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我的万能天使

0023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收藏书签 字体:16+-

0023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众所周知,在华夏,想把人变成黑人很容易,想把黑人变成人却很难。

像什么只要在当地住够十几年,就算偷渡者也可以取得国籍这种好事想都不要想;就算不是偷渡,只是超生,如果不把罚款老老实实交了,那么想上户口也是门都没有,哪怕孩子已经二三十岁了政府也不会网开一面。

虽说御坂妹妹这件事有楚方的岳父帮忙,但是因为他们想要走“正规渠道”,而不是给“有关部门”塞些钱买个户口出来,所以足足花费了将近大半个月的时间,才把御坂妹妹的户口办妥,好歹赶上了电击文库的演出邀请。

一想到自己今后还要继续为了申请执照、报税、安全、消防、卫生等问题和各路“大神”打交道,楚方感觉自己的头立即大了好几圈,看来真到了有需要的时候,他也不得不去和岳父打个商量,从他的公司里直接挖来成熟的全套班子,把这些琐碎的杂务接过去。

有些遗憾的是,在给“年仅”14岁的御坂妹妹办理收养手续并上户口的过程中,楚方虽然和“前”未婚妻宁宁见了许多次面,也一起跑了许多个部门,可是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却并未缓和。

——或者说是宁宁单方面地无视了楚方所释放出的善意,根本不像言情小说或肥皂剧里讲的那样,“退婚了之后还是好兄妹”。

貌似被楚方退婚这件事真的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刺激,如果放在网络小说里,废柴主角在“被退婚”后往往会立即获得一根金手指或者金大腿,然后以坐火箭般的速度崛起,令退婚之人全家都从头顶后悔到脚后跟。

不过现实和小说果然还是有区别的,宁宁不仅不是废柴,反而是几十年难得一见的天资卓绝之辈;而获得了万能天使的也不是身为“受害者”的宁宁,而是身为“加害者”的楚方,世事之奇妙也许就在于此吧。

而在楚方和御坂妹妹终于办理好了出国的所有证件,随身带着一点行李和少量币、日元现金来到候机大厅的时候,他却又不得不愈发感叹世事之奇妙了——虽然这看起来并不只是一个偶然。

“宁、宁宁……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八月上旬,就在楚方和御坂妹妹即将启程前往日本的时候,他们却在机场看到了同样一副旅行打扮的“前”未婚妻!

“哼……我在这里你有什么意见吗?

不管怎么说,御坂现在也是我名义上的妹妹了,作为姐姐,当然不可能让未成年的妹妹自己一个人到外国去进行表演。”

宁宁表情冷淡地白了楚方一眼,然后立即又换了一副面孔,温柔而又亲切地微笑着走到了御坂妹妹的另一旁,熟络地拉住她的手说道:

“坐飞机时不用害怕,宁宁姐姐就在你身边——我们的机票是连号的。”

“御坂非常高兴,能够与主人和女主人一起出国旅游真是太好了。

为了讨好女主人,御坂夸张地表现出了自己的喜悦之情。”

面对宁宁的热情和友善,瞳孔暗淡又面无表情的御坂妹妹也给予了相当积极的回应,大概“幻想萝卜”公司还给万能天使输入了要尽量与男主人的女人们——尤其是女主人打好关系的“常识”。

毕竟一个有女人的男人如果想要购买“娱乐用”万能天使,并不取决于他是否有钱,而是取决于他的女人是否允许他购买这种“助兴用”的大型道具。

不过尽管宁宁已经习惯了御坂妹妹的某些怪异的言行举止,但她的“诚实”却还是让宁宁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完全没有达到讨好的效果就是了。

“喂!你不要无视我啊!

有我带着御坂就足够了,你去只会添麻烦好不好?

而且你竟然在订机票的时候偷偷摸摸地订了三张?真是太狡猾了啊!”

“哼!添麻烦?明明连机票都是我打电话订的好不好!

——当然,如果没有我,你肯定也能自己订,但却不可能像我这样干脆利落地就把所有事情都办妥了。”

面对楚方的“歧视”,宁宁不服气地挑起了颇具威势的龙眉,针锋相对地反驳道。

不过她心里多少也有些诧异,如果是退婚之前的楚方,绝对不敢像这样“歧视”她,反而一直都老老实实地听她的话,事事都以她的意志作为自己的意志,顺从得就连宁宁自己都觉得这男人也太缺乏自主意识了。

可是没想到,从退婚之后……不,是从退婚之前的什么时候,这个在她眼里完全没有自主意识的未婚夫,竟然偷偷摸摸地背着她做出了一个普通人绝对没有勇气也没有骨气做出的“脑残”决定,竟然敢和她这个能让普通人少奋斗五百年的白富美退婚,这倒也让她对楚方刮目相看了。

但是!

既然楚方变得更像个男人了,那就必须得以男人的方式让她服气,在真刀真枪的对垒中让她输得心服口服,否则她这辈子都绝对不会原谅这个给她带来了人生中最大的屈辱的家伙!

“唉!你这人就是这样,自己决定了的事就谁说也没用了。”

被宁宁刻意无视了的楚方感到有些头疼——他倒不是因为嫌弃宁宁是个电灯泡所以才不想让她一起去日本的,而是因为担心宁宁的安全。

如果没有宁宁的话,就算楚方和御坂妹妹真的在日本遭遇了什么预料之外的危险和麻烦,楚方也有信心在御坂妹妹的保护下从容脱身,可是再多出一个宁宁可就不好说了,毕竟他的这个“前”未婚妻能力太强又太有主见,根本不可能老老实实地听从他的命令。

“如果是正确的意见,我当然会立即采纳。

不过我之所以看上去一直都是在独断专行,不就是因为我自己的决定从来都没有错过吗?

说到底,日常生活里也不可能遭遇什么复杂的情况,爸爸敢交给我处理的事务也都是些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东西了,做出最佳选择难道很难吗?”

宁宁的下巴微微上扬,语气平淡地再次反驳了楚方一番,而楚方也不得不承认,她虽然自傲,但却有自傲的本钱——更何况这本钱并不是美丽的容貌或性感的身材,也不是高贵的出身或惊人的财富,而是天赋的头脑和后天的努力。

这种肯努力的天才就算再骄傲一点也不为过,单从个体的素质上来说,他们的确是站在人类最顶端的那一小撮精英人才。

“好吧好吧,反正在日本的期间主要花的是我们这次演出所挣的钱,我们这边就算临时多加一个人,对方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你就充当我的助理吧,专门负责贴身照顾御坂——正好也可以在我无法进入的女子更衣室之类的地方帮忙盯一下。

不过事先说好了,这可是我的战场,你只能老老实实地当个副将,可不许喧宾夺主擅自替我做决定,否则你就回去。”

面对宁宁这种一贯都站在理上说话的聪明人,楚方也真的无话可说,只能同意她的擅自加入。

不过这也就是楚方能够容忍的极限了,如果宁宁还总是像过去那样,以天才的视角来批评他的所作所为,那么就算批评得再对,楚方也会把她赶出去。

普通人做出的选择、想出的办法,在聪明人看来也许的确太过蠢笨,并非最佳方案,可就算不是最佳方案,只要能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成功地完成任务不就可以了吗?

就算花的时间长一些、费的力气多一些又如何?所谓“笨鸟先飞”不就是要让普通人多花些时间和力气去做事吗?

那些聪明的做法,无论宁宁再怎么说,楚方也不可能自己想得到,因为他根本就没有那么聪明,否则不用宁宁批评,他自己也就直接能想到了。

“哼……我才不当什么助理,也不会白蹭你们辛苦挣来的钱,我只不过是‘自费’来日本旅游的罢了,帮你看着御坂就是顺手的事而已。”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宁宁“果然”拒绝了楚方的“施舍”,打算以“更有尊严”的方式继续和他们共同行动。

虽然她没有正面回答楚方的那个“禁言令”,但和她共同生活了十几年的楚方非常清楚,如果她没有明显地表示反对,那么就是默认了。

不管怎样,总之宁宁这一路上能安静地看着他如何努力拼搏就足够了,也许他会做错许多事情,闹出许多笑话,甚至产生许多不必要的损失,但只要他最后成功赚到了钱并打响了名声,那么他此行的目的也就圆满达到了,就算过程曲折一点又怎样呢?

“你坐到里面。”

登上飞机之后,楚方看了看自己的座位号,和过去一样选择了坐在宁宁的“外侧”,避免某些无聊人士可能的搭讪行为。

而宁宁虽然瘪着嘴看了楚方一眼,但却什么也没说,乖乖地拉着御坂妹妹走进了里面,不过她直接走到了最里面靠窗的座位上,让御坂妹妹隔在了已经变成了某种尴尬关系的两人之间。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