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傻妻撩人

003 装给谁看

收藏书签 字体:16+-

003装给谁看

唐宝珠觉得自己很委屈,什么也没干就是洗了个澡,凭什么他要吼她,正委屈哭的一脸泪水的唐宝珠突然的抬起了头朝着齐墨大喊:“我要告诉蛟文哥哥,你……唔!”

从小唐宝珠最习惯说的一句话就是:我要告诉蛟文哥哥,你欺负我,因为蛟文是从小到大最护着她疼她的人了,她也不想什么,每次一受了委屈,心急就会这么的大声喊,可今天她还不等把话喊完,奇怪的一幕就发生了。

唐宝珠的眼泪突然就止住了,瞪着一双剪水明眸一眨也不眨的看着突然亲过来咬住她嘴的人,整个人都呆呆傻傻的了。

唐宝珠有点奇怪,瞪着双眼看着正在搂抱着自己亲亲的人,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把她的舌头用力的吸过去……

齐墨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刚刚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一看到唐宝珠张开嘴说话,行动就有点控制不住了,就跟着了魔一样一下就扑了上来,恨不能要吃人一样就啃了上去。

其实齐墨自己也有点意外,想过要一把推开唐宝珠,可她的触感太柔软要他欲罢不能,一时间也就没舍得推开。

开始也就是想亲亲,觉得不发生什么大事就没事,婚都结了,说没有上谁相信?可正亲吻着火热的齐墨突然的就推开了唐宝珠。

唐宝珠被齐墨这么一推差一点就摔倒了,双脚冷不防的向后退了两步,正恨的脸色难看的齐墨眸光一变,眼疾手快的一把将正后退有些呆傻的唐宝珠拉进了怀里,吓得呼吸也有些急促,一手狠狠的握着唐宝珠的手腕,一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搂在了唐宝珠的细腰上,此时正呼吸紊乱的粗喘。

齐墨的脸色难看透顶,忽地推开了傻乎乎还没有回神的唐宝珠,怒气腾腾的大吼:“你笑什么?”

真是煞风景,他那么卖力气的亲她,她竟然对着他傻傻的笑,这种女人怎么做老婆,真不明白他老子到地在想些什么东西?

没回神的唐宝珠被齐墨这么突然的一吼,什么神都回来了,一看到齐墨那张阴森恐怖的脸,刚刚喜悦一点的小脸立刻垮下来了,委屈的努努嘴,小脾气的转开了脸,不待见的白了齐墨一眼。

还是蛟文哥哥天宇哥哥好,从来不吼她,他是个坏人,动不动就朝着她大吼,她要回家。

突然转开小脸的唐宝珠要齐墨一愣,意外唐宝珠会有这样小倔脾气的反应,心里也多少的有些心虚,毕竟是他亲了她,她一个心智不全的傻子懂什么?

“好了,把衣服穿上,出来我有事和你说,不准再闹了!”为今之计是先要唐宝珠把离婚书签了,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他也没什么心思整天的陪着一个傻子,给人笑掉了大牙不说,就是他自己也无法忍受正打得火热的时候对方傻傻的看着他笑,太煞风景了!

为了能让唐宝珠好过一点,齐墨故意用商量的口气和唐宝珠说,低着头脸色也变的柔和了不少,岂料,唐宝珠抬起双手用力的一把,到是把齐墨推的倒退了两步,不等齐墨反应扯了条浴巾胡乱的裹在身上就走了。

齐墨的表情一滞竟有些吃惊,这白痴女人竟然敢推他,转身齐墨就要朝着唐宝珠大吼,可一转身唐宝珠已经不再浴室里了。

离开了浴室唐宝珠冷冷的哼了一声,不管不顾的就去了**,一屁股坐到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用力的瞪着浴室的门口。

她才不会听他的话呢,老妈说了,要是有人敢欺负她,一定打断那人的腿,打断他的腿!

浴室里走出来的齐墨一出来就看见了坐在**正一脸气愤的唐宝珠,一看到唐宝珠那双要吃人解恨的眼睛,齐墨真有点哭笑不得了,一个傻子还能把人怎么样?还知道生气?还知道咬牙切齿的?

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看唐宝珠傻里傻气的小样子,齐墨就有点口干舌燥,心口发紧!气息发沉!

齐墨觉得自己真是要疯掉了,自己这命,怎么会遇上这么荒唐的事情?

狭长的丹凤眼只是随意的在唐宝珠半裸的身上扫过,齐墨就觉得呼吸不畅闷得慌,刚刚平缓了一点的气息瞬间又有些躁动了,未免夜长梦多,齐墨觉得该速战速决,快速的在裤子的口袋里拿出了两张协议出来,大步流星的走去了唐宝珠的面前,随手将手里的两张离婚协议扔到了**。

正生气的唐宝珠一看到有东西飘到自己的面前,什么都忘记了,低头跟着看了过去。

“这是什么?”看着扔到眼前的两张纸唐宝珠呐呐的问,木纳的看着白纸黑字签了名的地方,许久才抬起头看着高大帅气的男人,傻傻的想新郎自己也闹洞房么?可为什么老妈没有告诉自己呢?

“签字。”齐墨终于找回了一点平时的冷静,冷冷没有温度的看着半**身体的女人,一个傻子也配给他齐墨做老婆,真是笑死人了!

“我妈说你要离婚就得给我抚养费!”唐宝珠想起老妈的话,想起老妈指着她的鼻子叫她记住,没有把抚养费弄到手敢回去打断她的腿,马上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齐墨,一瞬间齐墨的脸黑了,抚养费!

齐墨差一点就要崩溃了,他还是头一次听说离婚要给抚养费的,这种女人要是成了他老婆,那他还有脸在这个城市了混了么?

抬起手齐墨用力的揉了揉青筋直跳的额头,上辈子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了,这辈子碰上这么荒唐的事情,他就当是做好事行善积德了,行,抚养费,什么费都给!

“签字。”放下手齐墨双手卡在精瘦的腰上,锐利的目光盯着唐宝珠,早听说唐宝珠有个嗜赌如命的妈,想必把女儿嫁进齐家也是为了钱,他也懒得计较了,要是钱能打发了她们,就早点打发了,他也不是差这几个钱的人。

“我妈还说你得给我房子。”拿起离婚协议唐宝珠一边说一边想老妈还说过什么了,免得回去了老妈会打断她的腿,她可是一样都不能忘。

“签字。”咬了咬牙齐墨还是答应了,要不是有他老子给她们撑腰,他一分钱也不会给,立刻将人扫地出门,贪得无厌也要有个限度,他到想看看她还能说什么。

“那你把支票和房契给我。”她也不敢把老妈交代的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老妈说要是她忘了就扔她到海里喂鲨鱼,她才不要喂鲨鱼,鲨鱼的牙齿好锋利!

“好,好!”齐墨有点安奈不住自己正腾腾上来的怒火,和个傻子谈条件,还被咬紧了,真不知道是他傻还是她傻?

快速的将早有准备的一张支票拿了出来,齐墨二话不说的扔到了唐宝珠的脸上,转身大步的去了房间的外面。

唐宝珠看向门口看到房门被用力的摔上,无辜的眨动了一下双眼,觉得他的脾气好坏,门也没有惹他他干嘛那么用力气的摔门?

低头唐宝珠捡起了落在地上的支票,在上面看到了齐墨两个字,又确定了上面的数字是不是和老妈说的差不多才收了起来。

很快齐墨就推开门进来了,一进门大步走来,手里的一份房契扔到了唐宝珠的面前,唐宝珠打开房契仔细的看了一会,齐墨不由的鄙夷,一个傻子装给谁看!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