?他找了几个能说会道的,客气的劝说,但人家直接把人骂出来,死活不走。

魏金钟有种想哭的感觉,早知道你是块橡皮泥,甩也甩不掉,我干嘛把你拽手心嘛。

“宣太明同志,我是分局齐立国,实在对不住,是我失察,才造成这么大的失误!”齐立国跟魏德就不同了,拿得起放得下,一进来就放低姿态,和颜悦色的说。

宣太明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人家局长都这么客气,他倒不好冷言冷语,语气稍微缓和了点:“失不失误的倒不要紧,老鼠屎那口缸没有,管得过来么?”

魏德在一边听着,脸青一阵白一阵,偏偏不敢发作,眼前这位是区长要的人呐,他心底那个悔啊,早知道这么棘手,我打死也不卖董兵这份人情。

“宣太明同志说得对,我回去会处理的,保证队伍的纯洁。”齐立国随和笑道:“你一直在这呆着也不是事,先跟我回去吧,我给你一个交代。”

哼,人家局长什么范儿,你一个小督察长什么范儿?真应了那句话,老虎藏深林,杂猫秀屋顶,越是下面的人,越是没底蕴。

宣太明左右看了下,沉着脸发问:“姓董的来了没?”

齐立国坐蜡了,寻思一下,使了个眼色,魏德一帮人就全出去了。

“小宣啊,我虽然是局长,但姓董的却不是我能指挥得动,人家市局里面有人,王区长也奈何不了,这回就算了吧,你放心,以后绝对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齐立国语重心长道。

宣太明脸色一冷:“姓董的无法无天,儿子在外玩轮.奸,我抓了他儿,他就把我往死里整,想这么算了?他美得很!”

“齐局长,你转告姓董的,一个小时内,给我跪过来道歉,还有他那个宝贝儿,把他捆着送我面前!”

齐局长错愕,你到底什么凭仗,这么大牌?不过宣太明这么说,他也不好再劝,反正自己姿态做到了,王区长那也可以交代。

出了看守所,齐局长立即给董军打电话。

“喂,齐局长啊。”董军鼻孔嗯了声,淡淡的发话。

齐立国心头暗恼,麻痹的,不就是市局有个副局长罩着么?拽什么拽?

“董政委,你昨天抓的叫宣太明的人,是王区长点名要的人。”

董军倒是有些意外,略带一点不满:“王区长倒是什么都管!”顿了顿,董军接着道:“既然是王区长要人,那就放了吧,希望以后不要再有这么不长眼睛的人。”

齐立国真的很恼火,老子才是一把手,你那是什么态度?齐立国咬着牙,淡淡道:“人家现在不出去了,要我转告你一句话,做完两件事他才出去,第一,你过去下跪道歉,第二,带着你的儿子一起去。”

董军愣了好半天才愤怒的咆哮:“那就让他继续给我关着!什么玩意,以为仗着王碧海我就的怕?”

听到啪的一声挂了电话,齐立国苦笑一声,反手打给了王碧海,把事情大致一说。

王碧海好气又好笑,感情宣太明那货赌气了,不过董军这个人,他还真拿不下来。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