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魔仙劫

第三卷 奇幻历程 第四章 碧雨碧烟(下)

收藏书签 字体:16+-

苍松正要发话,却被丹阳子打断,只听他说到:“你身后的女娃可是那小子的师妹?”

“玉儿,快拜见各位师伯”上官雨烟面向云倩儿使了个眼色。

云倩儿虽然不通世事,但经历过这么多事之后,也开始有了几分心思。她见上官雨烟向她使眼色,也不做思考,盈盈一揖到:“晚辈玉儿拜见各位前辈”

丹阳子双眼中露出疑惑之色,只见他虚空一抓,一道真元扑向云倩儿。这一招吓得紫风差点自树上掉下来。却不料那道真元在云倩儿身边停住,化作万千丝条,在她身旁旋转不已。

他将真元收回,笑到:“雨烟,你的师妹好生的水属性啊,却比你的体质还要纯净三分。可我怎么从未听说过你师父还收过第二个水属性的弟子?”

上官雨烟不怒反喜,笑着说到:“玉师妹是师父云游之时收的闭关弟子,平日里师父宠她,旁人也见不到她,不然师父也不会把她贴身碧玉剑送给她了。”说完手轻轻一挥,指着云倩儿说到,“玉儿,将你的碧玉剑呈给列位前辈一观。”

云倩儿只觉得手中多了件物事,却是一柄小小的青色玉剑,她感受到剑身如雨雾蒙蒙,水属性的确充足,忙以使用雪云杖的心法,催动那碧玉剑。只见剑身慢慢涨大,带着丝丝雨雾之气,朦胧中将整个玉剑映衬地幻美至极。

“恩,你师父既然将碧烟、碧玉二剑送给你们,那说明她的确很看重你们二人”说完微笑地看着二人。

上官雨烟长呼一口气,这次终于算脱险了。

不料事生变化,那冷秋龄脸色突变,青色天一剑幻化而出,旋转之中,光影万千,交织成一张青色剑网,当头向上官雨烟和云倩儿罩去。上官雨烟忙以碧烟剑幻成粗约尺余的光剑,另一手虚空抓过云倩儿手中的碧玉剑,迎了上去。云倩儿感觉手中一空,急忙召唤出自己的雪云杖,杖尖雪云鸟通体晶莹,逐渐膨胀,慢慢化作全身雪白的巨型白鸟,也向剑网冲去。

这一切不过白驹过隙之间,碧烟剑与碧玉剑碰上剑网,究竟不敌仙器锋芒,只听得劈啪铿锵数声,上官雨烟倒飞出去,口吐鲜血。云倩儿见上官雨烟受伤倒地,催动雪云鸟迎上剑网,自己却斜飞出来抱起上官雨烟。

冷秋龄不仅修为较高,而且仗仙器之利,这初一交手,上官雨烟便受伤倒地。而雪云鸟一冲之下,迅速缩小成原样,飞上雪云杖尖。

紫风见上官雨烟受伤,不顾一切地想冲下树来,突然被赤炜一把拉住。这时,只听得冷秋龄不屑一顾地说到:“就凭你,也想瞒过我。潇湘仙子自己本就是水属性体质,想要得到飞云石的心恐怕比我们更急切。当日她不出现在古生堂,想必也是为寻找这小姑娘去了吧。”他又讽刺似地向云倩儿说到,“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云倩儿,是不是?”

云倩儿瞥了他一眼,沉默不语。

“沉默即是认了。那么你想知道我为什么知道她不是潇湘仙子的弟子吗?”

上官雨烟也不仅露出一丝焦急之色,看来她也想明白其中原由。

“原因很简单,她手中的根本不是什么碧玉剑,而是碧雨剑。碧雨碧烟,上官雨烟,对不对?”他得意地嘿嘿笑到,“当年你师父潇湘仙子为炼制这两把上品法剑,曾辗转托付炼器大师明冶尚,可巧,当时我得到一块玄天冰铁,正欲央他炼制一柄玄冰剑给我的弟子。没想到我看到了整个碧烟碧雨剑出来的过程”

他顿了顿继续说到:“当日明冶尚告诉潇湘仙子碧雨碧烟不能分离,否则效力将大打折扣。故而我知道,碧雨碧烟即为一人打造,而这个人,正是潇湘仙子最爱的徒弟——上官雨烟,碧雨碧烟即以此为名。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上官雨烟脸色煞白,世人皆知碧雨碧烟乃两柄罕见水属性上品法器,却无人知道雨烟双剑必须合壁之后,方有巨大威力。方才她故意将碧雨剑递给云倩儿,并说她叫玉儿,而这柄剑叫碧玉剑,世人虽知碧烟碧雨,但却不知“雨”或“玉”的分别。岂料到这冷秋龄当日见过碧烟碧雨的出炉,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哪。

冷秋龄看他拆穿了上官雨烟的把戏,心中有些得意。同是宗室掌门,这几日他完全被丹阳子所压制,处处表现出低人一等的势头。如今连丹阳子也被蒙蔽,如果不是他,这云倩儿恐怕又会脱逃。

玄空道长终于开口说到:“既然你就是云倩儿,不妨将那飞云石交出来,也好免去流离逃串之苦啊”。

云倩儿这才明白他们是为飞云石而来,登时心跳不已。她转过头,脸上呈显焦急神色,此时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却不在她身边。

“紫风师兄,你在哪里啊?”她在心中暗暗呼喊到。

紫风在树上将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心中焦急却丝毫没有办法。当他回头看赤炜时,那还有赤炜的身影?

紫风心中一惊,为何赤炜偏偏却在这个时候失去了踪影?

他心中难以掩饰的怅然,虽然与这红发少年仅是短短的交往,但俨然已经把他当成了朋友。那率真而带些童稚的性情,丝毫没有做作的神态,让紫风心中有种莫可名状的亲切感,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赤炜的出现只不过是场骗局,而最终的目标,则是为了寻找飞云石而已。

不是的,一定不是的。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哪种人。紫风此刻心中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自己遇到的修真人,无一不是贪婪之辈,好不容易让他遇到上官雨烟,已是万分欣喜,而今又遇到赤炜这个天真的少年,让他的心中好生矛盾。

一方面他暗暗希望赤炜真是如他所见的那般纯真,另一方面又担心赤炜不过是为贪飞云石而已。可此时赤炜的失踪是明摆的事实,究竟他去了哪里?

紫风的眼神中一阵忧虑,一阵彷徨。

“是的,我绝不能如此优柔寡断,虽然遇到这群贪婪的修真者,但也不能因此而怀疑自己的朋友,至少是可能是成为自己朋友的人”他心中两种想法交战半天,终于做出结论----相信赤炜,如同相信上官雨烟一样。

只有以真诚的心对待别人,别人才能以真诚回报你。

这不是交易,而是信任。

朋友之间的信任。

朋友,多奇妙的字眼,往往是那一瞬间的相知,便注定了一生的真挚。

紫风攥紧的双拳慢慢松开,脸上浮现出一丝难以抑制的笑容。

收藏书签