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元首之怒

第24章 红楼上任首日之遭遇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十四章 红楼上任首日之遭遇

关于这位新总督,石辰也是早就有所耳闻的,着名的联邦五星上将,军神苏耶鸿图的孙女,身世显赫,天赋也是常人难以望其项背,曾于十四岁时便任联邦黑石第七军旗舰-苏伯里昂号的舰长,军衔达至上校。

能有这么一个顶级美女做总督,原本应是一件八岁至八十岁所有男人都应该欢呼庆祝奔走相告的好事情,然而不知为何,石辰盯着这位新任女总督的肖像,心中不但没有任何惊喜,反而本能中有一种淡淡的危机感。

这事情实在太巧了,仿佛随着某个时间点一过,夏景明重获职权,古柯机械收购邦德矿业,新任总督就职,这些事情就接二连三的发生了。

石辰一直相信世界没有真正的连续巧合,而恰好石辰知道,那个时间点,正是他让徐秋生将那段影像发到交易平台上时。

如果按照这样的推论,那么埋在邦德矿业下的大东西,就绝不会是一个银河殖民初期的古董那么简单了。

徐秋生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眼见石辰还愣愣的盯着电视荧幕发呆,撇了撇嘴嘲讽道:“亏小爷还以为你成天对着叶梦祈的发呆,谨守处男之身,就以为你有多痴情,感情你不是不会背叛自己的单相思,而是能够让你背叛这份情感的目标一直没出现啊,怎么样?这位新任总督是不是戳中你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了?”

“怎么可能,就这冰块似的家伙,跟网上叫卖的充气人偶、机械女仆之类的有什么区别,还有这跟别人欠了了她百八十万的凶恶眼神算哪样?就这走到大街上,隔着老远都能把刚**的野猫吓的当场失禁,这样的女人也能被称之为国民女神?”

被拉回神的石辰一阵冷笑,旋即嘲讽道:“啧啧啧,不得不说,联邦男性的审美观什么时候都集体崩坏了,嗯?是叫什么苏耶苍娜吧?不是我说,她就算脱光了躺在我面前求我上她,我也硬不起来啊。”

石辰的一番抢白,顿时雷的徐秋生外焦里嫩,愣愣的看着石辰,道:“辰子你什么时候变的比女人还毒舌了,为什么我从你的话里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还有你最后一句话,小爷我可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除非你那活儿真的有问题。而且苏耶苍娜那样的美女,怎么可能会在你面前脱光还求你上了她,除非她脑子也有问题,总不可能是看到你长的漂亮就献身的花痴吧...”

徐秋生眼见石辰的面色有些难看的趋势,赶紧闭了嘴。他可是知道,石辰这家伙最痛恨别人说他‘漂亮’。

而就在这时候,电视银幕上的插播新闻终于结束了,于是继续报道关于邦德矿业的违规问题。

画面再转,银幕上播放的正是那名记者采访一位泰坦高校高中生的画面。

然后整个面馆就寂静了几分钟。

徐秋生看了看屏幕,又看了看身旁的石辰,不可置信的一拍桌子,指着屏幕对着石辰喊道:“辰子你看,怎么电视上的这家伙跟你长的一模一样?”

石辰也面无表情的看了徐秋生一眼,“那本来就是我。”

徐秋生瞪大着眼睛傻傻的看着石辰足有半分钟之久,脸色也有些微微发红,忽然激动的扯着石辰的臂膀颤抖着声音追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儿啊,你怎么会突然上电视了?还你妹的成了邦德公司的污点证人!你上电视好歹也带上老子啊!小爷我一辈子都没上过电视呢,就算只露露脸也好啊!”

“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突然就找到我的,正好就顺水推舟了。”石辰皱着眉头说道:“不过带你上电视是不可能的了,毕竟已经没有第二个邦德公司让我祸害了。”

徐秋生顿时如同破了洞的气球般萎靡颓废下去,但转瞬间又来了精神,“电视上你居然说是被邦德公司蒙骗过去的,怎么以我对你的了解,还没出现过能成功蒙骗你的家伙吧?”

“那当然。”石辰挑了挑眉,得意道:“其实我当时情况正好相反,是我成功骗过了人事部,顺利打入敌人内部,终于混了口饭吃。”

“然后反手就把邦德给卖了?”徐秋生不可置信地望着石辰,说道:“不得不说,你真他.妈的是个人才,要是邦德公司知道了真相,一定得疯掉。”

“嘿嘿,说的不错,我就是传说中的人才啊……”石辰挑了一下他那双如柳叶般的眉毛,得意荡漾的表情出现在他如少女般清纯可人的容颜上,着实有些违和。

徐秋生每次看到他露出这种小人得志的表情时,就有种想打人的冲动,最终却只是骂了一句:“你真.他娘的无耻。”

在离开了徐氏面馆后,石辰拉了拉风衣的领子,将自己的半张脸蒙在了黑暗之中,这循着一条小巷,向着临街而去。

今天是他去红楼就任保洁经理的第一天。

与上次不同,这一次石辰来的时间只是比红楼会所的迎客高峰期稍早。

随意扫视楼内大堂几眼,里面很是清静,大堂内案明几亮,复古的丝竹之乐充斥其间。

就见中间一方铺着红毯的舞台上,十二名风姿卓越的姑娘正在拨琴弄弦,她们神情俱是专注于乐器,清丽的眉眼间一片温柔,丝毫没有风尘女子的半点**。

大厅右侧的雅座上,已经有几名客人提前来到,身旁都坐着巧笑倩兮眉眼柔顺的姑娘,巧笑言谈着。

石辰刚刚步入红楼内,两旁的迎宾小姐便条件反射的鞠躬行礼,低领的工作旗袍顿时露出两排诱人的白腻。

在这一刻,石辰竟是生出几分在这里工作也挺不错的情绪来。

前台小姐脸上也是堆出职业的微笑,软嫩诱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欢迎光临,这位客人,请问有什么...”

只是她的话刚刚说到一半便顿住了,两只眼睛愣愣的盯着石辰,然后忽然发出一声欢呼就小跑着出来抱着石辰的手臂,“石辰!你终于来上班了!”

“是...是啊,合同上不是写的今天吗?”石辰有些承受不住对方的热情和臂膀传来的柔软销魂。

旋即前台小姐便松开了石辰,双手合成喇叭转身对着楼上大喊:“姐妹们,出来了!我们的小甜心来上班啦!”

石辰一瞧这架势,想起上次前来应聘的悲惨遭遇,顿时暗道不妙。如同炸了毛般的野猫一般拔腿就往外跑,哪只刚迈步,就撞上了一道柔软的肉墙,却是那几位迎宾小姐也赶来凑热闹了。

其中一位更是揉着酥胸对着石辰一阵嗔怪:“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就不能轻一点儿吗?都弄疼我了啦。”

果然,整个红楼内寂静了一瞬,旋即就传出阵阵惊呼声,将原本天堂般的氛围破坏的一干二净,然后莺莺燕燕就如洪流般就将不知所措的石辰淹没了。

这番画面看的那几名正在点单的客人一阵目瞪口呆,心道究竟是泰坦星上的那哪位权贵公子,竟有如此通天之能,吸引如此之多的姑娘前来以身自荐。

这场喧闹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楼上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成何体统!都还上不上班了?”

然后所有正在揩油和试图揩油的姑娘们顿时缩了回去,齐齐低头等待着训示。

石辰擦了擦脸颊上沾满的不明**,朝楼上的救星看去,就见一位风韵犹存的妇人缓缓走下旋转楼梯。

这位妇人年岁已长,但无论是娇媚的容颜还是傲人的身材,都保养得极为完美,丰胸细腰肥臀笼在一件大红旗袍间,亦步亦趋间都透露着不亚于在场任何姑娘的别样风情。

这位妇人正是上次特聘石辰为保洁经理的红楼掌舵人,红姐。

红姐第一时间并不是来到石辰这边,而是带着矜持的笑容对那几名‘受惊’的客人赔礼道歉,安抚好他们后,这才款款来到石辰他们面前。

她先是扫了一眼周遭寒蝉若惊的姑娘们,道:“来会议室!”

没过多久,红楼内一阵怨声载道。因为红姐颁布了一项新的命令:凡红楼内在职的姑娘,工作期间一律不准骚扰石辰,违者以惩罚性解聘处理。

之后红姐留他单独长谈了一番,这才让那位一位叫桃子的小姐带他去更衣室。

只是到了更衣室,石辰又是一阵尴尬,入目都是女子贴身之物,还有几名正在更衣的姑娘在发现来人竟是石辰,竟然在调笑两句后便如无人之境的继续更衣,一时间,满眼净是春色。

若不是有红姐的那条命令,恐怕还会发生一些惨绝人寰的桃色事件。

瞧着石辰脸色微红,那位小姐带着暧昧的笑意对他解释了一番,石辰这才惊愕的发现,原来他是红楼唯一一个也是第一个男性员工,就连保洁部的十几名员工,也俱是豆蔻年华的漂亮小姑娘。

“这回还真是...贾宝玉进了大观园了...”石辰无语凝噎道。

这话可把那几位小姐逗乐了,桃子更是掐了掐他的脸颊取笑道:“是的呢,不过贾宝玉可没你漂亮呢。”

石辰欲哭无泪。

PS:求点推荐票嘞。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