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异陆王途

二十一章 形势

收藏书签 字体:16+-

异陆王途

之后的半月,众人在荒原中进行了一场艰苦卓绝的行军。好在他们有芭丝特这样的优秀斥候,以及老马识途的罗巴德,一路上躲过几支维罗纳派出搜捕他们的狼骑兵,终于抵达与冰冻高原的边境。

得知阿玛达安然无恙,牛头人族长莫罗立刻率人前来迎接,而狮人族长艾戈德,则率领部队继续与野蛮人对持。

这时,整个兽人帝国的最新状况,也逐渐传来。

在维罗纳的拥护下,哈肯宣布登上兽人王之位。为了消灭反对的声音,他们清洗了整个獠牙城,凡是忠于阿玛达的比蒙族死的死,逃的逃,整个兽都已彻底落入叛军的掌控。

同时,维罗纳的叛变也给整个兽人族带来深刻的影响。狮人族分裂,支持哈肯与支持阿玛达的部族,展开激烈的交战,广泛分布在整个北部荒原的兽人部落,也在牵连下或归附叛军,或因抵抗被清剿,这段时间莫罗已经接纳了很多不满叛乱的部族。

而得知兽人陷入内战消息的野蛮人,立刻在边境增兵,好在莫罗和艾戈德严加防范,没让野蛮人趁乱得手,但战火已是一触即发。而维罗纳似乎有意借野蛮人的手消耗他们,只忙于巩固獠牙城周围的地盘,并没有派兵来袭。

总之,情势对阿玛达他们非常不利。

同时,在阿玛达他们这里,也出了些不大不小的状况。准确的说,是关于雷蒙的状况。

祭典当晚,战神神殿前所发生的事,也逐渐流传到了军中。后果则是,除了部分士兵也对阿玛达的权威产生了质疑外,更多的,则是关于雷蒙这个“诅咒之子”的传言。

关于他特异的体质;关于他杀死战神附体的祭司;关于他推倒菲瑞斯的神像;甚至关于他对狗头人的态度…

一切的一切,都让兽人们感到不可思议。如果说,之前对雷蒙这个王子殿下的疏离感,只停留在私下的话,那么,现在则彻底的公开化了。甚至已经有不少人认可了他是“诅咒之子”这个说法,认定他的存在只会将兽人引入灭亡。

一时间,中闹得沸沸扬扬,连莫罗也弹压不住。

而雷蒙,就是在这片风暴的中心,承受着比以往更大的压力。

“看啊,那就是诅咒之子。”

“果然跟我们兽人一点也不像。”

“听说他竟然胆敢弑神,连菲瑞斯的神像也肆意践踏,对那些狗头人也…”

“嘘,小声点,别被他听到了,难道你想被吊死吗?”

……

这些天,无论雷蒙走到哪里,伴随的都是类似的议论声。气愤不过的芭丝特几次要把那些士兵揪出来,都被雷蒙阻止。因为他明白,这么做只会引来更大的反弹。

尽管成功逃离了獠牙城,但雷蒙在那晚的所作所为,也彻底将自己推到了兽人的对立面。从某种意义上说,哈肯的愿望其实已达成了一半。

我,在兽人中究竟算是什么?对此,雷蒙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中。

直到有一天,阿玛达召集士兵,向他们发表平定叛乱的演讲。当看到热血沸腾的兽人们,激动的向同样长着一副人类外表的阿玛达欢呼时,雷蒙忍不住问鲁兹:“为什么母亲也长得像人类,兽人却会认可她呢?”

鲁兹平静的说道:“因为那只是陛下的外表而已。当她化身比蒙兽的时候,就会让所有兽人忽略这件事,明白到她是我们的同类,是和我们流着同样血液的兽人一族。”

一瞬间,雷蒙如遭电击,许多天来困扰他的问题,一下清晰起来。

是啊,我何必因为得不到他们的认可耿耿于怀?无论是身体,还是思想,我都算不上一个兽人,拼命寻找他们的认同又有什么意义?从一开始,我就不属于这片土地。

走吧,离开这里,到一个没有人知道你身份的地方,到一个与你的身体和思想相近的地方,找到属于你的舞台!

于是,一个声音开始在雷蒙心中响起,越来越大,不可遏止…

当晚。

“老妈,您在吗?”走到阿玛达的帐篷外,雷蒙深吸口气,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随后出声道。

“进来。”里面传来阿玛达的声音。

雷蒙走进帐篷,只见阿玛达坐在一张简易的桌子前,埋头处理公文。虽然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但她这段时间已完全投入到了繁忙的政务中。

“有什么事吗?”伸手指了指椅子示意雷蒙坐下,阿玛达头也不抬的道。

“我有几件事想跟您说。”雷蒙道:“第一件是关于狗头人的,我希望您以后能善待狗头人一族。”

没想到儿子说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个,阿玛达皱眉放下手里的羽毛笔:“你对那些家伙还不死心吗?别天真了,孩子,他们是狗头人,注定卑微的种族,难道你还要我把他们当做牛头人或狮人那样对待吗?”

雷蒙摇摇头:“老妈,难道您还没看出来狗头人所拥有的巨大潜力吗?他们虽然既愚蠢又弱小,但数量却是所有兽人中最多的。干的虽然只是仆兵,奴隶,劳工这样卑微的事,然而您仔细想一想,如果没有这些狗头人,军队将受到多大的影响,恐怕整个后勤和战备都将陷入瘫痪。”

“我之所以不顾一切也要把戴夫救走,绝不是因为个人的好恶或是同情心,而是他们对您有着实实在在的帮助。只要狗头人彻底背离叛军,维罗纳将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到时他的军队将变成一群外强中干,毫无维持能力的乌合之众,失败也就是注定的了。”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阿玛达怔了一下,随即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雷蒙继续道:“我并不是要您把狗头人和四大兽人族同样对待,那样他们承受不起,也会引起别的兽人不满,徒然生乱而已。但您至少要给与他们最基本的尊重,不再把他们当成可随意丢弃的垃圾。”

“只要您这么做了,这场战争,您就赢定了。”

其实以阿玛达的头脑,经雷蒙一提点,立刻就认识到了这其中的关键。而她之前根本想不到这点,则完全是受兽人一直以来的观念所限,根本没把那些狗头人纳入考虑中,自然也没意识到他们所能起到的巨大作用。

因为这样,雷蒙竟然能敏锐的发现这一点,才尤其显得让人惊异。

“我会考虑的。”片晌,阿玛达缓缓点了点头,跟着道:“另一件事呢?”

雷蒙道:“还有就是,如果您想尽快结束叛乱,就必须先解决背后的威胁。”

“你是说野蛮人?”阿玛达眉毛微微一挑。

雷蒙点头道:“没错,如果要全力对付维罗纳,我建议您立刻和野蛮人签订和约,否则长期和他们对持下去,早晚会让维罗纳有机可趁。”

阿玛达叹道:“我怎么会想不到这一点。可是,一直以来都是我们主动进攻野蛮人,如今发生内乱,对野蛮人而言正是最好的复仇机会,他们怎么肯和谈?”

“当然,他们绝不会放弃复仇。不过,嘿嘿,只需要让他们把复仇的对象改变一下就行了。”雷蒙的眼睛缓缓眯了起来,让他看起来有一丝歼诈。

“改变对象?你什么意思?”阿玛达一怔。

接下来,雷蒙以最平静的语气,说出让阿玛达惊骇的话来:“告诉他们,如果他们肯去攻打狼人族的地盘,我们将全力提供协助,而且,打下来的土地,将全部归他们所有。”

“你说什么!?”这番话太过惊世骇俗,以阿玛达的老辣,也不禁惊呼出声。

她忍不住道:“你在异想天开吗,野蛮人怎么会帮我们进攻狼人。”

雷蒙耸耸肩,理所当然的道:“只要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答应的话,我们会和野蛮人同归于尽,最后只能白白便宜狼人族。这样的话,加上土地的诱惑,对方一定会答应我们的条件。”

狼人族的大本营也在和冰冻高原接壤的地区,只不过处于兽人帝国北面,与雷蒙他们隔得很远。由于狼骑兵体质的原因,适合冰雪作战,所以狼人族一直以来都是进攻野蛮人的主力,和他们结下了深刻的仇恨。

阿玛达沉声道:“就算是这样,值得用土地去换吗?”

雷蒙劝道:“这时候,请以大局为重,不要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毕竟,比起失去些许土地,平定叛乱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只要能击败维罗纳,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

跟着,他嘿然一笑:“况且,谁说那些土地要永远给野蛮人了?您知道,野蛮人立国未久,本身基础就很薄弱,加上他们只习惯在雪原中作战,并不适合北部荒原的气候,补给也很困难。到了我们的土地上,所有的条件都不利于他们。”

“所以,就算占领了一部分土地,他们也不可能守得住,等平定叛乱后,我们可以轻易夺回来。另外还能趁机消灭野蛮人的有生力量,削弱他们的国家,一举数得,这种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听完雷蒙的话,阿玛达像是第一次认识他般,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连丢失国土这种事在他口中,都能变成好事,阿玛达已经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突然间,一个人的身影不由自主在她心中浮现。就某方面来说,真的是太像了啊…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