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赤翼

第十六章 疑团渐起

收藏书签 字体:16+-

首都的郊外出现了三位疲倦的旅行者,两女一男,像是从遥远的山区特意赶来参加圣建节的,最近,这样的旅行者不少,守城的近卫军已经不觉得陌生了。

这三位旅行者进城的时候已是晚上,近卫军例行公事检查盘问一番后就放他们进去了。三位旅行者在一家便宜的旅店住下。

幽寒依在床头,用手压着胸口,忍不住又吐出一口淤血。若玄也好不到哪里去,躺在**就不愿意再挪动身体了,另一间屋里住着尤拉,他的双脚已经被海水严重腐蚀,每一步都像是踩在火炭上。

“还好,活着到这里了!”若玄感叹着。

幽寒苦笑着说:“竟然是被妖王救了。真是讽刺。”

“如果不是你把尹轩扔给他,大概我们都被魔群当了点心。幽寒,你有的时候大胆得可怕!不过这次……就算了,迟早要把首座的转生再抢回来。”

“若玄,”幽寒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兽王怎么可能被你困住?我记得他不是那么弱的。”

“这一点我承认,可是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受伤了。我其实并没花多少力气就把他引到这里来了。”若玄翻了个身,侧卧在**,单手支着头看着幽寒。

“怎么会想起把他引到这种地方?虽然是在森林,但也是大都市郊区的森林。”幽寒不太愿意把无关的人牵扯进来。

若玄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心思,妖冶一笑道:“那里有一个完美的天然能量屏蔽结界,对暗之力基本上没什么影响,但是对光之力有着强效压制作用,兽王进去以后就跟一头普通的狼没什么区别了。”

“那结界是怎么回事?像是有人帮我们挖好了的陷阱。”

“谁知道呢?既然有这样的条件,不利用多可惜,至于陷阱……我们说不定也是猎物,谁知道呢!”若玄无所谓地说着。

“问题是——谁是真正的猎人?”幽寒揉揉发酸的胳膊,“兽王在这里的消息应该已经被王知道了,只是还不知道具体位置和我们的意图。”

“是呐!妖王不就是其中之一吗?我们把尹轩扔给他,他帮我们解围,算是两清了。这次他如果知道我们要置兽王于死地,他肯定气死了。”

“惹怒他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最好在他找到结界以前动手。现在还是专心复原身体。”

若玄浓密的睫毛抖了抖:“你不觉得那个‘天然’结界的存在很蹊跷吗?”

“有点。”幽寒已经很疲倦了,但是忽然来了精神,“难道是……”

“尚神国的传国秘宝中有一面怎么都破坏不了的六角铜镜,我怀疑那面镜子就是当年斯亚里之战后失踪的恒荒神镜。但是恒荒神镜离开了首座,现在应该在皇室的宝库里沉睡,怎么可能在离皇宫那么远的南郊启动结界?”

“但是按你说的结界性质,真的很像恒荒神镜的能力所为。既然这样,明天我就直接去问国王好了。”

“你有办法让他说?”

“你觉得我没有办法?”幽寒眼里射出寒光。

若玄嘟哝着:“当我什么都没说!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什么事?”

“为什么杀手出身的你会当一个医师?一边以救苦救难的形象出现,一边又以暗血集团暗噬辅席的身份出现。一边救人,一边暗杀,真是矛盾的女人啊。”

幽寒不作声,兀自闭上眼睛。她需要休息,明天还要去拜会尚神国的国王。

太阳初升。国王的寝宫。

这是一间处处显示着皇族尊贵身份的寝宫,厚重的橡木门镶嵌着皇族的族徽,雕刻着精美的花纹。门半掩着,一个仆人站在门外谦卑地说:“国王殿下,王子殿下求见。”

卧室靠窗的那张大**躺着的人正是病入膏肓的国王。

两个女仆轻轻地掠起纱帐,看见国王点头,对门外的仆人说:“国王殿下宣见王子殿下。”

门外的走廊上传来富有节奏的脚步声。

瑟修王子走了进来。国王示意女仆退下。

看见女仆离开后,王子坐到床边,握着憔悴不堪的父亲的手:“父王,今天觉得身体好些了吗?听仆人说,您没有吃早饭。”

国王的脸有些浮肿,面色苍白,额上的皱纹因为痛苦更加扭曲了。他张张嘴,吃力地说:“我还好,圣建节准备得怎么样?”

“各方面都准备到位了,请父王放心。只是——”瑟修王子停了下来。

“怎么了?”国王问。

瑟修避开国王的眼神,说:“据戍海部队报告,使者的船在比利亚海域受到不明怪物袭击,那个叫幽寒的医师和她的随从下落不明,我们只打捞到使者的尸骨。不过,父王请放心,我一定为您找到最好的医师。”

国王轻轻地笑了笑,咳了一声,缓缓地说:“不用那么费尽了,到了我这个年纪也活不了多久了,离开这个世界只是早晚的事。重要的是你啊,只要你能够独当一面,担起自己身上的责任,带领我们的人民……”国王疲劳地停了下来。

“父王,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会努力的!可是父王,您也要快一点好起来,您病重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所以圣建节的开幕式您一定要出席才行,否则‘谣言’很难平息。”

国王虚弱地点点头。

门外又响起了仆人的声音:“禀告国王殿下,御龙国医师幽寒求见。”

有什么能比一个几乎已被确定死亡的人出现在面前更令人惊愕?

幽寒出现在瑟休王子和国王的面前,脸色苍白得吓人,她无视这一对父子惊讶的眼神,点头行礼:“在下御龙国幽寒,应邀前来拜见国王殿下。”

“为什么不行大礼!”除了外国的国王和丞相,瑟修从未见过在父王面前不行跪拜之礼的人,即使是外国使臣也需要行半跪礼,这个小小的医师居然只点了点头!

“拜见王子殿下。”幽寒依旧不亢不卑地向王子点了一下头。

“她从未给任何人下跪过。”国王在病**的一句话让瑟修愣住了,“我听说过你的名字,知道你从不向皇室贵族屈膝,我既然有求于你,也不会逼你改变原则。”

瑟修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平民服装的单薄女子,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幽寒对瑟修的目光毫不避讳:“在下要替国王殿下诊治,有劳王子殿下暂时回避。”

瑟修离开后一边派人继续调查海难的具体情况,一边进一步筹划圣建节的军队部署。

幽寒在一个钟头以后结束了治疗,国王的气色好了很多。

“你能够不计较国家的仇恨来为我治病,我欣赏你的大度和勇气,你希望得到什么奖赏?”国王活动了一下胳膊,竟然灵活了许多。

“一面镜子,”幽寒看着国王的眼睛,“我要尚神国皇室秘传的六角铜镜。”

“你怎么知道那面镜子的?!”国王惊呼起来。

幽寒冷笑一声道:“你的病我只治了一半,如果你不想死得太早,就把镜子给我。”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皇室的密宝?!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国王维护着他可笑的尊严。

“你以为拦得住我?”铁质的床头被幽寒一手捏碎,“我再说一次,把那面镜子给我。”

国王惊恐地看着碎了一地的铁片,哆嗦着说:“那面镜子被偷走了,真的!真的被偷走了!我不骗你,虽然那是皇室密宝,但是不值钱,又没有什么特别的功用,只是因为造型很特别才一代一代传了下来,我没有理由为了这样的一件东西赌上自己的命。”

“你以为骗得过我?恒荒镜可以屏蔽一切攻击,你不可能不知道。”幽寒站了起来,“但是——我相信它被偷了,所以,我只给你半条命,当作是对你们派去的使者的奖励——他很忠诚。”

“等等,我……”国王挣扎着要拉住幽寒,幽寒却消失了,“等等,我还有无数的财宝啊……”国王有些绝望地喊着。

幽寒冷笑着——愚蠢的东西!

***

圣建节学术交流会如期举行,首都竞技场人山人海。

当国王的仪仗队出现的一刹那,那金发的光辉出现在所有人的眼中时,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在人群中此起彼伏。所有谣言在此刻不攻自破,企图谋反的人夹在人群中虽然装模作样地跟着欢呼,但却完全是另一种心态。

一番简短的开幕词以后,竞技开始。第一阶段是武技竞技,也是最受关注的一个阶段。

黑色的卷发,强健的体魄,刻着族徽的长剑,绣着圣卢斯校徽的白色制服——斯特家族的继承人——吉威森?斯特站在竞技台上,在连续打败十几个对手后进入决赛的他依然精神勃发。

现在,他的对手是银灰色头发的卡格里学园王牌——希兰?艾尔。能够站在这最后的决赛场上,希兰的战绩绝不比吉威森差。赛场上两个人都没有动,僵持着,较量着气势,气氛越来越凝重。

吉威森擅长近战搏杀术,魔法用于加持剑术,只是一种辅助方式。而希兰则恰好相反,她是以水、雷两种魔法为主要攻击力,擅长远距离作战,但是并不代表她近身战的能力弱。

希兰手中魔法杖由白色变成了蓝色,电流缠绕在上面,发出刺眼的光芒。耳环撞击出清脆的响声,希兰发动攻击。一股强大的带电水流正面袭向吉威森。

吉威森用剑挡开水流,侧身避开。希兰有些意外,吉威森手的剑应该是导电的才对,这时,她的目光落在了吉威森戴的手套上——原来是用绝缘材料做了手套,看来早有准备。

雷?真堂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

希兰,吉威森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如果你受了伤,轮到我上场的时候该以什么理由败给你呢?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