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元首之怒

第9章 红楼来了位童工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九章 红楼来了位童工

将那几乎花掉了他所有积蓄的迅驰处理器换进去,用医用绷带将小初胸前的狰狞创口包扎好,然后用小指探入小巧的右耳孔内按住开机按钮。

五秒后,小初眼瞳中恢复了银色数据流的冰冷神采,报出自检报告后,石辰这才轻舒口气。

因为替换进去的都是最廉价的零件,重启后的小初动作没以前那般如真人般的流畅自如,让石辰微微遗憾之余,也不忘愤怒。

愤怒的结果,就是在洗澡时就已经开始筹划着去找雷雄武的麻烦。

待石辰披着浴巾出来,从有些霉味的衣柜里搬备用棉被时,莉雅却开口了。

“你就在这里睡吧。”

“啊?”石辰有些不大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鬼头,你想什么呢,睡地板。”莉雅俏脸晕红,语调微微拔高道。

“哦。”石辰松口气之余,又有些怅然若失。

不过心里却升起莫名暖意,毕竟泰坦星自入夜后气温着实有些低,这廉租房的暖气又不那么给力,睡客厅的话的确冻不死,但也绝对睡不舒坦。

莉雅轻哼一声,关了工作台,迈着猫儿般诱人的步子,缓缓爬上了床。

她侧卧着,手抚着千琳的背,一双如猫的却是眸子睨着他。

石辰叹了口气,在床侧打好地铺。

这一觉两人都睡的不太踏实,尤其是石辰,迷迷糊糊中似乎还听到了棉锦之间摩擦的沙沙声。

这一夜,石辰做了一个荒诞的梦,梦中有个女人如蛇般与他抵死缠绵着,那女人的脸原本还是模糊的,可是渐渐的,却是清晰了起来。

“莉雅...”石辰顿时惊醒,然后遇到了所有少男的尴尬。

正想偷偷的摸到客厅时,定时的灯光逐渐亮起,石辰只觉得浑身毛孔都要随之炸开。脚下一登,就如野猫般朝着床头柜上的撞铃闹钟扑去。

嗵的一声闷响。

石辰的膝盖顺利的撞在床板上,脸色顿时苍白下来。

而那闹钟仿佛嘲讽他似的‘铃铃铃’响起。

“唔...”身侧传来女人慵懒的呻吟,“怎么了...石辰。”

石辰扭着有些僵硬的脖子看去,正对上女人那双海蓝色如璀璨宝石般的眸子,那双眸子的主人似乎还没彻底睡醒,素手半捂着润泽的唇瓣儿,打了大大的哈欠。

而随着这个吸气动作,一对硕大饱满的存在险些从毛毯的束缚下跳跃出来,半露的粉晕让这个尚未经世的少年一阵目眩神迷之后如同受惊的幼狮般后跃而起,然后狼狈的弓着身子逃也似的冲了出去。

“没什么!我有急事出去趟,早餐小初会帮你准备好的。”

这番慌张的举措让这位成熟到极致妩媚到极致的女人也是一愣,随即才条件反射的捂着春光大露的前胸。

她有**的习惯,昨夜半梦半醒中竟然就给习惯了,恐怕先前该看的不该看的都被那小鬼头看了够本儿,绝美的面庞涌出一抹诱人的嫣红。

可是一想到石辰那弓着腰的狼狈背影,嘴角又轻轻勾起矜持而又玩味儿的微笑,“还指不定是谁吃亏呢。”

当石辰出门时,太阳没有升起,视野中依旧是满目的灯火阑珊。

泰坦星上,十五个地球日才会产生日月交替现象,但居住在其上的人们,依旧按照地球上的习惯,以二十四小时一个轮回为作息时间。

距离上学还有八个小时,石辰需要去找一份工作。

在原计划中,他打算将那份消息卖掉后再去邦德矿业辞职,但钱鹤鸣的一纸辞退信却是打破了他的计划。

他已经有了打算,在做好了两人半份的红米粥并自己解决完其中一份出门后,直接拔通了徐秋生的电话,拿着全息系统已经报废的个人终端问道:“三炮,红楼休闲会所那儿,你有没有路子?”

**搂着一位少妇的徐秋生,闻言睡意顿时一扫而空,对着手机大声赞赏道:“辰子!你终于肯开窍了!说说,是不是家里藏着的那个撩拨的你欲罢不能,这才...嗯哼?”

再次被人提起家里那个妖精般的女人,石辰脑海中顿时被一片雪白的山峰所占据,几欲负荷当机。

赶紧摇头将绮丽的幻象驱逐出去,没好气道:“别打岔,说正经的,昨儿不是跟你说了吗?邦德提前被炒了,我要去那儿找份工作。”

“哎,我就说直接找批红棍把钱鹤鸣那小子给直接揍服气了,你偏不听,还被逼到那种地方去找工作。”

“那会破坏我们原本的计划,既然那消息你已经出手了,邦德就有大麻烦临头,到时候更能解气不是。而且,我去红楼也顺便解决雷雄武的事儿。”

“嘿嘿,去那儿工作也不错,你这头单纯的小白羊早该扔进染缸里洗洗了。你现在在家?我去接你?”

“还要你亲自出马才行?”

“那儿后台太硬,否则哪敢硬抗着邦德的压力收人?虽然那位红姐和我那死鬼老爹貌似有一腿,不过毕竟联系不多,还是我亲自去趟显得比较尊重。”

“好,那濂溪广场见吧。”

“咳咳,好。”怀里那个半裸的少妇被这通电话吵醒,抬起头来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徐秋生察觉到了怀中佳人的眼光,咳了两声,尴尬说道:“那待会儿见。”

红楼休闲会所并不是真正名义上的会所,若是放在地球古代,那就叫窑子,现在放帝国那边,则叫青楼。

因为联邦法律上是禁止这档子皮肉生意的,但这行业无论在哪个年代哪个国度里,是永远无法杜绝的。且无论如何打压,还将永远兴盛下去,直至人类彻底灭亡的那一天。

毕竟人类无论是在人生追求上还是在艺术戏剧里都宣扬着性与爱,既然它都占了半壁江山,怎么也不能杜绝人性不是。

所以这些地方被挂上了各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名字,有些地方被称为疗养中心,有些则挂名洗足城,而绝大多数有些背景的,则打着某某会所之名。

泰坦星随着夜天的递进,即使有着保温措施,地表的温度依旧是逐渐向隆冬过度的,而在这种天气中,只有两种生物是能露着大腿度晃在大街上的。

泰坦女高中生和站街女。

前者为了爱情的信仰,后者为了苟且的生存。

按照二十四小时制,虽然此刻夜色正深,但是按照作息习惯,还是地球时代的早晨6点,所以此刻街道上显得格外的干净清冽,甚至可以说是萧瑟。

一辆计程车停在了濂溪路一座有些复古风格的建筑旁。

红楼会所虽然不能跟那些只接受会员内部人员的私人俱乐部想比,但它在自己本分的领域里,毫无疑问是十三区最高级的地方。

而石辰和徐秋生,就这样在其他人还在梦乡中的时候,大摇大摆的走进这红楼会所。

负责值班的前台小姐明显是个新来的,正趴在吧台上呼呼大睡,直到徐秋生敲了敲桌子,这才诚惶诚恐的抬起头来。

见眼前不是经理,而是两个年轻的过分的少年时,刚噗通的小心肝儿又放了下去。

只是颇有些纳闷之余感叹着世风日下,那些小姐们恐怕连床都没起,就被这两个小鬼头找上门来了。

但是出于培训出的良好素养,还是礼貌问道:“很抱歉,两位客人,小姐们还没起床,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先帮你们预约一下可以吗?”

顾前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正平静而好奇的扫视着会所里的装修与布置,疑惑其间没有自己臆想中的那种银靡味道,便骤然听到前台小姐的问话。

正准备告知来意时,却是被一旁的徐秋生给打断了。

“麻烦联系一下红姐,就说徐三前来拜山。”

前台小姐虽然没见过徐秋生,但显然上面有意给过一份不可记错的名单,听到徐三之名,看向徐秋生的目光顿时恭敬慎重了几分。

“好的,请先随我来。”

随着前台小姐来到二楼角落一个位置较为隐秘包厢,将厚重地窗帘拉上,又在询问后为二人添了一壶不算贵也不失礼仪的铁观音,上了几分雅致的甜点。

“二位请稍等,红姐马上就来。”这才微笑这转身出门。

就在房门关闭地那一瞬间,她才长出口气。

她实在想不明白,明明还是两个没长成气的孩子,为什么会得到老板那般的重视,那个自称徐三的年轻人分明是老板的旧识,而他又却像是专程陪着另一个漂亮正太来的。

“长的那么漂亮,不会是介绍来上班的吧,呀,想多了,罪过罪过。”女人捂着发红的脸蛋,想着自家会所只面向男宾的,只能是自己想多了。

可这位前台小姐刚回到吧台上没过多久,就接到了红姐的电话。

“把所有人都叫起来,十分钟内梳妆打扮好,在大厅开个会。”

整个红楼宛如宿醉后却被吵醒没处发泄的泼妇,顿时鸡飞狗跳,怨声载道。

就在秒针即将指向十二时,红楼一共一百四十八位姑娘们齐聚会客厅,届时满堂色彩,竞相争艳。

随着高跟鞋踩在金丝檀木上的独特脚步声响起,原本热闹非凡的会客厅落针可闻。

姑娘们昂首挺胸,目光齐刷刷的转向楼梯口,就见平时极难见到的幕后大老板红姐笑容满面的领着两个少年来到她们面前。

红姐指着其中一名比她们还漂亮几分的少年介绍道:“今天让大家聚到一起,是为了介绍一位新的员工,石辰,做个自我介绍吧。”

石辰被一众女人各色的目光盯的有些发毛,面色苍白道:“我叫石辰,添为红楼保洁部经理,以后就是红楼的一员了,还请日后请多关照。”

红楼内先是一阵亢长的沉寂,旋即带着狂喜与猎奇的惊叫声险些掀翻了红顶。

“呀!!!”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