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不灭元神

第5章 五禽仿生拳

收藏书签 字体:16+-

不灭元神

“这个世界所谓的炼体下品勇力七重,应该也类似于前世对于内家拳内劲修为的级别划分,只不过他们的划分要比较明细,而且修炼方式应该不尽相同。”陆弃思索着:“力举千斤!安泽此人,力量如此之大,纯力量来说,比修炼出明劲的内家拳高手还要强大。”

虽然还不清楚这个世界武者的真正体系,也不确定这个世界是不是存在比化劲宗师,甚至化道为真的绝顶武者还更强大的人物。但是成功修炼出整劲,却让陆弃信心十足。既然在上一世改变他命运的五禽戏和五禽仿生拳,在这个世界上也是有用的,那么他就有机会通过自我努力,而重新站到世界的顶端。

“这十二年来,通过熊戏和虎戏打熬气力,我的力量如今却也只有四百斤左右,而整劲刚修炼出不久,还不是特别熟练,不宜硬拼。”对于安泽不算了解的陆弃,对于这一战的胜率估计其实仅仅只有五成,这还是计算了安泽轻敌的结果,只不过为了宽慰陆康夫妇,他才会说得那么肯定。

再者,作为武者,可以冷静分析双方实力比对,却绝对不能失去必胜的信念,一旦没有强烈的攫取胜利的欲望,那么战意只会降低,这样胜的机会更少。

一个优秀的武者,是明白什么叫做“狭路相逢勇者胜”的道理的。很显然,陆弃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武者,即便胜率不高,他的战意却依然澎湃,而且心态还异常冷静:“现在只有三天时间,我应该在鹤、猿、鹿三戏下功夫……”

五禽戏,源自三国时期一代名医华佗圣手,是一种外动内静动中求静、动静具备、有刚有柔、刚柔相济、内外兼练的仿生功法,虽然没有像太极和形意这些内家拳传承那么广泛,但是却也逐渐衍变成为了一种越发严谨的仿生内家拳。

五禽戏,由虎戏、熊戏、鹤戏、鹿戏和猿戏五种组成,暗合五行之术,更是能通过站桩和走架,能修炼内腑五脏。其中熊戏和虎戏就分别有强健脾胃和填精益髓的功效,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陆弃的修炼都相对重视两种戏路,尤其是虎戏,对于打熬气力和筑造根基,这两种戏路的效果尤其明显。

但是另外三种戏路陆弃也从来没有忽视过,毕竟五禽戏五种戏路都是相辅相成的,缺一无法练至大成。像鹤戏,拥有增强肺部呼吸,调运气血,疏通经络的功效;而猿戏,有灵活肢体,培育气血的功效;至于鹿戏,更是有舒展筋骨,清心凝神的功效。

“吁……”随着一声长长的吐气声,只见一股略带浑色的气流从原本熊立于地,双目微闭的陆弃口中喷吐而出,他整个人的身子也骤然放松,恢复了他那挺拔匀称的姿态。

而当腹腔憋着良久的这口浊气喷吐干净,陆弃双目骤然的睁开,同时身形微沉,鲸吸了一口长气,整个小腹的肌肉猛然鼓起几分。接着陆弃双臂上扬,左腿贴着右腿上滑,抵在了右膝上,而右腿却是缓缓踮起,足尖点地,犹如跳芭蕾舞一般。

陆弃自然不是在练习芭蕾舞,与其说他像天鹅,不如说他像一只鹤,一只独立于世的鹤。而这个时候,无论是眼神,还是神态,陆弃都俨然是是一只昂然挺拔,悠然自得,轻灵出众的亮翅白鹤。

陆弃这一站,绝对会让前世地球上世界级的舞蹈家都大吃一惊,因为他又站了数分钟,就那样脚尖点地,没有任何倚靠地站了数分钟,要知道,就算是世界级的舞蹈大家这样站着,也坚持不了多少秒。

这是陆弃这个时候鹤立桩的极致,要是换做前世,他更是能独立十余分钟。而此刻,他无法再提气让自己身轻如燕,那样他的脚趾骨是很难继续承受他的体重的。

不过这并不代表陆弃脱力,当右腿一个垫步,他的身子动了起来,或者应该说,飞翔了起来,当然,这种飞翔有些假象,并非真的飞了起来,只是身型轻跃,双臂挥动,宛若飞了起来。

由静立到飞翔,仅仅是一瞬间,是那样的自然,没有任何的突兀之感,仿佛立于湖边的那只骄傲的白鹤,终于休息够了,展翅翱翔。

踱步,亮翅,飞翔,落雁,再踱步,亮翅……一只白鹤的形态被陆弃表现得活灵活现,完全做到了力与美的结合,如果陆弃以这种状态去参加舞蹈比赛,绝对可以在任何赛事中毫无悬念地摘取桂冠。

陆弃这林间鹤舞,由快及慢,足足舞动了二十分钟,最后落雁伏地,宛若力竭,但是随着陆弃那起伏的背部,他却再次动了,不过这次显得有些怪异……他是屈身跳起的,搔首踢腿的,完全没有了鹤舞般的优雅,有的只是耍猴戏般的滑稽。

可是,诡异的是,陆弃竟然能把这种灵动的滑稽给完全定格在一瞬间,他的脑袋前伸,右手曲臂如猿猴眺望,左手随意轻摆,却暗藏杀机,右腿屈膝前踏,脚尖浮空,而左脚掌五趾抓地,整个人仿佛时间都被凝固一般,被定在那。

这一个几乎让人别扭得想要质问物理学家,看看他是否符合力学原理的桩式,又被陆弃站了数分钟,而后仿佛被解除了定身法的猴子般,身形灵动地在那断树附近上蹦下跳的,时而如窥望事物,时而如猴子摘桃,时而如灵猿献果,时而如受惊逃窜。

可以说,此刻的陆弃活灵活现的就是一个猿猴,就算是将他丢入猴子窝,恐怕那群猴子也不会将他当成异类给排除出去。

像猿猴一般疯了好一阵的陆弃,在气息微微有些紊乱之际,重新站定了桩式,这一次不再向前两次那样是单足而立,这一次是四肢着地,可却也不是平常的爬行之姿,而是双臂直直地分别以四指点地,双脚微曲,与挺直的双臂呈等高状态,却也也只用四个脚趾抓地,整个犹如挺直的麋鹿一般,翘首顾盼。

同样站了几分钟定桩后,陆弃开始表现出心静体松的态度,舒展肢体,在林地间闲庭信步地四肢着地的奔跑着,宛若一只灵动的麋鹿,探身、仰脖、奔跑、回首之神态无不神似无比。

而这样看似清闲轻松的一些架势,走了二十余个来回,却是让陆弃整个人四肢颤抖,汗流浃背,不过即便是在收住架势后,陆弃也没有就这样坐下休息,而是以熊立桩站住,努力平复气息,粗重的呼吸声音渐渐变缓,他那健康的肤色上微微泛起几分潮红,颈项上更是浮起一层细密的汗珠。

熊立桩,不仅能够让高强度锻炼肢体所吸收的一些气力彻底积蓄,聚沙成塔般地让武者的力气渐长,更能让武者更快从体力透支的状态恢复过来。

就在陆弃独自苦练的时候,心中颇为安定,依然参与日常劳作的慧娘却正在池塘的岩石上浆洗一大盆衣物,耳边传来一真闲言碎语,脸色不由微变。

“听说慧娘她男人大康去食仓偷食物,被大户头带人抓了个正着,本来要处死的,却被她们那个傻瓜儿子临时想了个办法救了下来。”这是同样在池塘边浆洗衣物的一个身着黑色麻布裙的泽奴妇人的话语,看似是私语,声音却比喊人还亮。

有几个刚过来的泽奴妇人似乎并不知晓这事,当下大惊,纷纷惊异问道:“还有这事?偷窃食仓,那可是死罪啊,能想到救下那大康的办法,那她们那个儿子该不傻啊?”

“不傻?”黑裙奴妇嗤笑道:“你们说那毛都没长全的小子用的什么法子救他那个贼老爹?他竟然说要挑战大户头,虽然暂时救下大康一命,可要是挑战失败,他和大康都要被杀,还要被塞上迷药,挂到密林里去毒花蚺或者熊瞎子,你们说他是傻子不?”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