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无上神通

第26章 骨体异常!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十六章 骨体异常!

看着罗云平手掌抓来,秦政的右手掌心内血中浮沉的守护之盾弹射出薄刃,并且急速的旋转着,他不想束手就擒。

可是双方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何况罗云红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

“你最好不要动手。”秦政向后退了半步,“我来之前已然通知墨公主。”

罗云平落下的手掌登时就停滞在空中。

要说这对姐弟不怕墨公主,那是假的,尤其是墨公主本身对罗云红向来都是看不顺眼的,甚至很多时候,连表面的礼节都没有,所以真的墨公主赶过来,这对姐弟一定会非常头疼的,因为就实力而言,众所周知,墨公主比东海王还要强,甚至在大炎帝都有这么个说法,除却那些几百岁的老怪物,墨公主就是帝都第一高手,四方王爷也不如她,这也是当初被封为公主的隐晦理由。

“云平,他在吓唬你。”罗云红则不信。

“我说的是实话,夫人是否想过,我自幼便待在王府,说起来也有十多年时间了吧,夫人何曾单独召见过我,而因小王爷的事情,我与夫人之间虽不说仇恨,至少也是矛盾重重,加之现在王府危机重重,前不久还有太子古洛想要暗中对我出手的事情,我岂能不谨慎,故而来之前,我便告知公主,要她早些来找我,以防不测。”秦政看向窗外,“我想公主已经赶过来了吧。”

罗云红目光闪烁不定。

这罗云平更是犹豫的收回手掌。

墨公主对他们的威慑力还是很强的。

秦政见状,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他这次到不是虚张声势,的确因为二夫人太过突兀的请他过去,令他感到不解,而与墨公主探讨过,当然,之所以如此谨慎,太子古洛带来的危机是主因,类似的危险,秦政可不会连续大意的。

“啪!”

就在秦政刚刚放下心来的时候,那脸色阴晴不定的罗云红突然一闪身,就站在了秦政的身旁,一巴掌拍在秦政的肩头。

“秦墨要赶过来,更要抓紧时间查看了。”罗云红说话间,双目泛起一抹血色。

近距离之下,秦政清晰的看到,她的眼中仿佛有一条血色的长河正在缓慢的流动过去,那是天斗密罗术施展的征兆。

“你就不怕墨公主和王爷责难。”秦政怒喝道。

“哼,休要拿他们来威胁我。”罗云红真的是铁了心,只手按压在秦政肩头,就让他生出被一座山压制在身上的感觉,别说反击了,甚至连站稳都困难。

这就是实力上的巨大差距。

秦政心坠入冰窟。

如此查看,九色神莲为武脉没可能不被发现的。

他修炼九色神莲经的事情也就暴露了。

“居然看不透。”罗云红惊讶声响起。

“大姐可是天武境,这个境界发动的天斗密罗术也无法看出来?”罗云平吃惊的道。

罗云红笑道:“这更让我怀疑老王爷将九色神莲经封入他的血脉中了,云平,助我一臂之力,我们姐弟联手,我就不信看不透这血脉。”

罗云平当即双手按在罗云红双肩。

姐弟两人联手。

秦政听得心头有丝惊喜,他的血脉的确很不一般,但更是着急,怎的墨公主还没来。

这时罗云红眼眸中泛起的血色光芒更加的璀璨,他看向秦政的眉心,立时令秦政感到眉心一凉,仿佛有什么东西没入体表一样。

罗云红目光所及,那凉意便跟随着在血脉中流动着。

她的目光越过头部,到达双肩,再经过手臂手掌,回归秦政胸膛,逐步向丹田位置靠拢过去。

秦政的心就越来越往下沉。

丹田内就是九色神莲武脉。

目光下滑,罗云红盯上了秦政的丹田位置。

那凉意很清晰,明显渗透丹田之感,落在那九色神莲上面。

秦政身体都不自觉的有点绷紧,结果让他很意外,那代表着天斗密罗术查看的凉意居然一掠而过,仿佛未曾发现九色神莲一样,就掠过去了。

“没发现?”

“这怎么可能?”

秦政看向罗云红,见她一脸认真,生怕错过一点蛛丝马迹的样子,根本就不是发现之后刻意掩饰的表现,再说她也没必要掩饰啊,要的就是九色神莲经,看到九色神莲武脉,傻瓜都不可能想不到,那是修炼九色神莲经的原因。

“怎会发现不到?”

“难道九色神莲经修炼有自行掩藏的作用?”

“不对,没有这份能力,铁盒子内老王爷留言就明确指出,修炼九色神莲经容易被发现九色神莲为武脉,所以特别警告的。”

“罗云红没发现,肯定与九色神莲经无关。”

“是我的血脉原因?”

思来想去,似乎也只有血脉太过特殊啊。

而九色神莲经的修炼,就是吸取血脉中的精华血气熔炼而成的,那么具有了血脉的特点不成,血脉本身就让人看不透,也因此让九色神莲令人无法看透了?

这并非没可能啊。

他之前最担心的就是九色神莲为武脉会被人发现的,若这个破绽都不存在了,就更有信心面对这次前所未有大危机了。

“什么都没发现。”罗云红脸色阴沉。

“我们真的判断出错了?”罗云平眉头紧锁,对这个结果有些无法接受。

罗云红沉吟不语。

没有被发现九色神莲武脉令秦政心情大好。

他已经无所惧。

“夫人现在还认为老王爷会将九色神莲经封入我血脉中么。”秦政冷笑道。

“当然!”

罗云红右手抬起,“我绝不相信就你这样的力武境之人能拯救王府,你身上一定有秘密,我不信找不出来。”

她的真元涌动,如同潮水般,发出轰隆的响声,眸子中的血色凝聚,形成血色的深潭一样。

“大姐你修炼成了天斗密罗术第二层,手眼通天!”罗云平惊骇的道。

他话音未落,秦政就看到罗云红的右手掌心位置急速的汇聚一团血色,形成涡旋,然后化为一只血瞳。

“啪!”

罗云红一巴掌按在秦政的胸膛上,“手眼通天,照射全身!”

此时罗云红已经不再用左手镇压他了,可以自由活动。

但是秦政忍着没有出手。

一则是罗云平虎视眈眈的盯着,难以出手。

一则是秦政想借助罗云红来测试,他的九色神莲武脉是否会暴露。

也许罗云红的实力放在那三皇面前连给人家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但是她毕竟掌握有天斗密罗术,还是达到了手眼通天的地步,如果仍旧无法发现的话,那么他就算是站在三皇面前,也不用担心被人家发现九色神莲武脉的。

罗云红掌心之眼仿佛脱离手掌,印在秦政胸膛一样,火辣辣的疼痛。

再看秦政身体变得透明起来。

连五脏六腑,血管都统统的明晰,能够肉眼可以看到。

这时候,秦政用肉眼看向自己的丹田。

什么都没有!

他马上内视查看,九色神莲武脉就在那里,再度用肉眼从外表看,仍旧是什么都没有。

“果然不会被发现!”

喜悦从秦政心底涌动出来。

就算如此,他还是努力的压制狂喜,查看罗云红姐弟两人,能清晰的看到他们目光在丹田查看过,也是什么都看不到。

至此,秦政算是彻底放心了。

血脉奥妙令九色神莲经最大的弱点弥补了。

彻底放松下来,秦政看向罗云红姐弟的目光就变得冷冽起来,他先前是担心,哪有心思去关心这姐弟对自己的做法如何的令人愤怒,而今不再担忧,压抑的怒火顿时从心底涌动上来。

自己冒死留下来,要救王府的人。

可是王府的人如何对待自己的?

“一个东海王府的主人,一个东海王府的姻亲,你们却为了一己之私,对我这唯一有望拯救王府的人欺辱,嘿嘿,两位真的很好,很好啊。”秦政冷笑道。

“你还想报复不成,不要以为你对东海王府重要,我就不敢杀你,我才没将东海王府的生死放在心上。”罗云平冷森森的道。

“轰!”

这罗云平的话刚落,那关闭的房门陡然被人轰碎。

身影携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直冲至罗云平的近前,抬手就是一巴掌,罡武境的罗云平连反应都没来得及,直接就被一巴掌抽的离地而起,翻滚出去十多米,撞在墙上,张口喷出一道血箭,夹杂着几颗牙齿。

罗云红惊的急忙后退,守护罗云平。

秦政也看清了来人,正是墨公主。

两人四目相对,秦政话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他觉得说什么已经没有必要,此事就看墨公主如何处理了,如果在九色神莲经事情完结之前,还会看到罗云红姐弟两人,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开。

他可以为情义而死。

但绝不会愚昧的去为情义而死。

所以谁也没理睬,再有就是当罗云红的手掌脱离他胸膛的时候,那烙印在胸膛上的血瞳强行移开,仿佛触动了他的全身骨体,这骨体表面竟然泛起一丝微弱的金色毫光,这也让秦政大吃一惊。

骨体变化明显与血脉没有什么牵连,而且骨体突然异常,血脉也没有半点变化。

这令秦政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当初追击闪雷赤风兽的际遇,他清楚的记得,当初醒来之后,就有昏迷中骨体被粉碎的感受,后来没发现什么才没太在意,但那次的际遇始终令他难以真正放下,因为境界的突破,闪雷赤风兽尸体神秘消失,还有那神秘人,都让秦政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只是他发现不到哪里不对,而今骨体居然异常,自然令他有些担心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