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都市之璀璨人生

第24章 煲电话粥

收藏书签 字体:16+-

许子明将手机上的信息,看了数遍,觉得昨晚不是恶梦是梦游,头有些晕,昏昏沉沉的,眼皮有些浮肿,两眉之间突起了个包,又红又肿,像是起个闷头,有点疼。穿好衣服跑到父母家吃早饭。

冒着香气的小肉包一下引起了许子明的食欲,他放下小皮包,抓起一个就往嘴里塞,一股汤汁喷了出来,烫得他直吐舌头。“哎哟~太烫了,太好吃了。”

“坏小子,连手都不洗,赶快去洗手、洗脸,饿狼啊,就对肉亲。”母亲贺芳芝揣着一碗紫菜蛋花汤走了进来,她放下汤碗,瞅了一眼儿子惊叫起来。“明子,脑门怎么起包了,眼睛怎么又红又肿,没睡好觉还是感冒了?”一只手摸在许子明的脑门上。

“没事儿妈,可能是让蚊子咬的。”他几口将包子咽进了肚里,跑进卫生间。

“明子,星期天别乱跑,顺子妈给你介绍对象,这回这匹小野马有人管了,别看你在我和你爸面前不听话,以后有拴马的小绳套了,过几天再给我们生个小宝贝,我们家的大事就算完毕了。”贺芳芝摆着筷子和小瓷碟,眼睛冲老伴眨着,嘴巴撇向卫生间听儿子的反映。

“妈,我的事儿不用你们管,我还没玩够呢,不想那么早被女孩子拴在裤腰带上,多没意思啊。你帮我谢谢顺子妈,我不打算看对象。”许子明在卫生间满嘴牙膏泡,象一条顽皮的金鱼,心里却美极了。“自己走桃花运了,要说没有女朋友一个都没有,要说有一下子来了三个。不是三个,而是四个。”他脑海中想起了西宁的林梅芝,脸不尽红了起来,由于一走神,一口牙膏泡咽进了肚里,让他好顿呕吐。

贺芳芝看了看许明礼,嘴巴呶了下,将一个包子放在老伴的小瓷碟里,自己也夹了一个。“不行啊,我和顺子妈都定好的事,你不能胡来啊。不管你同不同意,都要到场看一下。不然,我和顺子妈没法交待,做人要讲信用的,否则将来谁还会帮忙。明子,星期天上午9点在顺子家与女孩儿见面,记住啊。”她瞪了一眼许明礼,小声嘟囔着。“说话啊,你宝贝儿子不听话,你怎么不说几句?”

许明礼夹起包子,咬了一口,发现儿子正呲一口小白牙,冲着盘里的包子挤眉弄眼。而最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儿子的眼睛泛起一道蓝光,两眉中间的红色小包比刚才还要红,更加突起,样子有点像新生儿点的美人痣。他捅了一下身边的老伴,眼睛瞟了一下,正全神贯注享受美味的儿子。

“哦!臭小子,一见到好吃的眼睛都蓝了。明子听话,只要把儿媳妇给妈娶回家,妈天天给你做好吃的。”贺芳芝全然没有理会老伴的真实意图,也没发现儿子有什么不对劲的。

许子明闷头吃着包子,喝着紫菜蛋花汤,完全没有理会父亲和母亲的细微动作,心里想的也不是星期天看对象的事儿。此时的心早飞到了唐氏机电,飞到了唐思琪的身边。

唐思琪拿着一片面包,坐在餐桌前发愣,手中的一只小汤匙在奶杯中漫无目的搅动着,一滴滴乳白色的**溅到桌上。脑海中不停地闪动一个帅气的身影,一个阳光般的微笑,一个男孩儿的气息好象还在身边缠绕,那句喘着粗气说的话,“思琪,我喜欢你”还在耳边,撞击自己羞涩的心灵。

“思琪,在想什么?快喝,奶都凉了。孩子,这几天你消瘦了许多,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有时间去医院看一下。”唐建诚放下手中的天津曰报,关切地看着女儿。

“哦!没事儿,我身体很好。爸,你别为我担心,一切都很好。”唐思琪拿起杯将奶一饮而进,那片面包也瞬间消失,她跑到唐建诚的身边搂住老爸的脖子,笑嘻嘻地说:“爸,西宁辉盛公司的预付款今天就能到。昨天,许子明跟我说了。”

“好事儿,姑娘,这笔钱到账后,我们唐氏机电的流动资金就相对宽松一些,天津方面的情况会让我放心一些,过几天我还要回廊坊,那里我要盯着,那可是百分之百咱家自己的产业,等再过些年,我准备将廊坊的产业交给你,爸爸想陪你妈去新加坡了,你妈妈长时间陪你外公住在那里,我们也不能总分居两地啊。有事儿找你两位叔叔商量,将来你给老爸找个好女婿,我就彻底养老了。哦,说到这,我有件事儿跟你商量一下,前些天我们去苏州参加你肖伯父的酒店开业庆典,他家的肖逸龙你见到了吧,小伙子不错,美国强生威尔士大学酒店管理专业,今年26岁,比你大三岁,年龄也相仿。我和你肖伯父的意思是两家更近一步------”唐建诚话没说完,感到被女儿搂紧的脖子一下轻松了许多,一张嘻笑的面孔一下子暗淡下来,索起了眉头。

唐思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脸严肃。“爸,你别跟我再提二叔和三叔了,公司遇到困难时,他们根本就不管,就这次这件事来说,三叔和唐豆就在公司,我请他们帮出个主意,想个办法都不肯。这还是一家人吗?还敢不上一个外人,要不是许子明没曰没夜的联系,我们这笔订单早泡汤了。以后,我要是有实力,将唐氏机电整个收过来,省得不干活的人多,看哈哈笑的人多。我们父女俩为唐氏付出的还少吗?关键时刻最能看出人的本姓。我也不喜欢那个肖逸龙,一对蓝眼珠,长得像个外国人,我先去公司了。”一阵清脆的皮鞋声渐渐消失在餐厅的尽头。

唐建诚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傻丫头,肖逸龙本来就是半个外国人,你肖伯母是英国人,那漂亮的眼睛随他妈啊。这样家境好的高富帅你不要,我倒要看看你找个什么样的?”

唐思琪开着保时捷,脑子里想着爸爸说的肖逸龙,这个男孩儿在她的记忆中还是有印象的,上次去苏州参加他家第三家酒店的开业典礼,一对蓝眼睛让她记忆深刻,说话有点舌头根发硬,喜欢耸耸肩,晃着头,典型的西方人,没想到这家伙还具有中国人的血统。“看来,世界还真是个大染缸,在某一地方呆久了,就会染上一身习气。”她头脑乱乱的来到办公室,抄起电话拨给许子明。

许子明靠在椅子上,在煲电话粥。听筒里是对远在西宁林梅芝的温馨问候,“林姐,你怎么了,我打了好几天的电话,都挂不通,出什么事儿了?真让弟弟担心死了。不会是这8000万元的订单惹什么麻烦了吧?”他将一只打火机在桌子上摆弄着玩。

听简中沉静了数十秒。“哦!臭小子,真的担心姐姐啦,算你有良心,看来我没看错你,也没白忙活。是出现了点小问题,不过现在都过去了。我想转账资票现在应该到了吧?一会儿,你去看看,然后电话告诉我一下,这次给你们公司打去4000万,其余的4000万也很快就到。怎么样,钱没到,唐氏公司没为难你吧?”电话一头传来林梅芝有些沙哑的声音。

“还好,没有为难我。大不了,奖金我不要了,夹包走人。林姐,你病了,嗓子怎么了,是不是发炎了,疼吗?”许子明抽出一只烟点燃,将身体向前倾了一下,拿起烟灰缸放在眼前。

“呵呵~臭小子,心还蛮细的,有些感冒发烧,从天津回来就病倒了,可能有点上火,现在基本好了,只是嗓子还没有好彻底,用不了几天就可痊愈的,不必担心。子明,姐有件事儿托付你,产品质量一定要保证啊。否则,董事会这关,我过不了的。你小子就是运气好,当时我不知让什么撞到了,给你签那么大的一个单子,你要怎么感谢我啊?”林梅芝的话有几分暧昧。

“哈哈~林姐,除了以身相许。我什么都答应你,下次来天津我请你吃饭,领你逛海河,游天津劝业场、玉皇阁、牡蛎滩、文庙、英国乡谊俱乐部------好玩的地方多的是。然后,带你去我家吃我妈蒸的大包子,老香了。今天早上我还吃了五个呢,怎么样?弟弟够意思吧?”许子明特高兴,他断定4000万元的预付款已经汇出,马上就到了。这样,在女朋友面前,总算有个最好的交待。

“哼!姐,别的什么都不喜欢,就喜欢你这个小机灵鬼、小滑头。有机会你来西宁吧,看看这西北风土人情,逛青海藏文化馆,游大通老爷山,吃手抓羊肉、砖包城、油肠、甜醅,喝杂碎汤、酸奶,还有羊肉泡馍,香得很。”林梅芝地道的西北方言,介绍自己可爱家乡给远方的心仪男孩儿。

许子明脸红了,他不知道林梅芝是不是脸也红了,反正他相信,此时的她一定也脸红了,要不是有千山万水的阻隔,他一定会看到那张红得滴血的脸和那急切的呼吸声。“林姐,有机会儿,我一定登门讨饶。现在我去财会部看看那笔钱到没到,晚一些时间给你回话。再见!”他没等林梅芝回答放下了电话,喘了一口粗气,有一种浑身燥热的感受。“哦,西北女孩儿太生猛了,什么话都敢说。”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