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国家建造师

第十二章 再遇院长

收藏书签 字体:16+-

我从教室出来,一看时间还非常的早,而欧阳飞雪的约会又是在晚上,现在回去的话有没有什么事情干,所以我决定去趟小湖边的工地。

沿着昨天走过的路,也无暇欣赏两边的风景,我现在非常想了解昨天上午小武的事情最后是怎么处理,如果计划顺利的话,我会再给他的家里一些赡养费。

刚走出树林,就看到前面路口上有个身影。而我已经能清晰的听见工地上的号子,不过在经历上午的那件事情后,这号子在我耳中听起来多少有些悲凉。

我慢慢走到那个人的身边,没有说话,和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天上的太阳很大,一群工人在太阳下飞汗如雨。整齐的号子声后,是重物落在木桩上的巨响。

“我知道你要来!”那个老先生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要来!”我真的很奇怪,要不是老夫子赶我出来,我说不定不来了。不过我也说不准,下课后我知道我一定要来看看。

老先生没有回答我,只是静静的看着远处的工地上,阳光照在他的脸上,大粒的汗水顺着他的脸颊向下流。

“因为我希望你来!”他说道。

听了这话我不由得哈哈大笑,“什么叫你希望我来,我就要来?”这个跟本不是什么理由啊,感觉就想武打小说里面一样。说话听不懂,却是最好的理由。

“我想问问你,你也是一个书生!为何你却看不起书生。而对他们”他指着下面的工人:“在他们出事后,看你的表现,你很关注他们!我开始以为你认识他们,但是后来我问了下,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谁,只知道你是书院的一个学子!我想要是书院的一个学子出了事情,你大概看也不会看一眼吧!”

“你说得很对!”我回答的很干脆。

“为什么?”他问到

“为什么?”我心中一暗,当初我毕业后,没有选择进入建筑企业工作,而是跟着表哥来到了北京,在建筑工地上当了一个普通的工人。整整两年时间,我放弃了自己是个大学毕业生的身份,放弃了自己的学历,甘心当一个工人,打混凝土,砌砖、加工绑扎钢筋,吃和普通工人一起吃,睡和他们睡在一个屋子里。烟愁,脚臭、汗臭一天折磨着自己的嗅觉。我了解他们的悲与喜,了解他们的苦与乐。和他们一起为了赶工期通宵加班,和他们一起顿在工地边上吃廉价的早餐,很他们一起期待工程的完工结帐。和他们一起分享拿到用自己汗水换来的工资的喜悦。许多人都劝我放弃,拥有高的学历无论在那里我都可以进建筑公司,拿一份相对稳定的工资。但是我没有,我知道自己要成功就必须从头开始,从最底层做起。一个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的士兵,同样,一个没有当过士兵的将军同样不是好的将军。因为他不知道士兵需要什么,就不能很士兵打成一片,心连着心。

我之所以在意下面的工人,因为几曾何时,我和他们是一类人。

“因为,我了解他们!”过了一会,我平静的回答。

老先生彻底的迷糊了,在中午的时候,自己就安排人打听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消息,知道他是现在上凌第二大家族邓家的大少爷,将来邓家唯一继承人,前段时间还因为和有第一家之称的李家少爷李玉打架最后不幸被打得昏迷,差点导致上凌发生动荡的人。当初那场动荡也波及到书院,因为书院中有不少是邓家和李家的子弟或者是旁系子弟。要不是书院用高压政策全力维持次序和他最后的苏醒。不但是上凌,包括书院都要乱上好一阵子。

而上午,他的那一段话狠狠的抽了自己的一耳光,可是自己竟然找不到理由来反驳他。明明他的话里面漏洞百出,但是自己却感觉到十分有礼。而当下面工人出事后,他又不顾湖地的泥浆,跑下去救人,这和资料中以前的他和一个富家子弟的表现相差甚远。

而下午呢,先是答应了明天和陈浩的切磋,没有过多久,就传来消息说上凌最大的赌坊—长乐赌坊就明天的切磋已经开关设赌局,陪率是邓龙1:50 陈浩1:1。同时书院中的人也传来消息说他在进去上课仅仅半个时辰就被夫子赶了出来。于是自己马上这里来等他。就是为了看一看到底在他的嘴中还能道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

而现在他的那句:“因为,我了解他们!”不象在说谎。一个大家少爷说自己了解最底下的工人?要么他在说谎,要么他在说笑。但看他的眼神,那不是在自己面前刻意装的,感觉就像他曾经经历过一样。

老先生摇摇头,将满脑海的疑问赶出脑子,这个年轻人虽然自己有他详细的资料,但是在自己的面前,他还是一个迷一样的存在。也许,只有和他相交,才能解开谜团吧!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到。

“邓龙!”我直接告诉了他,在我眼中,他只是一个爱问问题和一个对书院有比较深的情节的小老头罢了。

“那我就倚老卖老陈你一声贤弟,我姓杨,你就叫我声杨老哥,你看如何?”老先生笑说。

我愣了一下,姓杨?莫非?至于对于我自己现在这个身份我还不怎么感冒,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他要和我称兄道弟。

“是不是嫌老夫身份低微配不上你邓家少爷的身份?”看见我发愣,他问道。

“不是!”我急忙道,“如果兄长不嫌弃小弟的话,小弟就和您结为八拜知交!”我这人生性豁达,朋友多,路好走!再说,这位杨先生谈吐不凡,以后还有很多地方要请教他。

“那我就叫你声邓贤弟!”杨老哥道。

“那我就叫你声杨老哥了!”我接着说道。

“哈哈哈……”我们两个齐声大笑。

过了一会,等大家都平静了,杨老哥问道,:“今天上午我听你说的话,我一直有些疑问!”

我在旁边找了块石头,拉着他坐下,说道:“老哥请说!”

他指着天边,太阳已经有些西落,阳光洒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跳跃的光芒刺疼了我的眼睛。

“你看到什么?”

“我看到太阳,还有下面的山,湖,还有人!”我答到,我知道还有后文。

“我看到江山!”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同时,他象决定什么似的,说道:“我想我应该告诉你我是谁。”

“我知道你是谁?”我回答道,也没有看他的表情,依旧看着下面挥汗如雨的工人,我知道他的脸上现在充满了惊奇。

“据我所知,上凌书院从有当时宰相杨林光前辈开创以来,一直是杨家的人主持,而你自称姓杨,而且,上午我说到那些情况你的反映那么大。我就有一点疑问。但是,这一切都不是可以切确证明是你书院院长的根据。”我停了一下:“真正确定你是院长的是因为你要和我结拜为兄弟!”

“哦?为什么?”他的兴趣被我提了起来。

“我是谁?上凌邓家的少爷,要和结拜的人和我结拜兄弟大概也得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份吧!在书院中,是夫子的话他们不屑和我结交,因为他们眼中只有圣人,而我这类人,则是圣人的最大敌人,什么圣人的话,什么的礼教对于我来说还不值一文钱。在整个书院中,只有一个人愿意和我结交,那就是你,上凌书院的院长。当朝宰相的兄弟。掌握着整个上凌学院甚至影响到每两的科举的人,对于我来说,和我结交,完全是看得起我!”

“很好……”杨老哥鼓者掌道。“看来我的情报还是小看了你!情报中的你完全是另外一个你!

“我记得有人说过,过早把自己的完全暴露出来的人一般死得很快!”我笑道。:“但是我相信你!”

“为什么?”杨老哥说道。

“因为你看到的是江山!大周的江山!”我看着远方的太阳。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