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无上天人

第32章 一元世界核心能量回归本位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十二章一元世界核心能量回归本位

夏中天,一个人世间很普通的人类却成为了整个世界的救星,包括各种形形色色的生命的救星。

夏中天作为强大的纯活性的能量载体,作为纯精神生命和一元核心构架核心能量的完全合成体,在孵化器内他的进化优势和能量优势是任何生命都无法比拟的,哪怕米修斯和沙林这样的强大高级生命种类的领袖人物也无法与其争锋。

万有世界所容纳的所有的一切是一个整体,那一点发生变化整个世界的每一部分都会发生相应的变化,夏中天的强大暂时是没有任何生命个体可以抗拒的,整个世界的进化程式在此时选择了夏中天作为变化的关键点是世界得以继续进化的唯一选择。

夏中天一直无法改变作为人的那一点灵动,他体内的一元世界核心构架能量也就因为这一点无法完成与他的分离,无法回归它的空间定位。

人类生的本能使他一直无法真正达到全无境界,全无既是永生也可能是永无止境的绝对静止,如果没有预定的唤醒程式或没有外力激活,全无就成为真正意义上永恒的现在了。

死生,生死,也许一元构架核心能量真的复位后,夏中天将成为永恒的一部分了,他真的不需再进化了吗?

过渡生命拥有强大的攻击力量,一种天生的侵略种族,他们也许不会有光明灿烂的未来,可他们对现在却有着不可抗拒的摧毁力量,如果一元世界核心构架不能恢复原状,无论是纯精神世界还是物质世界都将被他们摧毁。

一元世界恢复原状也就意味着过渡地带的消失,世界又将恢复到物质和精神的平衡状态,没有了时空依托的过渡生命也将在与之生命相呼应的时空消失一霎那灰飞烟灭。

夏中天、米修斯、孵化器、夏中天的同位体妻子们、纯精神生命,与过渡生命的对抗现在只能维持到平衡状态,过渡生命和改造人不停的诞生不停的在异化着这个本来纯净的世界。

新旧生命的对抗,战争导致的空间失衡,失衡后迅急的空间异变和物种异变,完全得到了之后可能还会完全的失去。

有因必有果,进化后的夏中天、现在的纯精神生命和孵化期及孵化期内的一切都是过去一元生命的延续,而过渡生命是全新的生命开始,如果真的是新的消灭旧的,即使夏中天一方的生命再完美,他们也难逃被过渡生命消灭的厄运,夏中天体内的一元构架核心能量必须归位,夏中天的火种做出了不可逆转的选择,似乎他已没有第二种选择了。

夏中天的25位妻子好像也感应到了他的思想,他们的进化系统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尽管未来不一定就那么悲观,人性的依依惜别之情已溢满了整个空间。

米修斯和苏拉也不尽为了他们的情爱所感动,四周的一切在悄然的转变,他们强大的内核的外在表象已成为一种真实,意之所致皆伴随着能量的转化、空间和时间的转移。

世界上最强大的生命,夏中天和他的25位妻子、米修斯和苏拉,他们现在已拥有了生化万物、创造世界的能量水平和机能强大无比的内核及无比纯净永不磨灭的火种。

即使他们受到超当量的格式能攻击,最坏他们也会演变成孕育生命的基础,具有活性时空,他们的全新的未来将会在不久诞生,进化是永远不会停止的,消灭的只是他们生命现在唯一定位的记忆,他们的火种是永远不会熄灭的。

对夏中天来说回归一元世界核心构架不能被瞬间唤醒也许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美好的事物总叫人很感怀,所以人们心中的那一份清明都是美好的,深藏在内核最深处的记忆都是最痛苦的,是最不愿意激活并感受的。

夏中天经历了纯精神生命进化的全历程,又经历了作为人的进化历程,他经过了无数个以亿万年为单位的进化周期,压缩在他生命深处的记忆是生命适应自然、征服自然、再适应自然、再征服自然循环往复以至无穷的全过程的累积,现在这一切的镜像都快速的在他的火种燃烧中体验了一遍。

什么才是生命的根本,生命面临的挑战是否是进化程式的唯一确认,他们这些所谓的高级生命的未来会怎样,在夏中天面临生死考验的关键时刻,他自然而然的心意流转,火种仍在平稳的燃烧,他的二十五位妻子也与他一起感受了一遍他那丰富多彩、超越时空的生命历程,她们都沉醉了,未体验过的生命历程真实的与她们的火种融合到一起,使她们体验到从所未有的精彩,生命的所有意义都达到无极限的放大。

生命是如此多彩,那怕是没有经历的痛苦也是生命醇美无比的甘泉,自然进化经历的一切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永恒,每个生命所有生存痕迹的累积都是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都是一部无比真实代表永恒的历史。

生命,夏中天的生命跨越了他所知的一切形式,是否除了精神和物质的组合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生命形式了?也许他们根本无法想到也从来也不会接触到的生命存在于他们的世界之外,他们的生命达到完全的进化限制后是否会变得完全不同了呢?

永远的空虚,永远的无知,哪怕是夏中天这样可以创造世界、主宰历史的纯精神生命仍然无法摆脱,命运……?

夏中天在无限的时空中不停的穿梭着,形形色色的时空构架、千奇百怪的生命形态,在夏中天的生命融入它的一霎那,一一的在他的进化系统中留下百分百完整的分析数据。

进化系统把储存的所有生命信息无限次的组合和优化,把适合他的绝对稳定的高级模式输入他的内核,成长,他必须在短时间内使自己成为万有世界和所有时空中的生命形态所有精华的集合体,他才能在成为一元世界核心的一霎那具备绝对的活性,才能有绝对的力量使一元世界恢复到稳定状态,才能有足够的把握消灭过渡生命和过渡地带,才能有可能彻底解决他们这个进化层面面临的毁灭危机。

对未知永远是有恐惧的,夏中天、米修斯和他的二十五位妻子已为夏中天的再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预定的再生程式也设计的完美无缺,只要夏中天的火种出现衰竭或他内核中的一元世界核心构架能量释放出来,再生恢复程式就会启动,米修斯和他的二十五位妻子就会集中所有力量激发夏中天的火种,夏中天本身的力量也会停止按一元世界核心构架能量形式同化自己的过程。

他们已试了几回,只不过都是在夏中天的火种感应力一下降时就启动再生程式,夏中天瞬间就恢复了,唯一的缺憾就是一元构架的核心能量仍未有回归时空本位的迹象,夏中天释放的一元世界核心能量也围绕着夏中天不肯回归本位,一元核心时空与夏中天释放出的一元核心能量相互吸引力仍不够,释放出的能量水平不能唤起一元核心时空的响应。

夏中天已别无选择,由于过渡地带仍在快速的扩张,产生的过渡生命也越来也强大,一元核心时空已不具备主动与夏中天体内一元世界核心能量融合的能力,再耽搁恐怕夏中天即使毁灭自己也没有用了,一元世界核心时空被过渡地带完全同化他们这些与其息息相关的生命也将被消灭,以一元世界核心能量回归时空本位为目标的夏中天的自我同化程式必须马上开始。

瞬间夏中天、米修斯和他的二十五位妻子已做完了交流,他们精神都充分的回归到他们的内核中,充分的燃烧他们的火种,夏中天停止了所有的生命感应和生命功能,集中所有力量开始了把自己的生命同化为一元世界核心能量的程式,夏中天的生的程式停止了,唯一剩下的就是内核中的能量在不停的转化为一元世界核心能量……

地球、太阳、宇宙……,大自然的一切都与夏中天的意念融为一体,夏中天停止了自主的意识,大自然一切有活性的信息,涌入了他的躯体、他的内核,贴近了他的生命的火种。

无数的感受聚合到一起的感觉是奇妙的,意识中划过一道又一道心灵升华的闪电,他的生命原来不只是属于他自己,甚至不只属于人类,万物本为一体,无论是有形、无形或具有高度进化活性和低进化活性的生命,进化的源头本是一体,存在的一切是共生共荣息息相关的。

夏中天现在所处的位置,是现有特殊时空状态的产物,他所谓要拯救一切的使命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它是一种必然选择,是夏中天必须履行的职责。

夏中天的意志达到了空前的强大,那不是骄傲,那是一种100%清醒,生命一切进化痕迹的束缚都解除了,夏中天驾驭能量的能力已达到他现在生命构架状态的极限水平。这是一种包容,一种解脱,是生命极限意义上的清醒。包容着无限境界的思想,能量运转起来像零负载一样轻松。

目前意义上夏中天的生命实在太神奇了,可有可无、变化万千,万物中皆有我,我中又与万物相连、息息相关,根本不需要消耗时间来完成他与他们的连接,夏中天已完成了真正的与纯精神世界和纯物质世界的完全融合,由于他的存在整个世界已成为一个有生命的完整生命体。

夏中天的火种在一元世界核心能量包围下达到了空前的强大,一元世界的核心能量以夏中天为核心回归到一元世界的核心时空构架中,整个世界轰然巨震不已,回到了平衡状态。

知觉,人没有了知觉,就等于死了,不存在了。而现在夏中天一丝一毫的活的知觉都没有了,火种停止了震动,所有的生命程式都以接近无限的速度在运转,一切都固化了,百分百准确的生命控制也就意味着已不需要进化了,不需要去适应了,一切都达到了完美,没有了生死的界限,夏中天成了独立于时空、生命、精神、物质之外的活性能量与精神的完美组合,夏中天成了一元时空构架的核心。

过渡地带瞬间消失了,沙林和过渡生命也一并不见了,就像人类的梦一样,不,人类的梦也许更加真实,梦也是真实的能量消耗,也是无限的历史的一部分,而过渡地带和它所承载的历史竟然在夏中天回归到一元核心构架的瞬间就不复存在了,纯精神世界又恢复到它原来状态,一切的不稳定和暴力都消失了。

孵化器是纯精神生命的制造品,物质是能量的衍生物,精神才是世界的根本,任何时空包容的一切都是活性能量的衍生物,活的,一元核心构架的能量就是一种永恒的完美的活的生命程式。

万事万物都与人类本身的发展进化有必然联系,要么是人类改造自然的物质行为的结果,要么是人类中的超级进化者精神力量创造的奇迹。

我们生存的世界是万维的,任何一个无限细分的点、任何一个无限细分的元素又同时具有无穷无尽的演变环境和演变方向。在一个相对稳定的质的范围内,时间、空间、精神限制是很难被这个质的范围内的进化个体所突破的,个体吸收运用能量的能力很难使个体获得物质自由,进化的周期,也就是生死的循环往复也成了一种定式。

生命的价值体现在不停的追求新鲜事物,生命的进化系统不停的扩展着它的外延,只有突破自我,不被自己主观意识中的迷蒙所左右,进化的周期才会缩短,进化系统才会变得更加精准,更加有活力。

我们作为无限时空中属于我们的这个时间意义上最伟大的生命,不可能永远是生命的顶峰,哪怕是地球上的一个小蚂蚁,只要它具备了崭新进化的生命程式,经过接近无限时间意义上的进化之后都有可能成为无限世界中新的主宰。

我们只代表现在,不可想象的更新更强大的生命一定会在我们将来的某个时空转折点上出现。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