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元首之怒

第43章 想不想看妈妈和叔叔打架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四十三章 想不想看妈妈和叔叔打架

绯色酒吧暴力事件的处理结果在石辰的意料之中,不过其中的过程或者说是波折却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黑石胡家二少爷居然一夜让人弄成了太监,如此奇耻大辱,胡家自然不愿轻易放过两个肇事者。

不过苏耶苍娜最终还是兑现了她的诺言,动用自己的能量开始对这场事件进行干预。

在这种情况下,胡家如果还要继续闹下去,势必会捂不住这件糗事,胡云人将成为圈内所有人的笑柄,加上原本他们便是理亏在先,只好忍住怒火息事宁人。

不过事后也不知那位新总督从哪儿调阅了一份关于石辰与徐秋生二人的资料,尤其是在得知石辰与旧总督之女夏丽是熟识后,出于女人的狡黠,竟是将这个包袱扔到了正准备回首都星圈赴任的夏景明面前,是以夏丽的前来便成了理所当然。

三人出了拘留所,徐秋生极为识相的拍了拍石辰的肩,递了一个男人都懂的勉励眼神,便自己搭车先行离开了。

石辰则是徒步送夏丽回家,话题自然也由绯色酒吧事件转移到了夏丽的归期上。

夏丽忽然顿住脚步,转身抬头看向石辰,展颜一笑道:“我下礼拜天就要走了,你可要抽出时间来送我啊,大忙人。”

石辰自然颔首答应,虽然对夏丽没有过什么非寻常的情感,依旧有些淡淡的失落。

夏景明自然也能从夏丽对此次事件的处理态度上看出自己的女儿对于那个叫石辰的学生有了些超出朋友之间的感情,不过却是仍旧保持了默许态度。

二人之间的身份与地位是如此的悬殊,加上近日便要携女返回首都白杨星,三万光年的阻隔,足以让任何情感冷却,然后沉淀。夏景明如此作想。

夏丽似乎也察觉到了父亲的意思,是以之后在与石辰一同返回的路上,便显得有些强颜欢笑,然后同归于沉默。

泰坦高校的生活一成不变,每天石辰都会准时的去上学,饥渴的吸收一切关于生化基因类别的知识,待下课后便去红楼打工。

不过稍稍有些不同的是,石辰最近购买了一些生化工具和机械组装的书籍,然后自学了一些基因试验实操练习和初级机械运用。

因为明天便是古柯那家新机械研究所落成开业的日子,开业便意味着需要大量的编外员工。而古柯的这次兴建决定也着实仓促,是以许多基层员工只好选择泰坦的本地人,其中泰坦高校的学生,自然是不错的临时工选择。

而他从叶茵那儿接到的首要任务,便是混入其中。

虽然叶茵扬言他们在古柯机械有人,能够确保把他弄进去,但石辰一直只相信自己,所以本着一名学霸的秉性,硬是自学完了高中乃至一部分大学课程。

徐秋生这几天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有时候石辰去往徐氏面馆都找不到他人,只有在上完夜班归来时才能偶尔碰到互相打个招呼。

至于石辰一直担心胡家的暗中报复,却并没有如期到来,看来那位女总督的威信比想象中还是要靠谱一些。

不过即使是这样,石辰每每来往学校和红楼的路上,都随身带着那根电击棒,亦步亦趋,小心谨慎。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即将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降临到他身上,所以他最近总觉无来由的烦闷。

直到今天坐在徐氏面馆中吃着夜宵时,徐秋生忽然说的一句话让他浑身一紧:“你最近最好小心一些,根据我得到的消息,那个叫邹令闻的刑侦队长一直在查你,应该是为了你上次那件事情。”

见石辰低头沉默不语,徐秋生出声宽慰了句:“不过你也安心,不就丢了跟撬棍吗?董小飒那货跟我是熟识,比我还溜着呢,我估摸着这会儿他都逃到帝国境内去了,他们死也查不出什么的。”

真的会那么顺利吗?石辰在心里自问了一句,却不可能得出什么答案。

而以他一贯的性子,这种把前途命运都压在一个称得上素不相识的人物能不能逃过全联邦的通缉上,实在说不上安心。

若是那个叫董小飒的家伙真的落网了,一定挨不住现在各种堪称变.态的审讯,若是当年那些家伙狠了心要挖出自己,会不会就通过这条线索查到他的身上?

“恩。”石辰此时忧心忡忡,很随便地应了一声。

回到了十三区濂溪大道的廉租房,犹豫了再三,他将自己的事情变了个方儿告诉了莉雅。

在他眼中,莉雅一直是个集美丽与智慧与一体的化身,在迷茫中充当一下他的精神导师应该不无问题。

不过在他想来,莉雅听到他竟有如此‘精彩’的经历,一定会惊讶万分,吃惊于一个小小少年竟然会背负如此沉重的命运而暗暗喝彩。

然而现实往往是尴尬且骨感的,莉雅听着他的故事时,正翘着一双黑丝美腿端坐在原本属于他的工作台前,轻轻吹了一口小初现磨现冲的蓝山咖啡,半响抬眸看了他一眼,“没了?”

“没了...”石辰的嘴角不住**了一下。

就见莉雅讥讽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有故事的少年,事实证明我猜对了,不过却没想到竟是如此狗血而无趣的故事,又是自幼父母双亡还励志复仇的破事儿吗?就连地球时代这种剧情都早早的没了市场,而主角还是你这么成天提心吊胆的主儿怎么能行呢?”

“我这叫未雨绸缪!”石辰有些怒了,自己身上背负的生死大仇,这个女人居然还嫌比电视剧狗血,这算是个什么事儿?

“好吧,就算事情是这样,那个刑侦队长可能会查到你,你说你现在能做什么吧?”莉雅放下咖啡,朝婴儿床那边拍了拍手:“千琳,过来吃奶,乖!”

“妈咪,我来啦。”就见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扶着墙有些表情怯怯的走了出来。

听到这奶声奶气的回应,石辰原本惴惴的心忽然安稳了下来。是啊,正如莉雅所说的那样,难道只是因为一个可能,便陷入绝望中不能自拔吗?难道就因为一个可能,就去杀了邹令闻不成?

杀掉一个邹令闻,还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而也因为这样,反而会暴露自己的存在。毕竟对方现在也只是猜测这件事情跟当年那件事情相关。

看着趴在莉雅怀中拱着脑袋的千琳,石辰已经见怪不怪了。虽然在半个月前被千琳一声模糊不清的爸爸差点摔死。

不得不说,基因的差距是显性而恐怖的。

石辰早就看出了千琳的异凛,她在刚出生后,看向新世界的那双眸子便是清澈而带着好奇的。这说明这孩子在胎中大脑便已经发育完全,并有了一定的智慧。

如今才半年不到,她就已经能走能言,更是展现出了远朝常人的学习能力,甚至有次石辰看到莉雅这位不讲究且不负责的二货母亲竟然拿他的高中国语课本给千琳做启蒙读物,让石辰汗颜不已,这已经不是什么早熟能够解释的了。

看着石辰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自己的胸口出神,莉雅俏脸微红,轻啐道:“小流氓,想明白了?”

石辰握了握拳头,颔首道:“想明白了,有些事情如果注定发生而又无法改变的话,那么除了把自己变强,便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莉雅见石辰终于开窍了,柳眉微展,笑着说道:“你能有这样的觉悟便好。”

说着莉雅整理好前襟,将刚刚喂完奶水的千琳放下,摸着她的小脸问:“宝贝千琳,想不想看妈妈和叔叔打架啊?”

“想!”千琳打了个奶嗝,大声道。

听到这句日常的问答,想到每次事后痛不欲生的酸软,石辰忽然有些心慌,赶紧道:“我说莉雅,明天我还要去古柯应聘呢,今晚能不能就算了。”

“刚还夸下海口说要变强,怎么这会儿就不行了呢?”莉雅的笑容又带上了嘲讽,“你连我一个弱女子都怕了,还成天想着去报仇?”

“来就来!你还真以为小爷我还怕了你不成?”石辰顿时被这句激将激起了血性,身为男人,怎么能在女人的挑衅前说不行!

于是廉租房内又响起了肌体激烈碰撞的声响。

一旁的小千琳望着眼前正在进行时的家庭暴力,非但没有半点害怕的神色,而是抿着唇,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摇晃着两只小拳头奶声奶气的呐喊助威道:“爸爸加油呀!你一定能赢妈咪一回的!”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