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剑装

第20章 武师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十章 武师

“银甲叔叔,这次多亏你及时赶到救了我们。”船舱内,李香菲的精神状态很好,消耗过度的本命神光已经恢复。

“属下惭愧,不是小姐打碎了永生水晶,属下就真的罪该万死了。”银甲骑士说道。

“什么打碎永生水晶,不是银甲叔叔你打碎了永生水晶吗?”李香菲惊讶的看着银甲骑士说道。

银甲骑士同样也是一脸的惊讶:“我当时在不死祭坛的区域之外,根本无法进入其中,更不可能打碎永生水晶,我还以为是小姐你打碎了永生水晶呢,竟然不是小姐吗?”

“不是我,我当时抵挡那些风灵已经用尽了全力,根本没有余力移动一步。”李香菲摇头道。

银甲骑士神色变的古怪起来:“一定有人打碎了永生水晶,不死祭坛才会消失,既然不是你我,那么就一定是其他人,会不会是陈西风等人中的一个?”

“那就更不会了,那时李颜还在昏迷当中,陈西风他们也都没有力气,而且他们从头到尾都和我在一起,不可能是他们。”李香菲继续摇头。

“小姐不要忘记还有一个人。”

李香菲微微一楞,然后连连摇头道:“你是说白苍东,不可能他,那人就是一个自私自利胆小如鼠的混蛋,绝不可能是他。”

银甲骑士思索了片刻,也觉得不大可能是白苍东,虽说离风岛上没有了子爵级的不死族,但是不死祭坛也不是一个小小的男爵能够冲上去的,他先前以为是晋升子爵后的李香菲冒险冲上了祭坛,根本没有想过是白苍东五人中的任何一个。

“不是他们的话,那岛上就一定还有其他人在,是那人打碎了永生水晶,我才能冲上离风岛把你们救出来。”银甲骑士皱着眉头思索:“能够避开我的耳目上岛,又一直没有被发现,再加上在短短时间内就迅速冲上祭坛打碎永生水晶,此人至少是一位子爵。”

“可惜他不肯出来和我们见一面,救命之恩,应该当面谢谢他才对。”李香菲说道。

“那人藏头露尾,而且来意不明,小姐万万不可轻易与外人接触。”银甲骑士郑重的说道。

“我知道了,银甲叔叔。”李香菲乖巧的点头。

白苍东等人无惊无险的回到了刀伦城,陈西风等人都受到了刀伦伯爵的亲自接见,还赐予了许多宝物,唯独白苍东一个人被丢在房间里养伤,除了医师来过一次之外,就再也无人问津,连换药都需要重伤的他自己动手。

白苍东也不气恼,银甲骑士并没有怀疑是他打碎了永生水晶,他也不想让人知道是他打碎了永生水晶,这样的结果已经很好。

伯爵府的人怎么对他,他并不在意,每每偷偷看那块得自不死祭坛的水晶板之时,白苍东都忍不住偷着乐。

“子爵级的白银武技《风灵》,这次真的赚翻了。”经过红莲夫人那次的解说之后,白苍东知道越是高级的武技就越珍贵,子爵级的白银武技,无疑是天价的宝物。

更何况《风灵》还是一门比较少见的化形武技,可以将子爵的本命神光化形为风灵攻击敌人,据白苍东所知,这种化形武技比普通武技更加的珍贵。

“不知道这门《风灵》能不能卖到五十年的生命刻度。”抱着水晶板,白苍东甚至已经能够看到无数的生命刻度从天而降。

“白兄在吗?”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

“请进。”白苍东收起水晶板说道。

梅万剑推门走了进来,把一个瓶子放在白苍东床边的桌子上。

“这是一瓶金创散,对外伤很有效。”

白苍东有些惊讶的看着梅万剑:“你不恨我抛弃了你们独自逃跑吗?”

“白兄说笑了,那种情况下,换成是我,我也一定会立刻冲出去向银甲骑士求救,这一点大家都很清楚。”梅万剑淡淡地说道。

白苍东微微有些激动:“有梅兄这句话,白苍东心里舒服多了。”

“你好好养伤吧,伤好之后我们再打一场,我不信我会再输给你。”

梅万剑一句话顿时让白苍东满头黑线,原本这货好心送药来,竟然是让他快点好起来再与他决斗。

接下来两天,陈西风和罗格都来看了白苍东,都表示明白白苍东那时候的做法是对的,不会怪他独自逃走,以后大家再是朋友等等。

不知道为什么,两人还是和以前一样热情,但是白苍东却感觉和两个人之间似乎隔了一些什么,相处没有以前那么自由自在了。

这次白苍东伤的实在太重了,在药物的帮助下,还是用了近十天的时间才差不多恢复了健康。

白苍东才刚刚恢复,伯爵府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执事名头的男爵,就带了一只令牌给他,说是伯爵的奖励,让他去刀伦社担任武师。

顾名思义,武师就是教授武技的老师,刀伦社是什么地方,那里最差的成员就是男爵,武师一般都是子爵,让身为男爵的白苍东去那里当武师,这奖励还真是耐人寻味。

夜晚无人之时,白苍东躺在**看着手里的武师令牌发呆,无论是伯爵的奖励也好,或者说是隐性的处罚也罢,他都只能接受,除非他愿意离开刀伦城去其它城市。

“去就去,不就是一个武师,我白苍东又岂会当不得。”白苍东微微撇嘴,随手把今牌丢在一旁,抱着被子就呼呼大睡起来。

“我还以为你要逃跑了呢。”勾人心魄的声音在白苍东耳边响起,还有一点点带着花瓣香味的暖气喷在他耳朵上,弄的他痒痒的。

“是你!”白苍东转过脸来,差点撞上近在咫尺的美唇,吓的连忙后退,才看清红莲夫人那张娇媚的小脸。

红莲夫人慵懒的侧躺在白苍东**,距离白苍东不足一尺距离,身上穿着白色丝袍,那丝袍只刚刚过臀,完全掩盖不住那一双又长又直的白花花美腿。

“这么怕我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人。”红莲夫人似笑非笑的看着白苍东,轻飘飘的说着。

“呃,夫人这么晚了不睡,找我一定有很重要的事吧?”白苍东心中的邪火蠢蠢欲动,却知道眼前是一朵美丽的罂粟,不敢轻举妄动。

“男人啊!”红莲夫人白了他一眼,才继续说道:“你知道为什么一起去离风岛的其他人都在伯爵府内任职,只有你被分到了刀伦社中当武师吗?”

“是因为我丢下他们独自离开吗?”白苍东平静的问道。

“这只是一部分的原因,其实上当时那种情况,你的做法是正确的,这一点银甲骑士和伯爵大人都很清楚。”

“既然他们都很清楚,为什么还要让我去刀伦社当武师?”

“清楚是一回事,心理上又是另一回事,你毕竟抛下了伯爵大人最宝贝的小公主独自逃生,这也是一个事实,再加上我们的小公主香菲小姐对你非常的不满,所以你不可能留在伯爵府中任职。所以去刀伦社,虽然有一点点惩罚的性质在内,但是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好在哪里?”白苍东不解的问道。

“刀伦社的武师,除了你之外,在任的一共有六位,都是子爵,事实上每一任武师都是子爵,所以武师享有的福利也都是子爵级的,你只要去了刀伦社,就可以享受子爵才能享受的一切待遇,这还不好吗?”红莲夫人笑眯眯的看着白苍东说道。

“那也要有命去享用才成,别说其他的武师会不会对我有意见,就算是那些普通成员,恐怕也很难容忍一个男爵级的武师吧?”白苍东苦笑道。

“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吗?只要你好好的帮我做事,让我安心满意,刀伦社的那些麻烦我会帮你解决,让你可以安心享受一位子爵才能够享受到的一切。”

“我当然记得,不过夫人只说让我去冒充面具男爵去骗一个人和一样东西,却没有告诉我到底要去骗什么人和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够胜任。”白苍东对这一件事一直很好奇。

面具男爵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没人比白苍东更清楚,连他自己都想不到能够利用这个身份去骗什么人什么东西,红莲夫人却似乎很坚信那件事可以成功,这让白苍东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还不是告诉你一切的时候,在这之前你还需要做一些准备,然后才能假冒面具男爵去骗那人。”

“做什么准备?”

红莲夫人撇嘴道:“面具男爵可是打碎永生水晶,拥有逆命特权的人,你不会以为你这样就能够冒充他吧?”

“呃,那我要怎么办,难道也去打碎一个永生水晶,得到逆命特权?别说我没有这样的能力,就算有这样的能力,也要看运气好不好,能不能遇上不死祭坛。”白苍东差点忘记自己还有逆命这个特权。

“这就是我所说的需要做一点准备了。”红莲夫人打量着白苍东,笑的很诡异。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