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新白娘子传奇

第二十一回 双子临门(二)

收藏书签 字体:16+-

“既然是指腹为婚,那我俩就是那女娃的公婆,哈哈,公婆赐名天经地义哦,”

“说得是。”

“那娘子你说叫什么好呢?”

“碧莲,”

“我娘子想的,”

“为什么叫碧莲呢,”

“我娘子说心如碧海宽,有容乃大,身如荷莲洁,淤泥不染,”

夫“清新脱俗,别具意义,嗯,就叫碧莲,”

“姐姐你喜欢?”

点头

“姐夫以为呢,”

“她同意就好,我没意见,”

“姐,你瞧姐夫对你有多尊重,”

“嗬,他哪里尊重我呀,他根本就是自个想不出来,没法子任人摆布,如果让他取的话,一定是什么荷花啦,桃花了什么的,”

“哎呀,这荷花桃花有什么不好的,女子以花为名,将来长大了必定貌如花,,,说不定有一天呀,还入宫当皇后呢,”

“呵呵,”

青“哎,谁要进宫去当皇后呀,”

“姐夫的女娃呀,”

“姐夫的女娃?不可以。”

“荷花就可以了,”

“叫荷花?叫牡丹都不可以,”

“为什么呀,”

“哎呀,姑老爷,你们千金就是我家小姐的媳妇,那当媳妇的进宫侍候皇上,那成什么体统嘛。”

许“是呀,那我也不依的。”

李“我看你这张嘴呀多吃饭,少说点话了。”

“好啊,拿银子来堵住我的嘴。”

夫“好了好了,青儿呀,尖牙利嘴的,你说不过她的,还不赶紧认输。”

“夫人,你这样讲不是折煞了我吗,我竟顾说话,忘了正经事,这是麻油鸡汤,女人产后补身子最好,”

许“我娘子她有没有,”

“她已经用过了,这是她叫我端过来的,”

“那好,”

“夫人,你试试看。”

“好,是你做的,”

“是我做的,手艺不好,你不要见笑啊,”

“真香耶,那吃起来一定更好吃了,”

“夫人你喜欢啊,那就好了,那我常常做,其实我最拿手的是凉拌菜跟红烧鱼。”

许“怎么我从来没吃过,”

“你有娘子嘛,什么时候轮到我做菜,”

“青儿真是灵巧,将来谁要是娶了她呀,一定有福气。”

“娶我?夫人你不要开玩笑,怎么会有人敢娶我,”

“只要你不是凶巴巴的,肯定有很多人排队等,说不定还得来个比武招亲呢,”

“说什么,我打你哦,我打你。”

“别打”

李“还说你不凶啊,你看看把我内弟吓得直呼佛号了。”

“青儿呀,你年龄也不小了,有没有意中人呀,”

“没有啊,”

“真的没有?”

“夫人,我说没有就是没有了,我青儿是一辈子都不会嫁人的。我要一生都侍候我们家小姐,”

“可是青儿,”

“夫人,我忘了厨房还有一锅汤都快要煮干了,我去看看啊。:”

“青儿还会害躁呢”

“公甫,”

“哦,青丫头会害躁还真少见,”

青在厨房里哭

“哇,这么多呀,用一辈子也用不完呀,”

“用一辈子那不惨了。”

“怎么”

“这些都是婴儿的衣服,要是仕林用一辈子,那不是长不大了吗?”

“对对对,怎么我说话都不用脑子,唉,真该死,怎么可以用一辈子呢,用三五年就绰绰有余了,可是不对呀,三五年也穿不了这么大一件呀”

“这是仕林七岁的衣服,七岁,仕林该有这么高了,”

“七岁,她现在七天都还没到,娘子,你就这么快做他七岁穿的衣服了,原来你比我还要心急呀,”

“天下父母心,哪个做父母的不希望自己的子女穿得好吃得好,这些衣服都是我趁着空闲的时间一针一线缝的,从襁褓到入学,应该有的都有了。”

“可是也用不着这么急嘛,往后的时间多的是,再说半年内赶制这么多衣服,可伤眼睛了,以后不许再做了,要是伤了娘子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我可会心疼的,”

“这才对嘛,你看这么小,多可爱,娘子的手真巧,哎娘子,青儿她只能一直都跟着咱们啊。”

“官人你不喜欢她,”

“不是,娘子你想想,咱们是有家有孩子的,青儿跟着咱们,她有什么呢,”

“官人的意思是,”

“咱们得替她找个婆家。”

“婆家,”

“姑娘家哪有不嫁人的,有了婆家生活才有依靠,有夫有子这才圆满啊。”

“不行的。”

“为什么”

犹豫

“娘子,你欲言又止,难道另有隐情,”

“官人,你这话说得不错,青儿是不宜与凡人婚配的。”

“为什么呢,”

“天理不容。”

“咱们不是过得挺好的吗,神仙也比不过我们呀,再说什么天理不容,都是些好事者扯出来唬人的,不理会不就行了吗?”

“官人,你已经不怕妾身了吗?”

“我怕,我怕你会离开我。”

许唱“世人都怕,,,,,,要不害人人自害,好呀好比坏人更可爱。”

白唱“官人心肠柔又软,悲悯青儿她孤单,无奈妖毒未除去,害人命丧气难安。”

“啊,害人命丧这么严重呀,那娘子你怎么说呢,”

白唱“天帝赐我仙丹呐,才教我千年毒清消,下凡人间走一遭呐。与君结成这修世好。”

“原来如此,那青儿她不是太可怜了吗,”

“不可怜”

“不可怜?怎么会不可怜?渴望被爱,众生皆同,谁愿意孤伶伶的呢,”

“若青儿能从中得到启示的话,那反而对她有利呢,”

“有利?我不明白,”

许唱“,,,好梦多,红尘漫漫烦恼长,,,不如清修,,,了无,,上灵山。”

“娘子,你不可以啊,你要记住你是有夫有子有家庭的,你千万不要抛下我跟仕林独自清修去啊。咱们不上天,咱们在人间一样逍遥,是吗,啊,是吗”

点头

钱塘门

“大师请”

“阿弥陀佛。”

青“请进。”

许“请坐。”

“许大夫,恭喜你一举得男。”

“你真是好福气呀。”

“谢谢,两位嫂子哪不舒服呀。”

“我们,我们没有什么不舒服。”

“那两位是专程来道贺的,这怎么好意思呢,”

“其实,其实我们也不是来道贺的”

青“你们两位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你们来这里干嘛,我们这里是药铺耶。”

“小青,这两位嫂子来到这里一定有事,你可别吓到人家了,两位造访许仙有事不妨直言。”

青“到底有什么事你们快说呀,”

黑“叫我怎么开口呢,”

金掌柜“这个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是不是来求那个生儿子的秘方呀。”

“是,许大夫,是这样的,我已经生了六个女儿了,我婆家呢希望我再生个儿子,我再不生个儿子,怎么跟我婆家交代,可是许大夫,你看我这么大把年纪了,实在是,”

“那你也是,”

“不是不是,我是问我女儿来的,我女儿结婚已经七八年了,到现在还没生过孩子,她婆婆很生气,所以啊她婆婆就想让我女婿纳妾,想想看那我女儿不是在家里一点地位也没有了吗,所以我今天来想请教许大夫有什么生子秘方。”

“没秘方,没秘方,这,这全凭运气了。”

青“你们两位呀,求子应该拜送子观音,不应该来拜我们许大夫,他呀,也帮不上什么忙的。”

“是呀,我也是无能为力呀,”

“这样,那对不起,我们走了。”

“两位嫂子,往后还有什么地方需要许仙效劳的,请再来。我一定会全力相助。”

“谢谢。”

“岂有此理,没有儿子就没有地位了吗,把女人都当成生蛋的鸡了。”

金掌柜“哎,青姑娘,你这么说就不公道了,这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全被打沉了,咱们许官人就不是你说的重男轻女的人嘛。”

“是是是,娘子生什么我都喜欢,”

金“咱们东家娘子除了生儿子生女儿,还生什么呢,”

“就是嘛。”

敲木鱼

孩子哭

“仕林乖,”

“他怎么了,仕林尿裤子了,”

“不知道,没有啊。”

“没有,那他为什么哭呢,”

“不知道,可能饿了。”

“饿了,他一天要吃七八回呢,”

“你孩子的时候不也一样吗?”

“不记得了,你呀,你这个贪吃鬼,就会折腾你娘将来长大了要是不孝顺,看爹怎么打你。”

“姐姐,喝鸡汤,”

“青儿,怎么你今天也这么早起来呀,”

“天还没亮,我就起来了,我去溪边打水,回来的路上捡到这只山鸡,”

“捡到的?”

“哎呀,好了好了,我把它打死的,山鸡的味道很好的,比家里养的还要香。你吃一口呀。”

“味道好不好?”

“嗯。”

“山鸡的味道很好哦,”

“山鸡不好吃,”

“不好吃?”

“青儿,是你的心意,才使它味香味美。”

“姐姐,”

“青儿,姐姐很感激你,”

“姐姐你不要这样讲嘛,听了都不习惯,”

“其实我好早就想说了,我真的好感激你。”

“姐姐,这种甜甜蜜蜜,听了叫人起鸡皮疙瘩的话就留给凡人去讲吧,我们都不习惯这们讲话的。”

“不管你喜不喜欢,我还是要讲出来,无论将来如何,我们姐妹俩的情是永远不变的,”

“姐姐你今天突然这样讲是不是”

“傻孩子,我跟官人的情原有尽时,我们姐妹俩的情当然也一样。”

“姐姐,你快不要这样讲了,这样我听了好害怕,你不要再讲了。”

“青儿,”

握手

“师父,我给你送斋饭来了。”

“先搁在一边,谢谢你。”

“师父,有件事我想不通,纳闷不解,不知能不能请教你。”

“小师父有何疑问尽管发问。”

“你知道妖孽就在城中,又有收妖金钵,那为何不去收服妖孽,却居住在白云寺中,大师,请教你这是因何道理。”

“佛祖法喻,须待婴儿满月之后,尽最后一口亲娘奶,方可行动。”

“收妖还讲人情呀,”

“这不是讲人情,这是佛祖慈悲,再说也是天数。”

“明天就是两个小娃的满月,咱们啊把所有的亲友全请来,好好的热闹热闹,”

“所有人都请来,那有多少人呀。”

“百来个吧,”

“百来个?你疯了,”

“怎么啦,”

“不把你吃垮才怪呢,银子多难挣呀,干嘛打肿脸充胖子出钱请人家吃满月酒。”

“哎呀,开心嘛,”

“开心?开心你就不能买点好吃的,自己人围个桌吃个饭不就行了吗?”

“自己人围个桌吃饭,不是天天都是这样,有什么特别的嘛,”

“特别,什么叫特别呀,特别花钱。”

“这是一生才一次的事情,花点钱有什么关系嘛,”

“一次,你怎么知道只有一次呀,我难道就不能再生吗,我说你这个人粗枝大叶的,要到什么时候才懂得持家算计呀,”

“唉,”“咱们本来就不是什么有钱人家,干嘛去跟人家摆阔嘛。”

“哎呀,才请个三五桌嘛,这算什么摆阔嘛。”

“三五桌?哈,你刚才说请百来个人,那你请来的人全是耗子,全挤在桌上不成?难道你就不能够省一点,最近又多了张嘴要吃饭,这银子分文都要花在刀口上,要不然拿什么养孩子呀,”

“那也许人家汉文也想请呢,”

“弟妹她早就说了,富家一席酒,贫汉十年粮,弟妹她最反对铺张浪费了,”

“跟你们娘们永远决定不了事情,我找汉文商量去。”

“你别去了,他带着他娘子游西湖去了。”

“自从家里多了两个小婴儿,姐呀别提有多高兴了。孩子刚满月她就想着将来她女儿碧莲跟我们家仕林结亲的事了,她可真会做梦哦,”

“什么做梦啊,将来碧莲那个丫头就是我们的媳妇了,官人,你高不高兴呀”

“高兴自然高兴,可惜那个时候我已经是老公公,而你呀是才婆婆了,”

“那不是叫作白头偕老吗,那不是很好吗,,,恩爱夫妻不到头,如果在金山寺,”

“娘子,不要再提我那件蠢事了,好不好,娘子,对不起,我们下去吧。”

“你呀,做贼心虚,下次要是再这样,看我还饶得了你。”

“雷峰塔,”

回想“我看你分明是妖孽,身上妖气仍存,我让你到人间,岂不是要危害人类吗,来人啊,给我拿下,”

“实不敢欺骗大帝,弟子修炼了一千多年,从来没有杀害过任何生灵,是观音大士见我归依三宝之意甚诚,特地指点我到西湖去报恩,,,成功之日,再助我白日飞升,以列仙班。”

“此话当真?”

“弟子若有一言不实,他日愿死于雷霆之下,葬于山峰之中,求大商开恩,指我迷津。”

“既然如此,本神就不再为难你,只要你报恩完毕,就速速回南海大士,不可迷恋红尘。自毁道行。”

“是,弟子愿遵法旨,”

“慢着,你是千年白蛇,身上有种毒气,又如何能与人类共存,本神就赐你仙丹一粒,让你能够终身,,以免危害人间,还不张嘴,”

“弟子白素贞多谢大帝成全。”

“世间上竟然真的有一座雷峰塔,”

“娘子,你怎么了,你怎么忽然间,”

“官人,没什么,我们走吧。”

“嗯。”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