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恶魔城

第10章 古伦哈尔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十章 古伦哈尔

塔楼三层,乔里站在扶手前,手里抓着从干瘦青年那夺来的尖刀,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大声指责自己,一时脑子都懵了。

人竟然可以这么无耻?

“就是他!”干瘦青年像个十足的受害者,义愤填膺的指着乔里喊道:“当时那个贼拿着手里的刀,差点捅死我!”

紧握斩骨剑的强壮“丧尸”一齐盯上了乔里。

乔里险些喷出一口抑郁的闷血,脑子刷的热了!他双拳紧握着低骂着:“**……要不要……脸?”

“蔑视镇子的规矩,就是蔑视我们,杀了他!”

最为强壮的丧尸挥过斩骨剑,脚踩在台阶走了上去,速度不快,但有种肃杀之气蔓上了乔里的感官,若是任由这些“丧尸”战士听信青年满口的胡言乱语,乔里丝毫不怀疑自己会被一刀砍死。

见到丧尸上了二楼,乔里死死盯着干瘦青年的目光收了回来,他对二楼的丧尸卫兵高声喊道:“等等!你们不觉得奇怪么,我才来从黑暗森林走出来,到墓苔镇不够两天,明知镇子的法律,怎么会明知故犯!”

丧尸士兵上了二楼之后,凯洛脸上的委屈与惊恐顿时冰雪消融,转而戏谑冷笑看着三楼的乔里,变脸速度简直和翻书一样快,听到乔里的辩驳声,凯洛中气十足的讥讽道:“你就装吧!你以为把纹章藏起来就能蒙混过去了,新人?哼,老实告诉你,除非纹章自主放弃重生者,否则它是永远摆脱不掉的,傻了吧!还不赶快把纹章亮出来给守卫们瞧瞧,你这个新人是哪来的纹章?”

“纹章……”

这时候,乔里听明白了凯洛口中不断叫嚣的话,纹章,应该是区别新人和老手的东西了,对方似乎因为这个才对他动了邪念,关键是他连纹章是什么玩意儿都不知道啊!

丧尸士兵顿住了,他们的目光来回在乔里和凯洛身上转,似乎是思考两者话语的真实性。人杀了就杀了,镇子守卫不会有什么犹豫,可要是被别人利用,这些守卫岂会任由别人把他们当个蠢货拿来指使?

蔑视法律就是蔑视他们,蔑视他们的后果,还包括了欺诈,后果如何……你说呢?

丧尸守卫的踌躇不前,令得凯洛心中陡然一紧,他脸上反倒怒目横视乔里:“再吹点有用的,看你身上的死气,比我的都浓!你敢说你是个刚走出黑暗森林的人?”

“嗯……哼……嗯……”

凯洛的喊声过后,顿时传来了一个怪异的低沉歌谣。

周身笼罩在黑斗篷内的布鲁诺,与酒馆老板索里亚并肩而行,回到了酒馆内。刚一进门,索里亚的幽绿色眸子愕然瞪大,她看着塔楼里的一片狼藉,一楼摆放的几张桌椅被撞得东倒西歪,摔坏了好几张椅子。

“这是谁干的,是谁砸了我的店!”索里亚愤怒的转过身高呼道:“肥肥?肥肥!你在哪儿!”塔楼门口的摊位前空荡荡的,壮硕的缝合怪物已不见了踪影,而好几个镇民却站在不远处,尽数围观着酒馆。

布鲁诺淡定自如的低笑:“不用叫了,和我一起上去看看,我想,你会找到罪魁祸首的。”

二人随之上楼,他们立刻看到了凯洛额头流血的站在楼梯台阶,双目发直的看着两个回来的人。凯洛目光无意似的闪躲开:“老板?布鲁诺大人……你们来的正好!”闪躲的目光一收,底气一提,凯洛气愤的说道:“老板你今天招来的小工,偷钱时被我撞到就要杀我!还好守卫来得快,要不您就见不到我啦!”

“哦,是么?”布鲁诺略感玩味的说了一句,直接越过他上了三楼。

丧尸守卫都朝一身黑衣的布鲁诺看来,别的人或许他们还不会有多在意,可布鲁诺的通灵圣殿僧侣身份,一旦和他发生了冲突会相当麻烦。

布鲁诺背着双手,好整以暇的出现在三楼,他仿佛没有感受到别人注视着自己,轻描淡些的说道:“这个人我带走了,有问题直接去通灵圣殿找我。”

“僧侣先生……”守卫队长灰白色的眼睛有些犹豫,他说道:“您知道恶魔城的规矩,城市、城镇、聚落,都有自己的底律,我们不能放走触犯底律的人。”

闻言凯洛大声附和道:“是啊!规则人人都犯,恶魔城的统治哪还有……”索里亚猛瞪了凯洛一眼,立即让凯洛的话咽了回去。

“这样啊。”布鲁诺很诚恳的拄着下巴想了想,旋即淡淡的说道:“好吧,你们可以随意处置他了……”

“……嗯,我明天去‘黑暗神庙’交差,就算没有献上羔羊,大祭司也不会怪罪我了。不是我偷懒,是因为他触犯了规则嘛。”布鲁诺指了指脸色呆滞的乔里,他像是找到了一个给自己开脱的理由,一副轻松自然的向楼下走去,便准备离开。

前一句让丧尸守卫们齐齐松了口气,毕竟他们不想与通灵圣殿的人发生冲突,凯洛听到布鲁诺愿撒手不管,一张枯瘦的脸上布满狠色与嗤笑。然而当布鲁诺喘了口气,把第二句话说出来时,酒馆三楼悄然寂静无声了……

酒馆一楼隐隐传来布鲁诺的嘀咕:“不就是个混吃等死的垃圾么,杀了就杀了呗,乔里这家伙怎么回事,那种货色都能让他活下来,要是让我来早就……”声音渐渐远去。

墓苔镇外部入口,一排排篱笆前,站着的两个高大骷髅,他们爪子里提着金属重剑,一丝不苟的守卫着墓苔镇的大门。从镇子方向走出来的布鲁诺,他来到篱笆那里便站住了,抬起头,似乎看了看两个骷髅。

两个骷髅依旧笔挺的站在自己的岗位,头骨眼眶内,滴溜溜的灵魂之火,朝布鲁诺瞟了下来。

“伙计,你输了。”布鲁诺伸出手,平摊手掌递向了其中一只骷髅守卫。

“……”这只骷髅的眼眶里,两颗灵魂之火一闪一闪,看起来很是不高兴。

另一个骷髅小声嘟囔道:“你凭什么认为自己赢了,我们还没见到他活着,赌约不作数。”

“导师,导师!!”

巧合,这绝对是巧合,由远至近的高呼声瞬间让骷髅守卫闭上了嘴。

酒馆跑出一个人来,脏兮兮的衬衫,沾了几片污泥的牛仔裤,一身狼狈的乔里,快步跑了过来。

布鲁诺,他举在骷髅腰际的手,手指搓了搓。

两个骷髅守卫头骨内的灵魂之火狂闪,下颚骨张合着咔咔作响,仿佛在偷着谩骂似的,然后从铁护胸内拿出来一个袋子,掂着沉沉的,取出来两枚圆形硬币扔给了布鲁诺,站直身躯,不再往布鲁诺身上看一眼,好像不认识他一样。

“导师!呼……”乔里跑过来喘着气:“守卫放我走了,幸好你来的及时……谢了。”

以前在公司里总被上司压迫欺负,那因为人家是领导,二是乔里本就一个平民心性,抱着保住饭碗一切好说的想法,但不代表他就是个榆木疙瘩,相反乔里某方面很聪明。玫瑰酒馆里被那只疯狗咬上,若不是布鲁诺及时出现还不知道自己会如何,无论布鲁诺是真心维护乔里,还是别有用心,乔里记下他这次人情了。

布鲁诺十分不屑的说着:“没有好感谢我的,明天就是黑暗神庙开坛的日子,几个小卫兵,敢挑这种时候弄死大祭司的人,那是自寻死路。”

玫瑰酒店里的疯狗,乔里从未见过这种见人就咬的疯子,原本他还抱着得过且过的态度,可现在不同了。

如此的疯狗,再给乔里机会他定然搞死他!

明日夜色降临,将是这个月漫长黑夜之初,同时会在这一天,点燃黑暗神庙的献祭之火。一个月为一期,每一轮重生的羔羊,都会有如此的经历,黑暗森林里试炼,之后踏上黑暗祭坛,祭司们将会祈礼呼唤恶魔城的原力,用以为羔羊进行天赋引导。

但凡是引导出优秀天赋的重生者,即会褪去带有侮辱色彩的羔羊称呼,从此作为恶魔城的战士,为了它的意志而存在着。路上,布鲁诺简单的为乔里说明了唤醒仪式的一些情况,期间乔里问了布鲁诺,如果没有觉醒出天赋怎么办?

布鲁诺没有回答他,而是以冷漠的无声回应乔里。

路上,布鲁诺挑挑拣拣的为乔里说了几个唤醒仪式的要点,但他显然不是个合适的解说者,再加上乔里依旧忘不了酒馆里发生的事,一个不好好讲,一个不好好听,二人有话无话的回到了昨天路过的城门。

“看到这座城市了吗,你昨天见过一次的……嗯,这不是‘恶魔城’,它是专为高等恶魔和重生者建造出来的城市,古伦哈尔,要不是因为黑暗祭坛建立在城里,你都没资格进来。”

荒凉的城门下,布鲁诺带着乔里进入了古伦哈尔。之前从外部看去,笼罩在古伦哈尔的迷雾使它模糊神秘,待到乔里此刻进入了城内,才看出来,笼罩城市的迷雾竟然是由城内散发出来的!

而且,乔里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布鲁诺告诉自己没资格进城。

脚下的地面与普通石板差不多,城门口的一条路直通城市深处,两边的格局也很像乔里所认知的建筑风格,放眼望去一副西欧古时之风,复古了些,有开门营业的店铺,地上摆摊的小贩,虽说城内弥漫着淡淡的白雾,有些令人不适的视觉感,但至少还算是人类文明的产物。

可是!这座城里的生物绝对和人类绝缘!

地上摆摊的小贩,摊主竟然是一具没有血肉的骨头架子,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棵方形石头上等待顾客。小骷髅的摊子上,摆着令郎满目的…骨头。

有个双眼血红发亮的男人,他倚靠在一扇门洞前,抱着双臂,两道凶残的目光盯着每一个路过的生物,时不时的磨牙低吼。血眼男子的头顶上有一块招牌,圈圈蝌蚪文赫然写的是:米尔斯武器店。

“在城里,不要随意对视它们的眼睛,那样会让它们觉得你在挑衅。”布鲁诺突然出声说道。

乔里心头一震,“它们”?乔里莫名其妙通晓的蝌蚪文语言,将他、它、她三种称呼都是隔开的。没错,乔里听到布鲁诺的称呼是它们而不是他们!

满城的妖魔鬼怪,与披着人皮的妖魔鬼怪!

“明天唤醒仪式结束之前,古伦哈尔里的东西不敢伤你,这些东西没胆子在祭祀的眼皮地下挑事,但你别作死,等仪式结束了你的生存保障也会一起结束……总之,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布鲁诺继续说道:“城东是交易区,你随我穿过城东,去城中心的屠夫旅馆,今晚你就住在那座旅馆。”

“好好享受最后的安宁时光,过了明天,你就会知道黑暗森林里的危险,只是儿戏。”

(今天中午休息吃饭的时候,我趁公司领导不注意,溜回来码字,嗯……够胆么)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