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傻妻撩人

032 怀里

收藏书签 字体:16+-

032怀里

唐宝珠觉得自己很无辜,她也是为了他好,他不能吃谁让他不说的?

看着走来就靠在了车身上的齐墨唐宝珠想了想,一脸无辜的表情说:“你不能吃为什么还要勉强?”

齐墨差点没被唐宝珠的一句话气的脸色更难看了,这还是他的错了,她给他说话的机会了么,不停的给他塞,现在倒是他的不对了。

齐墨要不是吐得浑身没力气,绝不会轻饶了唐宝珠,他也实在是没什么力气了,把车钥匙掏出来给了唐宝珠,车是开不了了,双腿都发软开什么车?

齐墨把车钥匙给了唐宝珠转身就上了车,坐进了副驾驶上身体无力的靠在了椅背上,转身唐宝珠看了一眼靠在车椅上脸色不好的齐墨,也没多说绕过车子上了车。

启动了车子齐墨睁开眼看了一眼驾驶上的唐宝珠,实在是没什么力气齐墨又眯上了眼睛,很快车子就启动了,齐墨也没问问唐宝珠有没有驾驶证就把车子交给了唐宝珠,但这一路上唐宝珠开的车子倒是很平稳,也没出什么状况,齐墨也算是安然无恙的到了家。

可车子停下齐墨还是觉得双腿有点发软,下了车走路都有点晃荡。

唐宝珠平时很会照顾人,特别是喝醉的唐母,一看齐墨摇摇晃晃的样子马上把车子锁好追了上去,不等齐墨转身看他就把齐墨的手臂放到了自己的肩上,原本心情不悦的齐墨一看唐宝珠的举动倒也懒得计较了。

傻乎乎的知道什么,自己和一个傻子生的什么气?

给唐宝珠这么扶着进了门,齐墨才想起来时间不早了唐宝珠也该回去了,不然一会免不了就会有人问了。

可进了门齐墨一说要唐宝珠回去,唐宝珠却坚持要留下照顾齐墨,齐墨真实有些哭笑不得,他也不是喝多了不能动,照顾什么?

“我没事,你开我的车回去,路上小心点!”齐墨也懒得动一下,说话都没什么力气,回了楼上开门就去了**,以为人走了,可过了没多久门口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刚要睡着的齐墨睁了睁眼睛,除了唐宝珠还能有谁这么没节制的折腾人?

“我睡了,你要是不回去就给妈打个电话,回自己房间里睡觉,别打扰我!”齐墨说着扯了扯被子闭上了眼睛,只觉的头有点隐隐作痛,却完全没想到自己已经发烧了!

唐宝珠站在门外想了想打了电话给齐母,告诉齐母齐墨吃坏了东西,自己今天先不回去了,要留下照顾齐墨,齐母也没说什么就把电话挂掉了。

为了确定唐宝珠的话齐母特意打了一个电话给齐墨,母子俩说了几句才挂断了电话。

站在门外的唐宝珠可是没闲着,来回的上下楼跑了两趟把车子里的那些东西都带了上来,拖鞋摆好了才回楼上准备回自己的房间里,走到了齐墨的门口还有些不放心的问了一句齐墨真的睡了!

“嗯!”齐墨的声音有些粗重,与平时听着有些不一样,唐宝珠立刻就想到了齐墨是不是又吐了,推了推房门没锁直接就进去了。

放下了手里的袋子几步就走去了正躺在**呼吸有些艰难的齐墨,过去了一看齐墨的脸色红的跟煮熟的虾子一样,马上坐过去把小手伸了过去。

这不摸还好一抹吓得一张小脸都白了,马上推着齐墨要齐墨起来。

“起来,快点起来,我带你去医院,你发烧了!”这时候的唐宝珠可是比什么时候都像个正常的人,一边吃力的扶起躺在**有些迷糊的齐墨,一手掀开了被子,心急带着齐墨去医院看医生。

“叫夏侯淳,叫夏侯淳过来……”齐墨也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身体难受的有些动不了,拉着唐宝珠的手连点力气都用不上,但是意识还没有到完全糊涂的份上。

唐宝珠这边一听马上把齐墨的手机找了出来,快速的翻找了一遍找到了一个叫夏侯淳的名字,电话随即打了出去。

“几点了,你还不睡觉?”一接起电话夏侯淳就问,唐宝珠看了一眼躺在**呼吸有些不畅的齐墨,想也不想的说:“他发烧了,身体很烫,脸很红,呼吸很困难,我担心是肺炎!”

“我马上过去,别着急!”唐宝珠的一句话要对面马上挂掉了手机,放下了手机唐宝珠便转身去了浴室里,放了冷水把齐墨扶起来就弄去了浴室里,废了半天的力气才把齐墨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下来。

不敢把齐墨放进冷水里,唐宝珠就一次次的用毛巾给齐墨擦身体,那里热就擦那里,半个多小时齐墨身上的烧竟然退的差不多了。

听见有人在楼下按门铃唐宝珠才放在了手里的毛巾跑去了楼下,开了门一看是那天餐厅里和齐墨身边一起出现的人,想也没想就把人放进了门。

“人呢?”一进门夏侯淳就问,脚步随即上了楼,唐宝珠在身后紧跟着回答在楼上房间里。

上了楼唐宝珠快速的进了门带着夏侯淳去了浴室里,一进门就看见了躺在皮**的齐墨,齐墨的腰上还盖着一条白色的浴巾,夏侯淳也懒得理会这些,快速的进了门给齐墨量了体温,又做了简单的检查,听了听肺脏和支气管才把输液拿出来准备给齐墨打一针。

“把床整理一下,我扶他过去。”交代了一句,夏侯淳弯腰将好友扶了起来,离开了浴室扶到了**,到了**齐墨还睁开眼睛无力的看了一眼。

“怎么这么没用?”看到好友醒了,夏侯淳一抹揶揄的笑容,一边扶着好友躺下一边笑。

齐墨也不说话,目光扫了一眼一旁杵在哪里一张小脸累的红扑扑还在粗喘的人,目光微敛转过来看向了夏侯淳。

“用去医院吗?”齐墨没什么力气,但说话还勉强说的出来。

“不用,你得谢谢她,不然你去医院都没用。”夏侯淳说着看了一眼一旁站着的人,起身拿了输液瓶过来给齐墨挂上,打了一针退烧的药才坐下。

折腾的累了齐墨不烧了就闭眼睛睡着了,夏侯淳起身看了一会唐宝珠一抹浅笑浮上俊朗的脸庞,许久才叮嘱唐宝珠一些要注意的事情,下楼离开。

送走了夏侯淳唐宝珠才回来,一进门唐宝珠就开始在房间里收拾,收拾好了才坐到**看着齐墨的输液。

换了两次药拔掉了齐墨手上的针管,唐宝珠才关了灯脱掉了外套上了床,一上床就靠进了齐墨的怀里。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