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神仙的婚后都市生活

第四十九章 被围殴的魔道高手

收藏书签 字体:16+-

书玄子见到自己的饭店渐渐的进入了正规,十几个渡劫期甚至大乘期的老家伙都被自己培养成了厨师满意的在旁边点了点头,一边往嘴里扔着花生豆一边哼着小曲儿,片刻后任玲雪突然跑进了后面来,他刚想跟任玲雪夸耀一下自己用了几天功夫就把饭店开的有模有样了却见到任玲雪小鼻子一抬,对着自己冷哼一声转身跑到水池那边去了,书玄子可就纳闷了,自己又怎么惹到这个小家伙了?让她对自己这么不满意?

“哎~~~,我就纳闷了啊,我连大衍神阵用了两百多万年都研究透了,可是这女人怎么让我越研究越糊涂啊?我到底怎么得罪她了?难道这女人比天道还要难搞?”看到任玲雪又瞪了自己一眼跑掉了书玄子有些气闷起来了,这女人在他这个仙人眼里越来越奇怪了,有的女人对自己爱到骨头里,比如任玲珑,而有的女人却总是跟自己作对,比如沈佳宁,又有的女人是又爱自己又躲着自己,沈芳彤和阮曼文就是这种类型的,还有的女人对自己一会儿好,一会儿坏,一会儿拿自己是白菜,简直是比那万象兽还要厉害,比如任玲雪,这女人的情绪更是变化的快的很,书玄子此时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要把女人彻底研究透,要不然绝不会仙界,这也是修行的一门课程啊,这女人乃是坤中之灵魂啊。

“嗒嗒嗒。。。。。啪”,太一散人刚刚端着一盘雪兔缠柳从厨房出来就看到了门口进来一个人,这个人一进来太一散人的右手就开始哆嗦了起来,结果哆嗦了几下那盘雪兔缠柳也跌落到了地上,按道理说他一个渡劫期的高手再如何害怕也不会如此失态,可是刚刚进来的这个人还就是让他这么失败了。

“哼!”袁霸恒看到太一散人冷哼了一声,他本来就是修魔者,谁都不放在眼里,更是多年不出来混了,要不是这次书玄子突然冒出来袁霸恒还不知道在什么沼泽里睡大头觉呢,现在到了尘世中来还要给人家当保镖,这心情自然不是很好,其实昨天的时候袁霸恒的修为和太一散人也差不多,这不是被书玄子算计了一把么,实力陡然间有了质的飞跃,这一飞跃不要紧,人间的修真者袁霸恒已经不放在眼里了,再加上他得到了那么多修魔者的高级法宝,你也不想想,当年万仙大会上无数的仙魔对战,哪个是省油的灯?都是了不得家伙,要不然也不敢去那里火拼,仙人魔人都明白一个道理,没那金刚钻就不揽那瓷器活,他们都是自认实力最少也到达了玄仙和玄魔才干去火拼的,而这些人的法宝又有哪件是差的?袁霸恒本来实力现在就已经到达了魔人的水平,再加上身上十几件强的有些离谱的魔器,那实力又陡然上升了数倍乃至十几倍,就是这样的原因才让太一散人失态的把手里的盘子都打碎了。

“小姑娘,我。。。。。”,这袁霸恒虽然嚣张可并不是白痴,他知道书玄子可以一朝之夕把自己提升到这个实力自然也可以片刻之间就毁掉自己,所以他还是乖乖的去询问那个看上去像打工者的小女孩儿了。

“闪开,想吃饭就去后面排队去,别想插队,要不然扔你出去”,任玲雪此时的心情是又好又坏,正不是找谁的茬呢,袁霸恒就这样撞上来了,听到这样不客气的话袁霸恒差点当场发作,后面洗盘子摘菜的十几个老家伙也都感觉到了前堂那霸道的魔道气息,纷纷跑了出来,看到袁霸恒后也都抖了抖,眯了眯眼睛,都在心里暗想这是哪里跑出来的魔道高手?竟然恐怖到这种程度?这间太玄食府中的高手是不少,而且都是人间顶尖的高手,可是还是无法和这个袁霸恒相提并论。

“嘭”,“小家伙,老夫跟你说话呢,你敢这么无礼?”这袁霸恒以前都是上位者,哪里受过这委屈,一瞪眼拍了一下柜台,那木质的柜台顿时被派出了几道裂纹,眼看着就要散架了,尤其是他那样子更是骇人,如果眼前是一个修真者的话光是这气势就能让他吓趴下不敢动了,可是任玲雪却偏偏是普通人,气势虽然也让任玲雪有点胆儿虚了但她仗着这是自己的地盘。

“嘭”,任玲雪也用力的拍了一下柜台,“你想怎么样?你这个臭老头不排队就想吃饭,没门”,刚才这柜台被袁霸恒整个都拍碎了,没有倒下去也只是强撑着而已,此时被任玲雪这样一拍,哗啦哗啦,彻底的碎了,让别人看上去仿佛是袁霸恒没把柜台怎么样,而任玲雪这个小姑娘却是一掌之下把偌大的一个柜台给击碎了,这是何等的功力?那些食客看到任玲雪如此的‘厉害’都吓的退了两步,心里暗道‘原来这间店里不光那些老头子是高手啊,这小姑娘更是高手中的高手’,就这样任玲雪被别人误认为是超级高手了。

“你。。。。。。”,袁霸恒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平时都是面对修魔者,妖修,修真者,几千年都没怎么跟普通的凡人接触过了,哪里晓得现在的社会中凡人根本不知道他的恐怖,前面闹得这么热闹书玄子和任玲珑也正好走了出来。

“怎么了雪儿?”书玄子早就不再用法力神念了,基本上他是想不管事儿了,躲在后面边吃花生豆边想如何研究透女人,见到前面热闹有人闹事了就也跟着出来了,看了一眼就疑惑的走了过来,一边是刚才还跟自己生气的任玲雪,老婆的亲妹妹,一边是自己昨天才‘请’的保镖,魔道的超级高手,怎么他们对峙起来了?

“姐夫,他欺负我,姐夫帮我报仇”,这任玲雪见到书玄子走过来信心大增,然后委屈的拉着书玄子的胳膊诉苦,那委屈的样子仿佛马上就要哭出来似地。

“他?欺负你?”书玄子看了看任玲雪仿佛不像被欺负的样子啊,可是那表情又那么可怜有点相信了,又看了看袁霸恒,一身黑西服,黑皮鞋,黑衬衣,就连领带都是黑的,头发也是黑色的,有些长,已经过了耳朵了,背在脑后,全身都是黑色,越看越像黑-社-会,“竟敢欺负雪儿,来人,给我凑他”,书玄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电视剧中的狗血情节,好像要想女孩子对自己好那就要为女孩子出头,然后大手一挥当先冲了上去。

“啊???”袁霸恒怎么也不会想到是这样的结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书玄子一巴掌拍到地上了,浑身的魔力刚刚运气想抵抗可是却感觉浑身一僵,那魔力仿佛潮水般嗖的一下退了出去,那身体中的元婴也有些蔫了,他又哪里知道书玄子刚才那一巴掌是有名堂的,别说是还没有正式成为魔人的袁霸恒,就是真正的魔人也会被他拍的无法反抗的。

“兄弟们,快给我打呀”,书玄子把袁霸恒拍在了地上后对着那些还在呆愣的老家伙喊了一声,本来这些老家伙都是害怕袁霸恒的,袁霸恒的修为比他们高太多了,这是质的差别,昨天袁霸恒在书玄子给他的那个袋子里找到了一本魔道的法诀,他一晚上已经把自己身上的灵力转换了极少的一部分成为魔力了,魔力的等级要比灵力高太多了,也正是因为这种转变才会让他的法力提高了那么多,而饭店里的这些老头见到书玄子这个仙人都下了口令,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以为袁霸恒是找茬的,本来打不过袁霸恒的,但有仙人顶着呢还怕什么?于是乎十几个老头子一拥而上。

“嘭嘭,啪啪”,连拳带脚对着袁霸恒就是一顿暴揍,就连那太一散人这样不爱动手随和的人物都上去踹了两脚解气,他是修真者,和修魔者是死对头,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而书玄子的行为让任玲雪看的是目瞪口呆,她本来也就是跟书玄子撒撒娇而已,哪里会想到书玄子是真的动手啊,可是这一动手书玄子更加确定姐姐的话是真的了,这个仙人真的很喜欢自己呢,一副含羞带臊的样子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袁霸恒这个气啊,自己的修为,法力,法宝此时此刻在人间界可以说绝无敌手了,也就书玄子这个仙人他不敢招惹,谁知道今天刚刚进门惹了一个小姑娘就被如此围殴了,并且围殴自己的人除了那位仙人其他的人都不如自己,自己还无法还手,虽然这些拳脚打在身上不疼可是丢面子啊,他袁霸恒就是几千年前刚刚出道的时候也从来没有丢过这面子啊,气怒攻心之下差点昏过去。

“好了,大家快去工作吧”,围殴了十分钟左右书玄子看了看,外面排队吃饭的人越来越多了,再打下去估计警察就来了,急忙阻止住了,说完后就拉着躺在地上的袁霸恒到后面去了,那些老头子心里也爽啊,跟着仙人就是好,连这种级别的高手也能欺负,今天他们可是过了瘾了,一个个开开心心的,见到姐夫跑到后面去了任玲雪也赶紧跟了过去,至于前面的收银台碎掉了只能让那些老头儿去想办法换一个了。

“姐夫,你真厉害呢!他是黑-社会不良分子吧?一看就不是好人,哼!竟然敢到我们店里闹事儿”,任玲雪开心的抱着书玄子指着那袁霸恒说道,任玲珑见到那狼狈样子的袁霸恒也露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见过欺负人的,可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竟然让一帮老头子围殴一个老头子,这事儿听着都新鲜。

“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袁霸恒是我请的保镖”,就在众人都以为书玄子要灭掉这个来闹事儿的修魔者时书玄子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差点惊掉下巴的话来。

“保。。。。保。。。。保镖?”那鲁清风的舌头都捋不顺了,磕巴了好几次才吐出两个字。

;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