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夺命医仙

第33章 体无完肤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十三章 体无完肤

人流量并不多的街道,张毅伸手抓住男孩的胳膊,沉声说道:“别怕,天塌下来也有我给你顶着。”

男孩听着张毅的话,心里突然安定下来,就仿佛当初爸爸妈妈护着,很有安全感。

“大蟒,给我打死这两个小混蛋。”肥胖泼妇大声叫骂道。

黄大莽从来没有觉得像今天这么丢人过,先不说他老婆被人打晕,仅仅是当众尿了一裤子,就让他心中怒火中烧,恨不得把眼前的张毅给活劈了。

“敢打我老婆,我宰了你们这两个小畜生。”

彪悍的黄大莽便挥动着手中的砍肉刀,朝着张毅的头部劈砍下来,如果被他劈中,恐怕张毅会被他一刀劈死。

怒从心生。

张毅不退反进,大步跨出,身躯微微一侧,躲过那凶猛的一刀,双手刹那间抓住黄大莽的手腕,随着双手用力,黄大莽的手腕骨头被张毅硬生生的捏断,那把砍肉刀掉落在地上的时刻,张毅狠狠一脚,踹在黄大莽的右侧腰部。

拥有强大力量的张毅,一脚踹的很重,在黄大莽横飞出去后,右侧肋骨断裂声响起,庞大的身躯轰然砸落在四五米外的地面上。

黄大莽的凶狠,真正激怒了张毅。

脚步尾随而到,在黄大莽砸落在地上的时刻,便已经到了他身边,一脚脚踹在黄大莽身上,头上,那股狠劲,让跟着黄大莽气势汹汹过来的两名青年,都被吓得停住脚步。

“砰……”

肥胖泼妇看到老公被张毅打倒,并且不断的猛踹,顿时挥动着那根铁棍朝着张毅砸过来。不过,眼疾手快的张毅瞬间躲过去,一脚揣在肥胖泼妇的脸上,在她惨叫一声的同时,重重摔倒在地上。

她那肥胖的身躯,在地上蠕动了好一会,才艰难的爬起来。

张毅没有再理会肥胖泼妇,他一脚脚踹在黄大莽身上,带着满腔的怒气,边踹边喝道:“该死的混蛋,你老婆教唆着两条狗撕咬这孩子,还把他打的头破血流,你不问青红皂白,竟然还敢当街拿刀行凶?刚刚要不是我躲得快,恐怕会被你这一刀给劈死吧?”

“我让你狠……我让你狂……”

一脚脚猛踹的张毅,把黄大莽踹的惨叫连连,痛苦哀嚎。

“你以为你长得五大三粗,就能横行霸道?你以为你带两个小混混,就能为所欲为?我踹死你……”

周围街道上的行人,慢慢围聚过来,当他们看清楚殴打的是黄大莽后,不知道是谁带头,鼓掌声如雷震耳,响成一片。

“别打了,我错了,我不该招惹你,哎呦……疼……”

黄大莽感受着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感,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珠滚滚滑落,尤其是右侧肋骨处,让他疼的几乎窒息。

以前,几乎都是他打别人,听着别人惨叫哀嚎声。

可是现在!

他怕了!

因为身体各处的剧痛,让他心中充满了恐惧,他有种感觉,如果再这么被打下去,恐怕他会被活活打死。

所以,强忍着内心中的屈辱和恐惧,蠕动着不断被猛踹的身躯,大声的哀嚎求饶。

肥胖泼妇此刻面色煞白,哆哆嗦嗦着站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男人被暴打,却不敢上前一步。

她心里,比吃了黄连害苦,如果这个世界有卖后悔药的,她这一刻绝对会抢着去买。

张毅听着黄大莽的哀嚎求饶声,眼神中的寒光终于消退,一脚再次把他踢翻,怒喝道:“给我滚,以后如果再让我碰到你们两口子欺男霸女,我宰了你们。”

“是是是,我们马上滚,以后再也不敢了。”

黄大莽哭丧着脸,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哪里还有之前的彪悍气息,就仿佛像是刚刚被几个大汉**过的可怜少女,那庞大的体格都在瑟瑟发抖。

张毅冷哼一声,看着他们屁滚尿流般逃命似的背影,随即转身看向男孩,脸上重新浮现出几分笑容,开口说道:“咱们进去吧!”

不知何时。

郝成逍已经站在了医馆门口。

看到张毅转过身来,他那苍老的脸庞上挂着几分笑意,缓缓点头说道:“还不错,恶人需要恶人磨,黄大莽在这石坝镇嚣张跋扈了那么多年,没想到竟然被你给收拾了。进来吧!”

张毅微微一笑,带着男孩进入医馆。

“郝前辈,他是我碰到的一个可怜孩子,身上被野狗撕咬了很多处地方,您帮他治疗一下吧!”张毅把男孩推到郝成逍面前,开口说道。

郝神医瞟了眼男孩,淡淡说道:“我只负责教给你医术,其他的你自己来吧!”

张毅一怔,随即才苦笑一声,点头答应下来。

“小家伙,我都忘记问了,你叫什么名字?”张毅笑道。

男孩说道:“我叫王小飞。”

张毅看着年纪只有十二三岁的王小飞,笑着点头说道:“把你的外套和裤子都脱掉,我帮你处理伤口,然后给你包扎一下。”

王小飞犹豫了一下,这才把外套全部脱掉,只留下一条破旧的小裤裤。

“嘶……”

张毅的目光落在王小飞身上,身躯微微一颤,眼神中浮现出惊骇之色,硬是没忍住倒抽了口凉气。

这……

他这满身的伤痕?

一旁的郝神医,漫不经心的目光扫了过来,当扫过王小飞的身体后,神色也是微微一呆,随即眼神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王小飞身上,密密麻麻布满了各种伤疤,有些伤疤明显是很久之前的,但也有不少伤疤,是最近才添上去的。他全身的伤疤加起来,何止上百道?

什么叫体无完肤?

王小飞满身狰狞可怖的伤疤,是最好的诠释。

“小飞,你身上……这些伤疤是怎么来的?”张毅的声音,都微微有些颤抖。

王小飞低头说道:“我背着我妈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没钱吃饭,也没地方住,就去乞讨,去垃圾堆里捡吃的。我身上的伤,有些是被人家给打的,有些是被野狗咬伤的。”

张毅问道:“你家里是哪里的?”

王小飞说道:“沧州。”

张毅再次说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王小飞的神情有些黯然,低声说道:“我妈妈说,我爸爸在这里,我们是来找我爸爸的。”

“找到了吗?”

王小飞摇头说道:“没有。”

郝成逍眯着双眼,来到王小飞面前,目光从他露着脚趾的破旧鞋上扫过,淡淡问道:“你刚刚说,你背着你妈妈来到这的?”

王小飞点头说道:“嗯,我们没有钱,别人也不让我们搭车,只能走着过来。”

郝成逍说道:“从沧州到这里,足足有七百五十公里,一千五百里路,你背着你妈一步步走过来的?你走了多长时间?”

王小飞低声说道:“半年。”

郝成逍和张毅相视一眼,两人眼神中都流露出震撼之色。

这个孩子……

他才十二三岁吧?

他这枯瘦如柴的小身子骨,背着母亲从一千五百里外乞讨着来到这里?这一路上,他到底遭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

张毅暗暗一叹,有些心疼的说道:“小飞,你忍着点疼痛,我给你治疗伤口。”

“谢谢哥哥。”

足足用了半个小时,张毅才为王小飞消毒,缝合,包扎好所有伤口。

“郝前辈,我恐怕今天没办法跟您学习医术了。小飞的母亲也生病了,我准备过去把她接过来,给她诊断治疗一下。”张毅看着郝成逍说道。

郝成逍算得上是铁石心肠的人,要不然他当年也不会定下救一人就要死一人的规矩。然而,王小飞浑身狰狞可怖的伤势,还有他悲催的命运,却依旧打动了郝成逍。

摆了摆手,郝成逍说道:

“去吧!”

石坝镇东面有一座桥,名叫八景桥。

全桥共长数十米,从一条近乎干枯的大河上横跨过去。下面八根水泥柱支撑着,在大河两旁的桥下,则是南北通透的桥洞。

当张毅跟着王小飞即将来到八景桥后,眼底流露出几分迷惑之色,开口询问道:“你妈妈在哪里?咱们都已经走出镇子好一会了。”

王小飞指了指前方的八景桥,说道:“在那座桥下面的桥洞里。”

“什么?”

张毅面色一呆,眼神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住在桥洞里?

这座桥看上去,应该有几十年光景了吧?

甚至桥两旁的护栏,都有不少断裂,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这种几乎算得上是危桥的桥洞里,能住人?

脚步徒然间加快,张毅很快便顺着河堤,来到下面的桥洞外。

破砖烂瓦堆积起来的半截高墙壁,堵住另一端的洞口,而这一面,则是用木棍和破损严重的塑料布遮盖起来,只留下很窄的门户。

“咳咳……是小飞回来了吗?”

桥洞里,一声气息虚弱的女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妈,是我回来了!我还带回来了一个会医术的大哥哥,他愿意帮你治病。”王小飞弯下腰,从那狭窄的门户中钻进去。

张毅没有丝毫的迟疑,跟随在王小飞身后,钻进桥洞里。

“天啊!这里……”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