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国家建造师

第三十三章 夜谈

收藏书签 字体:16+-

这顿饭吃完,夜已经很深了,在告别雷大虎和张思远等人后。我拒绝了家里来接我的马车,一个人沿着镜湖慢慢的前行,后面跟着当初在酒楼用来迎宾的家丁,其实那不是简单的家丁,都是邓家护院的高手,其中不乏当初在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人物,至于为什么老爷子能将这些江湖人物笼络到邓家,我倒不想过问。

“少爷!”后面传来了福伯的声音。

我回过头,看着接近中的福伯,说道:“您怎么来了!“

“是老爷见公子未归,怕出什么意外,便叫人过来看看,老奴也实在放心不下,便跟着过来看看!”

“那辛苦您老人家了!”虽然福伯是邓家的一个管家,但是没有人把他当作一个下人,而是一个长者,连老爷子都对他恭恭敬敬的。

“少爷!外面天凉,回去吧!”福伯说道。

“不!福伯,我还暂时不想回去!我想走走,您老人家有空没有?听说前面有个小摊,弄的小吃味道不错,陪我去喝一杯?”我恭敬的问道。

“如果少爷愿意,老奴就陪少爷喝上一杯!

我们沿着湖边,慢慢的走到了那个小摊,路上因为我没有说话,福伯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跟着我。

我口中的那个小摊是一个专门卖小吃的摊位,因为夜已经深了,我们去的时候摊主都打算收摊,但是在给了他一锭银子后,立即的笑着给我们安排了一个靠近湖边的位置。并把小吃很快的弄好,还热了一壶酒。

看着摊主那张因为银子而笑着的脸,我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这就是老百姓,在自己随手刻意扔出去的银子,在他们眼中却是养活家里的来源,为了生活,哪怕是自己讨厌的客人,也得笑脸相迎。

而我呢,由原来社会一个和他们一样看别人脸色吃饭的人,一下跃到这个时代的顶端,权利虽然没有,但是却有数不完用不尽的财富。真是那句话:造化弄人啊!

虽然今天晚上和雷大虎他们相谈甚欢,而且已经达到了我的目的,但是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我还一直在想。因为有些事情一旦失败,连累的就不仅仅是我一个人,还包括许多人,如邓家的人,还有上凌的普通老百姓。我死了到一了百了,但是要那么多人因为我而受到牵连,那我就成了罪人了。

福伯看见我在想事情,也没有打搅我,只是静静的给我在酒杯里倒了一杯酒,然后挥手让摊主不用来伺候。

良久,我回过伸来,对福伯说道:“福伯,你说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在我眼中,福伯不仅仅是个老者,更是个智者。

福伯没有说话,只是从怀里掏出个东西,放在我的面前。

我拿起一看,是块雕琢毕竟精细的玉扳值,以前我从老爷子哪里看见过。

“这是?”我仔细打量起来,这扳指所采用的玉绝对是块上等的好玉,摸在手里温润光滑。

“这是老爷叫老奴带给少爷的!这是邓家家主的象征。”

我吃了一惊,虽然那天晚上和老爷子详谈之后,他答应我邓家许多事情我可以作主,但是也还没有答应完全让我继承邓家家主之位。

“老爷还让老奴转告少爷,要做什么就大胆的做,他老了,该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了。”

“福伯,你能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吗?”我问道,心中太多的疑问了。

福伯端起酒杯,说道:“少爷,老奴先敬你一杯!”说完,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然后轻轻的把酒杯放在桌子上,说道:“在你昨天打赢那场比武后,老爷就知道邓家和李家的冲突已经不可避免,而且到最后,可能将出现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所以今天,老爷就把府中所有的家丁和佣人叫到了一起,说明了情况,对于愿意走的,发给路费和双倍的工钱,对于不走了,也给他们些银子叫他们找人带回家去,要是他们出现意外,好做他们家人生活所用。现在留在邓府的家丁和仆人,除了个别是李家的奸细外,其余都是忠心耿耿。在这之后,他把这个扳指叫我转交给你,并让我对你说想做就做,不用顾忌太多。”

静静的听完福伯的叙述,我心再次激荡了,:老爷子这么做,分明就是为了让我没有后顾之忧,同时也不用担心来之家族的反对。皇宫有人争权夺利,官场也有人争权夺利,在一个家族里,也有争权夺利的人存在。邓家是个大家族,当然有不少的直系旁系家属。一旦我实施的计划,不论是私心也罢,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一定有人会出来阻扰。而老爷子在没有和任何人商量的情况下,就把代表家族家主的扳指给了我,说明他已经准备好了去面对那些人。进而为我争取一段可以壮大自己,并在家族中立威的时间。

我静静看着扳指,一个小小的扳指在我的手中重如千斤,带上它,就意味着邓家将和我,还有上凌书院,走上一条没有回头的路,要么成功,要么成仁。同样,在我答应杨成志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退路了。以后的路,绝对不好走。一阵清风吹来,小摊上的***不住的跳跃,、在灯光的照映下,扳指发出柔和的光芒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慢慢的把象征邓家最高地位的扳指戴在了自己的大拇指上,从这一刻起,我就不是邓家的少爷了,而是,邓家的家主!而邓家在我的手里,要么走向灭亡,要么走向繁荣。

看着我把扳指戴在了手上,福伯也放下心来,微微一笑,道:“家主,老奴敬你一杯!”同时说道:“都过来,拜见家主!”

周围十几个做警戒的家丁齐齐站在了我的面前,单膝跪下,齐声道:“拜见家主!”我看着下面单膝跪着的家丁,我知道他们不是普通的家丁,既然是福伯挑选的,那么对邓家的忠诚绝对毋庸置疑,而且个个身手矫健,眼神犀利,与其说是家丁,不如说是死士。在他们称呼我做家主的那一刻起,迎接他们的可能就是无尽的黑暗,还有死亡。

“都起来吧”我挥挥手。

“谢家主!”在起来后,又各自散开,在周围警戒。

等他们回到警戒位置后,我说道:“福伯,您做什么打算!”

“要是家主不嫌弃老奴腿脚不利索,老奴还想留在家主身边!”福伯微笑道。

“谢谢您!那我们走吧!天晚了!”我说道。并同时对小摊的摊主微微一笑,再次递给他一锭不小的银子:“不好意思,多有打搅!”

说完后,我挺直了腰,大步向家里走去。

看着我挺得笔直腰,福伯暗道:“老爷!你的选择是对的,邓家在少爷的手中,能够繁荣!”

而旁边的小摊摊主这时才回过神来,他何时见过如此场面,那些人叫那个年轻人叫家主,对于家主他也知道,那是一家之主的意思,但是称呼为家主的人,在上凌城中大概也只有四大家族。那个年轻人是谁?李家?邓家?陈家?还是欧阳家?虽然不能肯定是那个家族,但是可以肯定绝对是四大家族中的一个。自己这个小摊平时连微微有几个钱的人都不会来,今天竟然来了个四大家族的家主。他甚至怀疑自己在做梦,但是手上沉甸甸的银子告诉他自己没有做梦。

他立即收拾摊子回家,给他老婆说他四大家族的其中一个家主在他小摊里吃饭。他老婆还取笑他说要是四大家族的家主在你哪里吃饭,那你哪里岂不是比望湖楼还好。直到后来他给他在邓家作女佣的女儿讲起这件事情,并形容样子才知道那天晚上那个的确是四大家族中的一个,邓家的家主邓龙!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