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官位掌

027 顶风作案

收藏书签 字体:16+-

〖027〗顶风作案

〖027〗顶风作案

皇岛市委的两位领导并没有什么好的提议,公安局长也只是很客气地说了几句官面话。很显然,他们对特急密电并不是很在意,或者说是很失望。他们本来以为,特急密电会对部队参与走私网开一面。皇岛市委的两位领导当然也不喜欢所有的人都一窝蜂地搞走私汽车,他们是想,这样的大油水的买卖,应该限定一个范围,只让有限的几个人搞就可以了。没想到,收到的特急密电却是上下通杀,一点儿不留余地。

实际情况却是,沿海城市的走私早就成了常态,靠一两个文件护紧急刹车不太可能。官场的人都讲顺势而为,只人有人搞,都可以跟着搞。

张政委本来想讲讲利害关系,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先把警备区管好再说,张政委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卫副主任和叶景洪也挺郁闷地。本来是挺好地联合动作的事儿,地方政府却是自有算计,皇岛市委的班长副班长根本不想刹车。

不想刹车,有可能就人头落地。叶景洪知道,上头的这次震怒,不是一时兴起,是一次政治利益的较量。

叶景洪不能多说。

卫副主任和叶景洪陪着张政委直接回家了。张政委临进家门的时候,说:“你们两个不能睡觉,弄一个传达电报通知的稿子出来,明天早晨六点,我起来看,咱们的会正常开。”

张政委回家睡觉,叶景洪和卫副主任回办公楼弄稿子。

叶景洪弄得很快,不到五十分钟稿子成型了。卫副主任一边想着一边说,叶景洪直接在电脑上敲,确实高效率。

杜小娟也没睡,用电热壶给叶景洪熬汤呢。

梁副市长来了,专门来找叶景洪。

叶景洪搞完了稿子,和吴副主任一人喝了一碗杜小娟熬的莲子汤。卫副主任躺下了,躺在办公室的**眯一会儿。早晨早早地就要开会,有些东西,得好好讲一讲,卫副主任眯一会儿,养养精神。

叶景洪让杜小娟先招待一下梁立开。叶景洪简单整理了一下办公室的东西,打好的稿子硬盘存了一份儿,软盘存了两份。都弄利索了,就给杜小娟打了个电话,让杜小娟陪着梁立开到地下射击室。

皇岛警备区办公楼南区是另一个防空洞的入口,两边各有一个室内射击室,是娱乐性地,用的是仿真玩具枪。就跟游乐场里的那种枪差不多。领导们有时加班累了,就会跑到地下射击室里来放松一下。

叶景洪有钥匙,平时的管理归司令部军务科。

叶景洪很喜欢在地下射击室玩儿枪。

梁立开等在门边,等叶景洪把门打开,看到里面的射击道具,两眼猛地一亮。有些吃惊。

“枪?真的吗?”梁立开问了叶景洪一句。

“仿真枪,不是真枪,杀伤力不大,不过,也挺危险。”叶景洪指了指一个射击位,“梁副市长这么晚来,也没有太合适的地方去,我琢磨着来这里,不会有人打扰,可以好好聊聊,一边聊着,还可以过过枪瘾。”叶景洪示意杜小娟把门关上。杜小娟把门关上,就坐在了走廊小栏杆的环形平台上,替叶景洪和梁立开把风。

梁立开深夜造访,当然会有一些很机密的事儿要谈。

梁立开却并不着急说事,拿起枪瞄准。25米的射击距离,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靶子。

“说实话,我对枪这种东西,真是没有多少亲切感,我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痴迷那种充满暴力的枪战片?”梁立开很不规范地据着枪,随意地搂板机,射出了十发软木做的钝头子弹。

“从有人类以来,暴力就一直是伴生物,甚至可以说是原始本能,但是这种原始本能在人这种智慧生物的群居中是非常危险的,于是,更聪明的人就发明了游戏规则,或者叫规范性的暴力控制,人类因此而围绕着控制权而产生了新的争夺,于是,便有了等级制的权位资源,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包括单体的个人,都避无可避地在这其中伴演着各自的角色,在这其中,近代科技文明重新划分出了金字塔式的控制权等级。利益群体出于维护秩序和实现意志的需要,便形成了利益团体间的暴力控制规则,但是,上位者对于暴力的绝对自私性依赖,导致人类的暴力灾难频发,利益的非正常掠夺使得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满了火药味儿。”

叶景洪说着话,示范性地给梁立开打了十枪,接着又说道:“暴力的目标,有时是唯一的,如果这个目标是人类的基本道德价值所共指的对立者,暴力便成了一种让人感觉到具有安全意味儿的力量,但大多数时候,集团利益者意志的实施,却是利用暴力对太多的弱意志者的掠夺,如果这种暴力是经常性地,双方的暴力对抗便会不可逆转不可调和地升级,惨无人道的战争则无法避免——这就是人类迄今为止战乱不休的原因,也就是说,人类对于暴力的依赖,甚至说崇拜,而产生出了悬在所有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暴力机器有没有可能减少到对弱势者能够容忍的程度,比如,西方的一些国家,他们所采用的对于权力意志者的富有效力的监督?”梁立开说道。

“温斯顿·邱吉尔曾经很直白地说过一句话,民主或许并不是人类所能采用的最好的制度,但是据我们所知,它至少不是人类所能采用的最坏的制度。所以,在美国,即使发生了那么多的枪击案,它的法律仍然允许美国公民在认为自己受到侵害时,可以向任何实施侵害者射击,无论实施侵害的是政府的公务人员,还是警察和军队。”

“这么说,你还是认同了这种基于人本身的价值认同。”梁立开很认真地看着叶景洪。

“是的,做为单体的个人的权利必须得到尊重,做为一个权力的组织形式必须时刻感受到它的个体所能够施予他的有效的反对和反抗,不过,如果仅仅是最原始的以暴力制止暴力的对抗还远远不够,或者说还缺乏智慧人类运用非暴力的文明方式对滥施暴力者的有效阻击。”叶景洪接着说道。

“有时候,最简单的也是最有效的,我是一个喜欢简单的人,如果有人要在我的身上强加他的意志,我就会用我刚刚学会的暴力手段,刺出我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梁立开好象突然明白了暴力存在的意义,很认真地据着枪,慢慢地勾扳机,射出了一发子弹。

10环!梁立开举着枪欢呼。

叶景洪却提醒道:“暴力所带来的成就感,有时会使人过分迷恋它的这种假象,一个简单的个体的人,往往是受害者。”

“这就已经很好了,最少我已经获得了保护自己和某一个特定的人的能力……我当初之所以选择出国,是因为面对处处受缚却无处着力的环境而无可奈何,现在看来,我可以用我的方式,在自己的国土上做点有成就感的事了。”梁立开沉浸在自己的感悟中,非常投入地射出了二十多发没有多少杀伤力的子弹。

“你来,肯定不是为了跟我谈这些东西。”叶景洪朝梁立开笑着说道。

“有几艘船出海了,船上是边防武警在押船,荷枪实弹,你要不要再搞出第二个明珠号?”梁立开说出了来皇岛警备区的真正用意。

“不需要了,他们是在找死,我可不是随便说说。咱们有些事儿能看到,有些事儿却看不到……不过,有些事儿咱们虽然看不到,却可以知道结果……那几艘船出发多长时间了?”叶景洪有点杞人忧天似地担心皇岛市委书记和市长的仕途了。

不仅仅是仕途,弄不好,两个人当中,至少会有一个人因为顶风作案,连命都丢了。

叶景洪不想再一次直面淋漓的血腥场面。

可能已经有一批人早就在暗中盯着皇岛市海域了。

网已经张开了,现在就算让那几艘去公海接走私汽车的船回航,恐怕也来不及了。

叶景洪看着立着射击的梁立开。梁立开这个人消息够灵通地,不愧是帝师系的人。

……

李奇同到了海港码头。他亲自打电话给武警边防的中队长,让他派武警荷枪实弹押货。船一出发,李奇同的右眼就不停地跳。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李奇同的脑子里突然就想起了这句话。

一想起这句话,右眼就跳得越来越厉害。

简直是心惊肉跳了。

弄不好,真的要出事儿。

海面上雾蒙蒙地,那几艘船已经看不见了。等一个半小时,再看到它们的话,一切就平安了。

李奇同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东炮台山中段的一个隐蔽的军事观察所。李奇同隔几分钟就拿着望远镜朝海面上看一看。明知道,船再快这时候也回不来,可就是心里着急。

为了干这一单,李奇同连司机都没告诉,全是自己一个人干。保卫科齐科长出事儿以后,李奇同变得谨慎了,打电话都不在办公室,到街上打公用电话。

李奇同需要钱,他刚把警备区文艺宣传队的一个女兵弄上了手,正是热乎的时候,那女兵很会在首长跟前撒娇,很会要东西,弄得李奇同手头好紧。

男人取悦女人,惯会用钱开路。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