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无限之笑着活下去

第1章 进入轮回世界 我们一起走吧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一章 进入轮回世界 我们一起走吧

一阵杂乱的吵闹声把陈默从昏睡中唤醒,他睁开沉重的双眼,惊讶的发现自己此时在一个陌生的豪华房间。无论是印有天使图样的天花板,还是中欧世纪的水晶吊灯,又或者是青色藤蔓图文的地毯,都让他感到陌生和恐惧。

“这里是什么地方?”陈默不敢有丝毫异动,他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向屋子内的陌生人。

这些人的年纪都很年轻,他们中有的人躺在地上生死不知,有的靠在墙边故作深沉,有的则坐在桌上,跷着二郎腿,一副不耐烦的模样。这些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这个房间的中心,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他的苏醒,为此,陈默庆幸不已。

“这些人是谁?难道我被绑架了?”陈默瞬间就否定了这个荒唐的想法,他十分清楚自己的情况,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被人绑架的价值。

陈默现在的记忆很乱,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不管他怎么想,他最后的记忆始终停留在自己午睡前的那一刻。陈默用力摇了摇头,甩开了压在心头的疑问,他虽然慌乱却也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总有人会出头的。”

陈默没有出声询问,他小心翼翼的缩到了房间的一个角落,环抱着膝盖,靠着贴有黄色墙纸的墙壁,静静的看向吵闹的中心。

吵闹声是从房间中心两个热血青年身上传来的。其中一个是身材壮硕,身穿白色衬衫的男子。他头发很短,根部很粗,末端尖细,就像刺猬身上的刺,一根根坚挺的刺向乳黄色的天花板。此时,他黑色的眼睛充满了愤怒,两条像利剑一样眉毛向眉心靠拢,使两眉中间古铜色光滑的皮肤上出现了一个“川”字。因为愤怒,他高鼻梁下线条分明的嘴唇正不断的吐出一个个愤怒的词汇。一条肌肉虬结的手臂从他挽到手肘的白色衬衣衣袖下伸出,在与手腕连接手右拳中,一根粗大的带有老茧的食指微颤的指着前方。

另一个人的年龄略小,大约十七岁,他五官精致,皮肤白皙,两条如翼的高挑眉毛下是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看起来像月光中的湖水,泛着点点光泽,里面隐约射出一道不屑的目光。他的头发较长,发质乌黑细腻,用一条白色细绳束在脑后,让人辨不清性别。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他穿着一件有数个口袋的蓝色外套,两条细长的手臂交叉放在胸前,右手两根钢琴家白皙修长的手指在手臂上轻轻的打着节拍,丝毫不在意眼前这个满脸怒容的人,

“我问你名字,你说你是姬乱马?你当我没看过《乱马》吗?崇洋媚外说的就是你这种人,连姓的改了,你还知不知道你祖宗是谁!还有!”那名刺猬男指着面前这个满不在乎的中性男,“《乱马》中男主角的全名是早乙女乱马。你这个崇洋媚外的人至少要把你自己的主子搞清楚吧!”

“无知真是可怕,哎~~我看的是‘国语’版,里面的主角就叫‘姬乱马’。还说我崇洋媚外?老兄,你说教之前,还是先把功课做好再说吧。”自称是姬乱马的男子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对方一眼,鄙视的说着。

“你!你!好!很好!今天我张怀忆就为国家除了你这个害虫!”张怀忆大怒,他双拳紧握,怒目圆睁,眼看就要挥拳与眼前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一个血的教训。

“啪”,一声枪响打乱了两人的争吵,整个房间顿时鸦雀无声,齐齐看向房屋靠窗户的一个角落。

“都醒来了,这次的新人很有活力,很好。”

说话的是一名年轻的冷艳女子,她黑色的长发像丝绸般光滑细腻,懒散的披在身后,圆圆的额前垂下几缕发丝,在窗外吹进来的微风中飘荡,映衬出她白嫩如温玉的肌肤。她微眯的丹凤眼看者窗外,眼中闪过几道落寞的光芒。一身黑色的风衣紧紧的包裹住她的身体,使人看不清她的身材是好还是坏,一只洁白的手从宽大的袖口中垂下,手里面握着一把银色的手枪,银色的枪身上还雕刻着金色的神秘花纹。

这名冷艳的女子看也不看屋内的众人一眼,她看着窗外,轻声说道:“萧强,你来解释。”

“是,队长。”一个身材高大,肌肉虬结,穿蓝色背心和印有黄绿图案军裤的欧亚混血儿从一张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有点兴奋的说道:“新人们,欢迎主神空间,无论你们先前是做什么的,有多门显赫的身份,但到了这里,所有的一切都要从新开始,这里是……”

萧强将这里的情况和将会发生的事向众人娓娓道来,他的这番话让陈默知道自己进入了一个名为“主神空间”的地方,所有生存在这个空间的人都是主神的玩具,在无尽的轮回中进化或则死亡。

陈默现在所处的轮回的世界是《2012》,这是一个自然灾难片,这类影片对资深者而言并没有太大的难度。但在萧强的解释下,众人也知道了这次轮回片的参与者有十五人,难度为B级,这种难度的轮回片对萧强所在的轮回小队而言,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挑战。

在萧强解说的期间,出现了一些小插曲,有不信邪的人质疑过,也有一些自认为聪明的人在一旁以不屑的眼光静待事态发展,更有一个自称是警察的中年男子甚至试图控制场面,可惜他被那名叫萧强的男子一脚踹翻在地,半天都没有爬起来。不管新人信与不信,资深者们在最后给了众人两个选择:

一、接受资深者保护,在回到主神空间后,上交一半的奖励点作为保护费。

二、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在一阵短暂的沉默后,这10个新人中,有五人选择跟随资深者,有三人根本就不信这些,他们在确认没人会阻止他们后相续离开了这里,还有两个人丝毫不在乎现在所处的地方。

“还好这不是一个养殖队。”陈默松了一口气,他看过《无限恐怖》这本经典小说,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做。所以,当资深者提出让他上交一半奖励点作为保护费时,陈默没有半点犹豫的答应了。在他看来,人死了,再多奖励点也是无用。

“我能活过几场恐怖片呢?”陈默取下有些雾气眼镜,用衣角擦了擦,却看见了黑色T恤下一小块晃眼了白肉。“哎……早知道就多锻炼锻炼了,恩,也许这次轮回下来,我就能瘦下去。”

有资深者保护,陈默的心情大好,他面带笑容的看了眼左手手腕上不知名材料制成的非常具有科幻色彩的手表,黑色的屏幕上写着:活过登上方舟,奖励1000奖励点,一个D级支线剧情。

“有资深者保护,应该没问题吧。”

“走啦,小胖子。”萧强拍了下盘腿坐在地上的陈默的头

“哦。”陈默丝毫不在意的回了声,他揉了揉有点疼的头皮,跟着萧强身后走出了房间。

陈默刚跟着资深者走出房屋就停了下来,他用手摸了摸脸,又搜了搜在身上的口袋,然后恍然大悟的跑回了房间,原来他的黑框眼镜忘在房间的地板上了。没有了眼镜,陈默在二十米外就无法辨别一个女性的美丑,如果遇到危险哪可就麻烦了。

原本按照陈默的想法,只要跟着资深者,危险度会缩小到最低,等过了这部轮回片他才有胆量赚一些奖励点,他希望队长不是一个苛刻的人,如此一来他也能在几部恐怖片后强化一些不错的属性,比如血族血统啊,修真啊,法宝之类的东西,如果队长是一个圣母就更好了。可惜,陈默刚才仔细观察了穿着黑色风衣的美女队长,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圣母。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人世间的一切有时候是就是那样的奇特和不可琢磨。如果陈默跟着这群资深者走,就算他侥幸活下来了,也会在接下来的轮回中死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

“在这里。”陈默回到房间后很快就找了的自己的眼镜,他弯腰从地上捡起眼镜,就准备追向屋外的资深者们,却意外的被一只手从后牢牢抓住。

“喂,你叫陈默对吧,你来评评理。”张怀忆抓着陈默的黑色T恤,指着自称是姬乱马的男子,怒声说道:“作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真实姓名都不敢说,国家要是靠他这种人,迟早完蛋!”

“我说你是无知还是抬举你了,难道你没有看过《》?如果这里真是《无限恐怖》或者是和它类似的空间,被人知道真实姓名,只有死路一条。”姬乱马双手抱胸,鄙夷的看着张怀忆。

“我说……”陈默拽了拽被张怀忆牢牢抓住的T恤,试图离开这里好跟上资深者们。

“什么《》?没都没听过,我只看国产动画片。”张怀忆一脸正气的说道。

“《乱马》是日本高桥留美子的作品,你不止无知,还很虚伪。”姬乱马冷哼了声,闭上眼,连看都懒的看张怀忆了。

“那个……”陈默上下看了看张怀忆抓着自己的黑色T恤德手臂,这条手臂呈古铜色,上面的肌肉随着主人的情绪,上下蠕动着,十分明白的告诉了陈默,它们具有强大的力量。陈默吞了吞口水,他衡量了下双方的实力差距后,最终选择了闭嘴。陈默无奈的半蹲下来,试图脱下被抓住的T恤,然后再追上资深者,至于上身,对一个男性来说,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我看的是漫画,不是动画片!我那时还小,我什么都不懂……”张怀忆说着说着,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怎么,被我说中了?”姬乱马还想嘲弄一下张怀忆,但他看到突然变得沉静的张怀忆后也就闭上了嘴,然后他转头看向已经脱掉一半T恤的陈默,好奇的问道:“你这是在干嘛?”

“……”

张怀忆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失礼,他放开了陈默,歉意的说道:“抱歉。”

“没关系,没关系,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陈默赔笑的向两人道别,然后向屋外跑去。对他而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事以和为贵,这样才能创建一个和谐美满的新社会。陈默快速穿过了一条华丽的走廊,借助电梯这个升降工具来到了酒店的一楼。

当电梯门打开后,陈默傻了,被金色光芒覆盖的酒店大厅内人潮涌动,进进出出的都是金发碧眼的老外,哪还有资深者们的影子。陈默惊慌的快步跑出酒店,外面是繁华而陌生的街道,高大的摩天大楼,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人群和各式各样的车辆还有吵杂的听出是什么意思的声音。

“怎么会这样?”陈默嘴唇有些发白,他没有办法联系到资深者们,本来设计好的计划就这样如绝望中的美人鱼所变成的泡沫,啪的一声,破灭了。

“不,不,就算没有资深者,我,我,我一样能度过去,一定行的,陈默你一定行的。”陈默努力控制微微颤抖的双手,他一边鼓励自己一边闭着眼睛,想着办法。

“首先,对,首先我要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然后找到剧情人物,对,对,对,就是这样。”陈默转身抬头看向酒楼。

“这,这,这。”陈默慌了,这座五星级酒楼的的名字他根本就不认识。一股凉意袭上他的心头。

“怎么办?怎么办?对了,我可以问人。主神已经把我和他们的语言同步化!”几个刚从陈默身旁走过去的金发老外相互间用很正统的普通话交流,这让陈默找到了一丝希望。

主神帮陈默解决了语言问题,但其他问题就得靠陈默自己了。陈默打听了半天,最后他悲哀的发现,自己只知道他所在的地方是位于美国加州境内,一间人气度颇高的五星级酒店,其他的消息他半点也没有打听到。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要找到剧情人物才能跟着他们登上方舟,可是我怎样才能找到他们?对了!美国的黄石公园,他们一定会去哪里!”陈默搜遍的全身,发现自己身上只有不到两百块钱,根本不够车费。此时的陈默才知道目前的自己是如此的无用,失去的家人的呵护,失去的朋友关心,失去了资深者的保护,这样的自己,竟然什么事都做不了。

“完了。”陈默喃喃自语。没有钱,似乎就没有了在这个世界生活的权利,没有了家人和朋友就失去了一切外援,没有了资深者的保护,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世界中,对与陈默自己而言,原来是如此的困难。

“原来……这就我,这才是我。”陈默的父母各自在外面工作,大多数时间都是陈默自己一个人,陪伴他的只有电视、漫画和小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父母的关心似乎不是那么重要了,他觉得自己一个人也能很好的活下去。可是让陈默没有想到的是,幻想中那个强大的自己,无所不能的自己,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怎么办,怎么办啊。”陈默抬头看向蔚蓝的天空,心中一片冰冷。

“你站在这做什么?没找到那群资深者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陈默的思绪,把陈默从失落中拉了回来,他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的溺水者,惊喜的心转身看去。

疑似女扮男装的姬乱马正一脸意外的看着陈默,在他身后是脸色不怎么好看的张怀忆。这两个人的出现让此时的陈默心中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归属感,这种感觉冲散了他心中的孤寂和傍徨。就像一个正处于思想斗争的迷途羔羊,突然找到了组织。虽然他们认识的时间还不到一个钟头,但一样的亚洲面孔,一样的黑色头发,一样的语言让陈默感到格外的亲切。

“那个,资深者。”陈默两手无规则的比划,他有些不知所措的对姬乱马解释自己的情况,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如果你愿意,可以和我们一起走。”姬乱马转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微笑的向陈默伸出了右手,然后他左眼一眨,温和的微笑道:“我叫目前叫‘姬乱马’,你可以叫我乱马。”

陈默无意识握住姬乱马的右手,“好温暖啊。”

神奇的,只是一瞬间,他已恢复了正常。陈默左手抓了抓头,掩饰自己的尴尬,“我目前叫‘陈默’,其实这也不是我的真名。”

“你们!你们!”在姬乱马身后的张怀忆脸色更加难看了,他指着两人,想说些什么,最后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那张在刺猬头衬托下显的有些刚毅的脸已染上了一层桃红色。使充满阳刚之气的张怀忆多出了一份异样的魅力,惹得周围几个美国少女驻足观望,弄的张怀忆很不好意思。

“你要一起来吗?。”姬乱马说着,微笑的向张怀忆伸出了左手。

“切!谁要跟你握手,恶心,这种三流漫画剧情里才出现的东西,你骗骗别人可以,骗我,你不行。”张怀忆右手一摆,打开姬乱马伸出的左手,然后越过陈默走向繁华的街道,拦了辆黄色出租车,拉开门就坐了进去。

“哎~~真是一点也不配合。”姬乱马摇了摇头,一副失望的表情。然后他上前跑了两步,在张怀忆还未来的及关上车门时,很不要脸的挤了进去。

“喂!喂~你这个人妖想干嘛?给我滚出去!”张怀忆很愤怒看着叫喊道,他没想到这个死不要脸的家伙竟然有如此厚的脸皮。

姬乱马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生气,他满脸笑容的说道:“大家都是同一国的,你干嘛那么冷淡,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我们两人之间也有一定的了解。哎~~我知道你虽然性格粗暴,虚伪,又没脑子,还嘴硬,但总体来说,你是个好人。”

“啊~~你~你这个王八蛋,你给我去死!”张怀忆被姬乱马短短几句话就弄得火冒三丈,他紧握的右拳发出“咯咯”的清脆响声,眼看就要打向面前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

“好啦,好啦,我们这是在轮回片中,淡定,淡定。”姬乱马双手放在胸前,安抚着暴跳如雷的张怀忆,可效果似乎并很好,就在张怀忆右拳击出的那一刻,姬乱马突然正色的说道:“张怀忆,其实……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我能认识你,真好。”

“啊?”张怀忆已经打向姬乱马的右拳在对方脸颊前三寸处停了下来。

姬乱马见张怀忆这一拳是打不下来了,他转头对着还站在酒店门口的陈默挥了挥手,说道:“喂,陈默,快上来!”

“哦,哦,啊?好的。”陈默也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是死敌的两人竟然变得如此亲热,对,就是亲热。但他被眼前那两个家伙这么一闹,自己不安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淡淡的安心。陈默笑了笑,向出租车跑去,那名坐在前面的黑人出租车司机似乎已是满脸愤怒之色。

PS:每个看过《无限恐怖》的人心中都有一个无限恐怖的世界,我心中也有一个,所以我想写一个自己心中的主神空间世界,以前也想过写阴暗面或则智者类的,并动手写了一段。但最后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写这种笑着面对生死的类型比较好。毕竟,与其恐惧的面对死亡,不如笑着来迎接。恩,希望自己能写好。

收藏书签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