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元首之怒

第12章 那一路的狂奔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十二章 那一路的狂奔

那眼上长疤的汉子说这话时的语气很平静,然而就是这种平静里,却夹着股令人心悸的味道。

石辰微微眯起修长的眼线,扫了一圈对面的众人,然后有些无奈地发现对方的家伙们腰间果然都带着泛着寒光明显超出规格的刀具。

此刻他在心中痛骂了一把那该死的《联邦管制刀具管理条例》,却自觉遗忘了自己也刚买了把撬棍的事实。

没有人会愿意年纪轻轻地就当太监,石辰这般前途似桃花般绚烂的少年,自然也不例外。

场间的气氛有些压抑,又有些戏谑,

血屠与手下们带着阴险的笑容眼睛看着对面的阴柔少年,心中恶意的想着,若这般俏美的少年郎今天被他们在此折了通往伊甸园的希望,会不会就此一怒冲冠,愤愤跑到某些俱乐部当起兔爷来。

想到这个会让人痛不欲生的可能,血屠等人打算完美的执行钱老板的命令。

只是在这一瞬间,血屠忽然看到少年的风衣被夜风卷起,露出长长的一条被黄纸包裹的事物,顿时想到了某种最坏的可能。

但血屠自逞生命值1.4,怎么着也是那个瘦弱少年的一倍以上,即使对方真弄到了一只枪,也很难击中自己。

于是悄悄对对面的众人使了个眼色,抽出腰间的蝴蝶刀甩出朵银光烁烁的刀花儿,一边对石辰说道:“为了表示对你的尊敬,还是老子亲自帮你一程吧!”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地,血屠脚下一踏,身形如狂风般辗压而来。

石辰地眼中只有对面那大汉手里的刀,他的眼睛眯的很厉害,将对方从腰间拔刀到抬起来甩起刀花儿的动作分解成了一个个细微的片段。

就在这时,脑海中突然响起小初那如天籁般的声音:

“开始进行行为心理分析。”

“开始进行动作轨迹分析。”

“开始进行趋避范围分析。”

“开始进行...”

...

听到这一系列提示,欣喜若狂的石辰想到先前自己的空前紧张,忽然觉得自己很蠢,有小初这么强大管家的存在,居然没想到去动用。

虽然眼前的局势看起来已然很不公平,但世界又何曾真正公平过,当不公降临到自己的面前,除了动手羞辱她,还能有别的方法?

石辰盯着血屠握刀的手,嘴角微沉,右脚掌临空后踏,摆出了一个架子。

左眼的视网膜中开始出现一道道模拟的动作趋势线条,随着血屠的急速临近而急速递减,最后变为一道实线,直指他脐下三寸之地。

听着脑海中小初如同日常般的聒噪,不知为何,此刻竟是带给他无穷的信心,可以将对方击倒,哪怕对方手持着刀,哪怕对方的生命值高他将近一倍,哪怕他们的人数已经可以将他淹死。

他心中只剩下一个声音。

可战!可胜!可在甩他们一个重重的耳光后溜之大吉!

想到这些,石辰消瘦的身形在夜色中变得挺拔起来,仿若电影中那些风一样不羁的男子般淡定。

血屠执刀的手已然抬起,可是看到石辰摆出的架势后眼瞳微微一缩。

他见过这个架子,这是联邦军体术的架子!

联邦军体术融合了地球时代中国古武术、印度瑜伽术、苏俄格斗术、巴西柔术等精华,将一切动作精简,招招不离要害,以追求最大杀伤力,最快破坏敌人行动能力,是联邦军队在星河殖民时代立足的基石之一。

“《联邦军体术》不是禁止外传的吗?”

而对方那双晶亮仿若看透世间一切的眼睛,也带给他浓浓的不安,他不知道这种不安来源于何处,却不能不进,所有手下都在看着他!

这一刻,血屠出离的愤怒起来,手下力气又重了三分。

“就是现在!”

石辰眯着的眼瞳里亮光一闪,他松开了黑伞,仍由它随风而坠。

鞋尖斜挪一点,身体侧扭,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那记阴险的刺击。

在侧身躲过的一刹那,左掌化刀,重重斩在血屠的咽喉。

咽喉受创,血屠面露痛苦之色,还想强撑着给石辰的后腰来上一刀。

石辰却已经一脚重重踹在他因疾跑叉开的裤裆上。

咔嚓。

那是某种卵状物破碎的声音。

所有人都觉得**一凉,宛若幽风袭过。

这一简单的连招,正是联邦军体术第一套的第二式。

穿喉弹踢!

这一式的后半招,正是他那日在电车上对钱鹤鸣用过的。

叮当。

那是蝴蝶刀坠地的声音,男人最大的要害被袭,即使是最强壮的汉子也要丧失行动能力。

血屠本能的便要开口惨嚎。

石辰却是自腰间抽出了那条黄黄的滚状物,重重的朝着即将发出嘶哑噪音的面庞上砸了过去。

质地脆弱的黄表纸承受不住如此奋力的挥砍与狂风的撕扯,在纸张支离破碎中暴露出它狰狞的面目。

牙齿虽然是人体最坚硬的骨头,但依旧抵不住这种在物理工学上最完美的金属凶器的撞击。

即使石辰为了不出人命而挑了个背,血屠的牙床依旧彻底松动开来。

鲜血伴随着破碎的牙齿在夜色间飞舞开来,洒了远处矗立手下们一头一脸。

场间出现了极短时间内的震惊与沉默。

在做完这些,刚刚还如猛虎般露出血盆大口狠狠咬下一块血肉的石辰,下一刻就变成了秋风中的一只野猫,用最快的速度,沉默而迅速的冲了过去。

与人墙的几米间距看似很远,但在石辰的冲刺之下,也只不过是眨了眨眼的瞬间。

在奔袭中石辰再次舞动起了手中带血的撬棍,朝着前方挡路者依次挥去,带起一声声闷响与血花,留下一片痛苦与惨嚎。

“拦住他!为老大报仇!”

直至此刻,看呆了众红棍打手才终于恍然过来,挥舞着刀光,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

所有的来袭都在他眼中化作一道道由虚到实的线,到最后,仿若狂风暴雨一般。

在暴雨中前行,哪能不失身。

即使有着小初这个上帝型导航仪,因为身体本身体质的限制,石辰的右肋下依旧中了一刀。

但到了此刻,石辰已经顺利的逃出了包围圈,捂着创口,从此一骑绝尘,别君潜入夜,遇雨化成风。

石辰虽然受限于生命值,各项素质都不如那些已经成年的红棍打手们,但他身手够灵巧,又有小初随时更新的最后逃亡线路图。

是以看上去狼狈至极,但偶尔被几个人追上,寥寥几棍,就能让他们变成在地上蠕动呻吟的咀虫。

只有那难以入眼的体力才是石辰此刻最大的敌人。

连续奔转了几个小巷,石辰便已经气喘如牛,周边到处都是那些打手们愤怒的喊叫声。

包围圈即将再次成型,但石辰的晨光也就在眼前。

前方不到二十米,便是濂溪大道,只要逃到已经车流湍急的大道,那些打手们势必要束手束脚。

而更重要的是,他可以直接拦下甚至抢下一辆车来。

石辰一棍撂倒一个近身偷袭的家伙,折身就穿过了濂溪大道,跑向了街边,恰好看见了一辆刚刚停靠在百盛商城的黑色汽车。

这车型虽然有些眼熟,但此刻石辰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将衣领往上一提,打开车门,关上车门,直接捂住还没来得及看清面庞女乘客的嘴,将沾血的撬棍勾到司机的脖颈上,声音低哑道:“开车!不然我宰了你。”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