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官场新贵

第11章 露馅了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十一章 露馅了

一路上,高玲不断和黄安国说着她的父亲和母亲有什么爱好,同时还提醒黄安国对她的称呼,不要到时又顺口叫她高处长,那就真的是露到底了。

“记住了没有,待会记得叫我玲儿,我父母都是这样叫我的,你要冒充我男朋友,也就这样叫吧。”高玲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微微有点不好意思。

“记住了!”黄安国苦笑的点点头。

“你怎么不问我父母是干嘛的?”高玲有点好奇的朝黄安国问道,眼睛里充满着不解。

“我想该告诉我的,你应该会告诉我,既然你没说,那我就没必要问。”黄安国淡淡的说道,其实这一路上走来他已经有点疑惑了,这不是往省委领导们居住的地方走嘛,只不过他并没有发问,该告诉他的高玲会告诉他,他没必要多嘴,什么时候该问,什么时候不该问,这一点他还是清楚的。

“我父亲是省委的组织部长高建强。”高玲笑道,黄安国的表现让她很满意。

“哦。”

“怎么,你现在是不是在心里想,我果然是靠关系当上这个处长的。”高玲语气有点失落。

“没有,高处长,你误会了,我是在想待会要怎么表现才能不让你父亲起疑,不然你想想你父亲可是省委的组织部长,那还不是阅人无数,既然跟你来了,那自然要演好戏了。”黄安国笑着解释道,说的很真诚,但是他刚刚内心里却是真的有那么一点想法,很正常的想法,任谁听到这个消息,都会往这方面想的。

“真的?”高玲狐疑的问道,不太相信黄安国说的话。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嘛,我还怕你炒我鱿鱼呢。”黄安国开玩笑道,巧妙的把话题揭过去。

“其实你也不用担心啦,我父亲人还是很好的,而且在家的时候他一直都是很慈祥的,不会像在工作时那样的,你就不用瞎担心了,只要到时我们俩装的像一点就行。”高玲娇笑道。

两人朝省委干部大院走去,经过门口时,是两个荷枪实弹的武警在站岗,黄安国沾了高玲的光,也跟着畅通无阻的进去,看着里面一栋栋典雅古朴、历经岁月侵蚀的小洋房,绿阴下狭长的幽静古道,黄安国仿佛也感受到了权力的骄傲和尊严,心里萌生了无尽的羡慕和向往,他有生之年能走到这个层次吗?

“玲儿,回来了啊。”高玲的母亲看到高玲一脸疼爱的说道。

“伯母,您好。”黄安国在后面殷切的走上前去说道。

“这位是?”高玲的母亲疑惑的看着高玲。

“妈,这个是我新交的男朋友。”高玲赶紧解释道,红红的笑脸,可以看出其内心的娇羞。

“新交的男朋友?”高玲的母亲愣住了,怎么说有就有了。

“是啊,你老是在我耳边念叨,我就交了一个咯。”高玲笑着掩饰道。

“玲儿,是不是真的啊,你不会故意找来?”高玲的母亲一脸不信。

“哎呀,妈,我骗你干嘛,是我男朋友啦,你还不让我们进去,不会是想让他站门口吧,待会他下次都不敢来了。”高玲拉着自己母亲的胳膊撒娇道。

“哦,对,对,进来坐,进来坐。”高玲的母亲拍了拍额头,热情的说道。

高玲悄悄转头朝后面的黄安国可爱的伸了伸小舌头,好像在得意她成功转移自己母亲的注意力似的。

“爸,我回来…了。”看到客厅里的高建强,高玲娇腻的说道。

“怎么,带朋友回来了啊。”高建强慈祥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关心、爱护之情溢于言表。

“不是朋友,是男朋友,(*^__^*)嘻嘻……,他叫黄安国,你们就叫他安国吧。”

“哦,是嘛,坐,不要客气。”高建强很和蔼的说道,那锐利的眼神,却是让黄安国不敢直视。

“伯父,您好。”黄安国内心诚惶诚恐,极力让自己表现的很自然的样子。

“小伙……安国,,你是哪人啊?”华夏国的父母关心的就是儿女的终身大事,纵使高建强贵为一省的组织部长也不例外,和其他父母一样,对自己女儿处的对象,也免不得要一番盘问,想知根知底,而高玲的母亲也是高建强身边不断打量着黄安国。

“伯父,我是f省人。”

“外省的?”高建强皱了皱眉头。

“你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啊。”高玲的母亲紧接着问道。

“好了,爸妈,你怎么像审问犯人一样啊,以后安国都不敢来了。”高玲在一旁不满的嘀咕道。

“好,好,我们不问了,你喜欢谁是你的事,我们还不是关心你啊,反正是你自己做决定,我们就不操心了。”高建强笑道,示意高母也不要再问了。

黄安国手心早已捏了一把汗,幸好高玲及时帮他解围,不然这样问下去,还不早晚得露馅。

“安国啊,来天都多久了,生活还适不适应啊。”高建强关心的问道,黄安国一时不疑有他,如实答道“伯父,我来天都也没多久,感觉还好,这里的生活环境还是比较好适应的。”高玲却是隐隐觉得不太对劲,却说不出是哪不对劲。

“哦,来天都没多久啊,呵呵。”高建强看着黄安国神秘的笑道,笑得黄安国有点心慌慌的,不会是就露馅了吧?

“玲儿,你跟你母亲到厨房准备晚餐吧,我们等你回来吃饭,也都还没吃呢。”高建强转头朝高玲说道,脚下轻轻踢了高玲母亲的脚。

“是啊,玲儿,到厨房帮我打下手。”高母笑道。

“安国,是不是被玲儿逼来的啊。”高建强看着高玲走进厨房,才对黄安国说道,倒也没有多少责问的语气。

“呃?”黄安国愣了一愣,“伯父,您是怎么看出来的啊。”黄安国苦笑道。

“看你们俩刚才的拙劣表演我就已经怀疑了,我就故意问你来天都多久了,你说才来天都没多久,我就知道你们是合伙来演戏给我们两个老家伙看了,呵呵。”

“伯父,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要欺骗你们的。”黄安国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真是糗大了,被人当场撞破。

“这个玲儿啊,真是会胡闹。”高建强无奈的笑道,却没有丝毫责备之意,字里行间流露着对高玲浓浓的父爱之情。

“伯父,其实玲…高玲也是怕你们为她操心,才会这样做的。”黄安国本来想说玲儿,后来一想反正都已经被撞破了,叫玲儿好像就太暧mei了。

黄安国的这句为高玲辩护的话让高建强暗暗赞许,对黄安国留下了不错的印象,“玲儿肯叫你来冒充她的男朋友,说明她还是觉得你不错的,对了,待会玲儿出来,你也不要说破,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吧。”

“为什么啊?”黄安国疑惑的问道。

“要是直接说破,怕她是会难为情,再说玲儿也是一片苦心,我们这做父母的就当笑纳了。”高建强笑道。

“好的。”黄安国点头道,这个高建强对自己的女儿还真不是一般疼爱啊,天上的星星要是能摘下来恐怕他也会摘下来给高玲了,他怕自己的女儿难为情,刚刚说破自己怎么就不怕自己难为情啊,黄安国内心苦笑。

接下来的一顿饭,吃的是‘有声有色’,高玲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早就看破了,还在煞费苦心的和黄安国表演着,黄安国也只能被动的配合着,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高建强一直是一副‘微笑’的表情,黄安国真感觉自己就像是街上那被人观看的玩杂耍的猴子。

“安国,你刚刚表现不错啊。”吃完了饭又在高玲家里坐了一会儿,黄安国就提出要离开了,高玲则送他出门。

“谢谢夸奖了。”黄安国好笑道,高玲还蒙在鼓里。

“你接下来直接回宿舍吗?”

“是啊,不然又没地方可去。”

“要不,我们再到那个公园走走?”

“好啊。”黄安国笑着点点头,这种又有美女陪伴,又可以和上司交流感情的机会,他怎么会拒绝呢。

两人慢慢的往他们原来到的那个公园走去,灯光下两人狭长而黑暗的身影仿佛靠在一起般,宁静而温馨。

“咦,是不是下雪了?”高玲伸出手,在空中放了一会儿,摸着那一小片一小片的雪花,不确定的说道。

“是啊,下雪了啊。”黄安国看着路灯下,那格外明显的片片雪花,有点兴奋的说道,因为生长在沿海,从小到大他根本就没看过雪,直至后来,他到了燕京读书,才有幸第一次见到雪,现在他每次见到雪都仍然是那么的兴奋。

雪花轻飘飘的落着,两人依旧沿着公路旁的小道行走着,漫天的小雪花似乎成了两人的点缀,两人身上被妆点着点点雪白,黄安国忽然发觉身边的高玲身体微微有点发抖,“给,穿上吧。”黄安国将身上厚厚的大衣脱下来递到高玲跟前。

“不要了,你自己穿着,多冷。”高玲拒绝道。

“穿上吧,我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想生个病也不容易,你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家还是多穿点。”黄安国直接帮高玲披上上大衣。

“真的不要了,不然你要感冒了。”高玲想把身上的衣服拿下来,“高处长,你就穿上吧。”黄安国拦着高玲不让她拿下来。

“哦,不好意思。”黄安国发现自己的手正好抓着高玲的手,赶紧放开道。

“没事,你还是自己穿吧。”高玲脸红红的,声音出奇的温柔。

“高处长,你看我现在仍然穿的不少,毛衣里面还夹着一件小马甲,然后再里面是一件秋衣,不会冷的。”黄安国怕高玲不相信,还翻了下衣服给她看。

‘扑哧’高玲忍不住又笑了出来,“然怪我一直觉得你穿着这件外套,裹得像狗熊一样,原来是里面穿了这么多。”

“所以高处长你就安心穿上吧,我是不会感冒的。”黄安国笑道,往前跑了过去,不再给高玲拒绝的机会。

高玲有点感动,发觉自己的眼眶微微有点湿润,心目中那完美的另一半的模糊身影似乎正在逐渐的出现轮廓………

“高处长,快走上来啊,这公园里面现在好漂亮。”黄安国望了望公园里面,转头朝高玲喊道,脸上挂着兴奋的笑容,此刻公园里面的花花草草,都披上了一层薄薄的白色雪衣,一眼望去,仿佛就像那白色般的童话殿堂。

“诶!”高玲掩饰了下自己的表情,高兴的朝黄安国走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