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魔帝狂妻:至尊控魂师

014 何为张狂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一卷 苍寰之争 014 何为张狂

慕轻风眉峰一挑:“真去抢?”

云夙夜哈哈一笑,神情傲然张狂:“小家伙,你难不成还觉得哥骗你?快走快走,哥带你虐仇人去。”

仇人?

慕轻风还来不及多问,就被云夙夜再次抗在肩头,回过神来已经狂奔在路上了。

慕轻风再次在心里骂了一句娘,这家伙该死的就不能换个姿势吗?

同样几乎半分钟不到的时间,她的脚就已经落地了,还不等她对云夙夜再一拳的时候,只听耳边一句:“是你?”

这两个字,有气无力之外,还夹杂了太多的复杂和愤怒。

慕轻风回头一看,三个俊男美女气喘吁吁的双手抱着膝盖,神色颇为狼狈,三人看着慕轻风的表情都极为复杂。

慕轻风嘿的一声乐了,这不是被她炸了灵鹫车后掉下来的三个年轻男女吗?

“云少大驾光临,老夫惶恐。”一位老者淡淡的声音随即响起,紧接着一袭黑袍的老者就出现在了慕轻风和云夙夜的面前。

云夙夜却连看那位老者一眼都没有,伸手拍拍慕轻风的头:“小家伙,去随便教训,哥就在这儿看着。”

慕轻风注意到四周的人并不在少数,年轻男女至少有十几个,还有三个实力看不清楚的老者,能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种话的,她能不能说这家伙实在太狂了?

不过云夙夜那种笑眯眯的全天下都不放眼里的神情,还真是让她觉得爽毙了,够帅,够味!

“云少,你莫不是太不把我符门放在眼里了?”又一位老者出现,眼神带着几分冷冽。

慕轻风认出这老者正是之前打了一个照面的那位老者,黑眸微眯,看向老者:“你符门可是否太不将我放在眼里了?”

“你算哪根葱!”那跑了一天的三个年轻男女顿时就怒了,这爆了他们车厢的奶娃娃不认错就罢了,居然还敢跟他们的师父这么说话。

“不管是哪根葱,总是能宰了你的那一根!”慕轻风一句话落,身影已经蓦地闪现在那三名男女附近。

天蚕丝瞬间出击,一瞬缠绕住三个年轻男女的脖子,只要她轻轻一动,这三人就能立刻去见阎王。

三四级灵力的灵修者,对上她一个即将进行一转的灵力九级,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

“放肆!”一直没说话的老者一声爆喝,周身一股强大的力量铺天盖地的朝着慕轻风碾压而去。

“嗯?”云夙夜淡淡一声鼻音,老者那股力量顿时就被挡了回去,若有似无的力量在慕轻风周围保护着。

那名老者遭到灵力反噬,一口血喷出,面色难看的看着云夙夜:“云少,你欺人太甚。”

“识相的就老老实实蹲着,哥今天不想杀人。”云夙夜终于将视线赏了他们一点点,丢下一句话,冲着慕轻风道,“小家伙,给哥俩果子。”

三位老者蹲在原地,没错,就是蹲在原地,他们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被那位其貌不扬的黑衣男子完全压制而住。

三人对视一眼,眼底惊恐闪烁着。

都说云少实力深不可测,然而没有接触过云少的对他的实力都持有一份怀疑。

但如今真正接触过后,才能知道那一份恐怖,完完全全的压制。

还有那个小女娃,若是当真只有容貌那般的九岁十岁,那么这个年纪就已经是灵力九级,这怎么可能?

那位坐在灵鹫车上的老者更有一种想一巴掌抽死自己徒弟的冲动!

往日张狂就算了,这下真TM踢到铁板了。

其他的年轻男女看着门内三位长老都抱头蹲在地上,下巴都落了一地。

云少?难道面前这个容貌平凡的男子就是传言中张狂不羁、毫无章法、将世俗踩在脚下的神秘云少?

这边慕轻风运着灵力狠狠丢过去了俩果子,这家伙那股骨子里的张扬和不羁,怎么的,怎么的就是让人觉得欠扁呢。

而且,要果子,接下来都准备坐着看她演戏了吗?

云夙夜轻飘飘的就化解了慕轻风的灵力,接过果子一口啃上,香甜可口的果子,再配上小家伙的表情,云夙夜的心情一下高涨,面上都是笑意。

“你……想怎么样。”被天蚕丝缠绕在脖子上的少女脸色惨白的看着慕轻风,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我不要你们的命。”慕轻风一手轻轻抚上天蚕丝,看着因为她一句话而松了一口气的三人,笑道,“符门进入秘境的名额也不少吧?”

不少?

符门只有三个名额!

这三个年轻男女一瞬间明白过来,惊恐的看着慕轻风,难道……难道是来抢他们名额的?

“不多,我只要一个。”慕轻风微微一笑,伸出了一根手指对着他们晃了晃。

“不行。”一名被压制的老者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

秘境当中的每一次历练名额,对于符门来说都是竞争到头破血流,他们到最后才挑选出三名资质天赋上佳的子弟,三个名额当中的每一个都是珍贵无比的。

慕轻风没有理会那名老者,摇晃在三名男女面前的手指轻轻搭上天蚕丝,一动,三人脖子上的血痕就深一圈:“让不让?”

云夙夜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小家伙,直接杀了把秘境命牌抢过来不就得了。”

“交易需要双方自愿,这你都不懂?”慕轻风回头,瞪了一眼云夙夜。

云夙夜摸摸鼻子,眼观天,原来自愿还有这么一种方式的。

我勒个大靠。

符门所有人这一刻都差点跪了,自愿?

拿着刀放在人家脖子上让人家自愿?特么不带这样的啊!

慕轻风眯起眼,笑意加深,看似温柔的对三人再次问了一句:“让不让?我没有一句话重复三遍的习惯。”

天蚕丝再次深入喉间,若是再深一点点,三人就要同时归西了。

“我让,我让。”那名少女年纪毕竟还小,她不想死,痛哭流涕的大喊了出来,将命牌从空间戒指取出,“不要杀我!”

慕轻风接过命牌,拍拍少女的头:“我怎么会杀你,我才十岁,还是个孩子呢。”

“扑哧。”云大少再次不可抑制的喷笑出来,看着一个个在心底狂骂三字经的符门子弟,着实为这小家伙的厚脸皮竖了个大拇指,“小……”

云夙夜一个字才刚说出来,突然天空轰隆一道惊雷,紧接着狂风席卷而来,在他们面前不远处的空气也狂乱的扭曲而起!

而狂风席卷当中,体重颇轻的慕轻风一手握着命牌,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狂风卷起,朝着那扭曲的空气间撕扯而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